杜迪安从乱堆中翻滚而起,刚一抬头便看见一块盾牌当头砸来,他猛地一拳迎上。

    嘭!

    一道猛烈撞击声响起,手持盾牌的魁梧重甲士口喷鲜血,身体飞速向后冲去,撞翻两名骑士,其中一名骑士坐下的马头被撞上,当场毙命。

    而重甲士手里的盾牌则深深凹陷进去,像一个拳头烙印。

    旁边的几名紫羽军骑兵看见,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怪物?!

    杜迪安手掌一拍地面,如炮弹般离地而起,飞速向前冲去。

    “怎么可能?!”五星上将用眺望镜望着这一幕,有些呆滞。

    希达文凝视着势不可挡的杜迪安,沉默片刻,转头向战车华盖中的一个斜靠在沙发上的年轻人道:“遇到个有点棘手的敌人,可能需要你出马了?!?br />
    年轻人一脸享受地吃着桌上的精致点心以及水果,听到希达文的话,笑吟吟地道:“究竟是什么人物,看把你们一个个吓的?!?br />
    希达文沉声道:“来人很强,已经远远超过了狩猎者的层面,甚至有可能不是初级界限者!”

    “哦?”年轻人听到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将手里啃咬了一口堪比黄金价值的水果随手抛出车外,身影一晃,便出现在希达文身边,抬手遮在眉毛前,像是要遮挡阳光,向前眺望着,很快便看见前方骚乱的地带,他微微挑眉,笑道:“有点意思,难怪敢一个人过来冲击大阵,估计是想要将你直接擒下,了结这场战争?!?br />
    希达文凝视着他,“你有把握么?”

    “把握?”年轻人像是听到匪夷所思的词,吃惊地看着她,“你问我有没有把握?亲爱的,你是在侮辱我么?”

    “没有没有?!迸员叩奈逍巧辖勒馕荒昵崛耸抢醋阅诒谇拇笕宋?,不敢得罪,忙赔笑道:“司令大人绝没有这个意思……”

    “大人物说话,小孩插什么嘴?”年轻人斜了他一眼,这一眼冷漠如冰,不含丝毫情感,没有半分对待希达文时的玩闹态度。

    五星上将怔住,全身感到一丝寒意,尴尬地不知该怎么回话,心中却有些羞恼,他的年龄足以当这年轻人的父亲了,居然被说成小孩?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他只能自认了。

    希达文脸色淡漠,道:“我知道你很强,但敌人也不弱,你还是不要轻敌为好?!?br />
    “看来还是被你看轻了?!蹦昵崛肆成下冻鲇巧说谋砬?,“好歹我也是来自内壁区的,虽然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但看这身手,也只是一个初级界限者罢了,嗯,接近高级界限者的程度,但就算是高级界限者……我也杀过不少了?!?br />
    “大人果然厉害!”五星上将找到机会,立刻恭维道。

    年轻人冲他笑了笑。

    五星上将顿时感到受宠若惊,脸上堆满笑容。

    希达文望向前方的战场,道:“既然如此,你就早点出手吧,省得我的手下白白送死?!?br />
    “只是一些废物,死几个又有什么?!蹦昵崛撕敛辉谝?,不过也没有继续观战的意思,扭动着颈脖,发出咔咔的声音。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后,他向希达文眨了眨眼睛,带有一丝诱惑意味,“等事成以后,咱们说好的事情你可别忘了哦?!?br />
    “我说话向来算数?!毕4镂钠骄驳?。

    “好!”

    嗖!

    话刚出口,年轻人的身体已然飞掠而出,所站的位置像是掀起一阵飓风,将战车震荡得微微摇晃。

    五星上将望着如同瞬移般飞掠出去的年轻人,眼中露出震惊之色,虽然他对这年轻人挺讨厌,但不得不说,对方除了身份比他高外,这一身实力也是他从未见过的。

    “好强!”五星上将发出一声叹息,“没想到内壁区随便来个人,都这么强!”

    “他可不是随便来的?!毕4镂哪坏?。

    五星上将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

    “你想说什么?”希达文目视着前方,但似乎注意到了五星上将微动的嘴角。

    五星上将心中微凛,立刻找了个话题,道:“属下想说,等他解决掉这个人后,我们需要将教廷全都抓起来么?他们这样对待我们,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将教廷给一网打???”

    “这个等三位司令全都在场时再说?!毕4镂睦渖?。

    “是?!蔽逍巧辖Ь此档?,顺势又拍了一个马匹,“司令大人这次解救圣洛伦萨和布莱森司令,拯救了整个军部,如此大功,必定……”

    “什么?”希达文忽然失声叫道。

    五星上将心感奇怪,只能再次重复,“司令大人这次解救……”他说到一半,便听见嘎吱声,却见希达文握着战车边缘的手掌因太过用力,竟将护栏捏得粉碎。

    他吓得一跳,急忙抬头望向希达文的脸颊,顿时看见一张震惊到极致的美丽脸颊,因太过震撼,使得她的表情一丝扭曲。

    他怔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抓起眺望镜顺着希达文视线的方向望去,顿时看见前方的骚乱地带,那个身穿黑色甲胄的少年笔直冲来,而在他身体旁边的半空中,一颗头颅翻滚着跌落下来,竟是是先前冲出去的年轻人??!此刻在这年轻人的脸颊上,不再是先前玩世不恭的嬉闹模样,而是充满了惊恐,两眼眶瞪得极大,眼珠都似乎要脱落出来。

    “什么?!”

    他骇然失声,刚叫出来,陡然发现自己的反应竟跟希达文司令一样。

    “只,只是一拳……”希达文瞪着眼,她对内壁区的力量体系并非一无所知,恰恰相反,正因为她知道,所以才会有这么强烈的震撼,先前的交手虽然短暂,但她一直关注着,看得很清楚,仅仅是二人交错的一拳,杜迪安便将这年轻人给击杀了,而且是打断了颈脖!

    凭拳头打断颈脖,致使头颅抛飞,这该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在她的概念中,能够杀死这年轻人的,只有内壁区那些高高在云端,呼风唤雨的传奇人物才能办到。

    但眼前的一幕却又如此真实,真实到她都怀疑是假的。

    嗖!

    杜迪安甩动着毫无知觉的左臂,将周围刺来的几杆骑枪拍开,目光直视着前方战车中的一个穿着司令衣服的女人,先前跟那个忽然蹿出的高手交手时,他便不得不释放出全力,否则就会被他拖延下去,直至深陷大军,耗尽体力。此刻既然已经暴露了真实力量,他也懒得再继续保留了。

    嘭!嘭!

    几个骑兵被杜迪安的脚掌踩过,肩膀顿时发出碎裂声,坐下的铁骑四脚发软,跪倒在地,承重的反冲力量让这专业训练过的战马都难以承受。

    而杜迪安如一道黑色残影,从万军丛中穿透而过,数息间便来到了这辆位于大军中央的华丽战车前。

    嘭地一声,杜迪安速度逐渐减缓,一脚踩在一名骑兵的肩上凌空跃起,飞出数丈后一脚踢翻护在战车前面的骑兵胸口上,将其踹得向后飞去,从战车旁摩擦而过,掉落在后面的大军中。

    而杜迪安则站在战马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战车中的希达文,漠然的目光像在看着一只蝼蚁。

    ……

    三更无望,明天再加油,做饭去了,饿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