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将军??!”旁边两名查尔斯的亲信侍从看见这难以置信地一幕,怒目圆瞪,悲愤地咆哮一声,持枪朝着杜迪安围剿上去。

    杜迪安没有理睬,落脚踩在一名骑士的肩膀上,借力朝他后方的万军丛中掠去。

    “杀!”

    “杀?。?!”

    “拦住他??!”

    后面军丛中三名将军看见擦肩斩首查尔斯的杜迪安,惊怒无比,没想到敌军中居然有这么一号神勇的人物,更没料到的是,这人居然如此藐视他们,敢孤身闯入千军万马之中,视他们如无物,简直不可饶??!

    在三名将军的号令下,军阵迅速分散,弓箭手和火枪手退避到两侧,而轻骑兵和重甲兵从侧面包抄过来,主动迎击向杜迪安。

    在此刻近战的情况下,弓箭手和火枪手毫无作用,只会伤到自己人。杜迪安一人闯军,使得他们最新成立的最强师团「火枪团」完全无用武之地。

    嗖!

    杜迪安纵身在万军丛中飞掠,脚掌不落地,踩踏着沿途冲来的骑士肩上向前飞速掠去,像蜻蜓点水,又像是翩翩蝴蝶,身法轻灵,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这些骑士举枪向杜迪安刺来,配合铁骑的冲击力,骑枪的破坏力增加到最强,但杜迪安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或在踩在他们的马头上,或是踩在刺来的长枪上,似乎任何一处实体物质上,皆能借力,转眼间便冲出上百米之远,竟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周围的三名将军和其余大校,上尉等军官看见这一幕,惊骇难平,这是何等的气势,何等的力量,居然在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毫发无伤!

    杜迪安眼望前方,目不斜视,这是一种睥睨天下,又厌倦万物的目光,一种任何人看到都会胆战心惊、又敬畏臣服的目光,他手持三尺暗钢长剑,一路踏着迎阻上来将士的身上,马头上,极速向前冲去,周围所有刺来的长枪,利刃,刀剑,完全无法伤到他体外的雪白骨骸。

    这骷髅般丑恶狰狞的外表,将他的身体牢牢包裹,?;さ妹懿煌阜?!

    大军深处的中心地带,希达文穿着精致的青铜色战裙,将她修长丰满的身材衬得凹凸有致,配上雪白得浑然不像军人的肌肤,显得极其亮眼艳丽,她不仅仅是三位司令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军区所有将士心目中的女神。此刻她极目眺望着前方,深棕色的眼眸如同鹰眼一般,将前线忽然掀起的骚乱进收眼底,也看见了那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持剑杀入军中的模样,她眉头微蹙,忽然觉得这人的面容有些眼熟。

    “是他?”希达文终于回想了起来,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吃惊,“这人不是一个搞神术的么,怎么有这么强的力量?”

    “司令,您认得来人?”旁边一个五星上将惊讶道,他的视觉还无法眺望到前方骚乱地带的详细情况,只能看见大概的局势。

    “这人你也知道,就是之前免费赠送咱们军部传奇神术的那个少年大师?!毕4镂哪客派业卮?,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您说的是那个叫杜什么的神术大师?”五星上将不禁错愕,从前方的骚乱动静来看,来者的力量多半不会低于他,而这样的存在,居然是那个搞神术的少年?

    希达文凝注着战场,没有心情再跟他搭话,只见杜迪安一路冲杀,速度极快,前去阻击的轻骑兵和重甲士卫完全无法挡住,这样的速度和身手,她自问即便是自己,也未必能做到更好的地步,而且她可以明显看出,这人是冲着她过来的,显然,他的目的是击杀自己!

    在千军万马中,孤身一人过来斩杀她——想想这样的念头,她就感到心惊和震撼,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吗?是什么给他这么大的勇气?!

    “怎么还没将他拿下,不是说来者就一个人么?!”一旁的五星上将向战车边的一名上校骑士口气不逊地道:“把眺望镜给我?!?br />
    上校骑将立刻取出眺望镜双手递上。

    五星上将举到眼前观望,模糊的前方顿时清晰起来,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甲胄的少年持着青铜色暗钢长剑踩着骑士的肩膀,如履平地的飞速冲来,沿途所过,无数的士兵刺枪,或是挥舞刀剑想要阻击,但被轻易躲过,其中偶尔击中其脚掌的刀剑,却被他的金属靴子挡住,没有造成伤害。

    “怎么可能?!”五星上将看得呆了呆,他本以为来者已经在大军的包围中,深陷泥潭,正在痛苦挣扎,然而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同,后者非但没有被大军包围,反而视大军如草地,任意践踏,当作踏脚石了!

    他放下眺望镜,向旁边的上校骑将斥怒道:“都是干什么吃的,对方区区一个人就将阵型冲垮成这样,要是在他后面圣骑军冲过来,还怎么作战?!”

    上校骑将嘴里发苦,心想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前面的人拿不下敌人,我有什么办法?怪我咯?

    想归想,他自然不敢顶罪,只能道:“属下立刻让紫羽军出动,前去围剿!”

    “还不快去!”五星上将怒道。

    上校骑将连忙领命,驾马冲出。

    嗖!

    杜迪安一路飞掠,忽然间看见密布在插着司令旗帜的战车前面的大军分开到两旁,像海浪般拨开,从中驰骋出一片紫色盔甲骑士,头盔上插着飘动的紫色羽毛,正是军部赫赫有名的紫羽军,也是军部曾让野人吃过无数苦头,也让各方贵族忌惮畏惧的王牌军队。

    他眼眸微微眯起,没有停顿,继续冲去。

    从热量上,他一眼就能辨出,这些紫羽军体内的热量是普通士兵的五倍以上,跟初级狩猎者差不多!

    虽然对他如今的力量而言,初级狩猎者算是很弱小了,但是数千个初级狩猎者组成的军团,却不亚于一头洪水猛兽,要知道,六大财团中的初级狩猎者加在一起,都未必超过两千,这便是军区以绝对姿态镇压各方的力量!

    哗啦啦??!

    刚一靠近这些紫羽军,杜迪安便听见锁链叮咚的声音响起,只见最前方的冲锋军蓦然掀起一片黑色大网,向跃到半空中的他网罩过来。

    杜迪安迅速挥剑斩去。

    噌~~

    暗钢长剑的利刃刺在黑网上,瞬间摩擦出一片激烈火花,却没能将黑网劈断!

    “合金制作的网?”杜迪安眼中冷电一闪,立刻弃剑,在黑网罩住他身体准备收网时,蓦然出手,两手拽住黑网的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处,怒发飞扬,“给我破?。?!”

    嘶??!

    柔性坚韧的黑网瞬间如布料般撕裂,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杜迪安如脱困的怒兽,一步踏出,地面微微颤动,他借力如离弦之箭般极速冲出,笔直撞入到紫羽军中。

    紫羽军反应极快,看见杜迪安冲破网锁后,盾卫士立刻迎上,数十面盾牌结成一个巨盾,挡在杜迪安前方。

    嘭!

    杜迪安如流星般撞上,下一刻毫无悬念地将结成的巨盾撞破,在巨盾后面的数十名紫羽军人仰马翻,倒落在地,有的被撞得倒飞出十几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