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攻打进来的厄尔诺林以及他身后的一众圣骑士,会议桌两旁的参谋长们顿时一阵骚动,紧张地向后退去,缩到了圣洛伦萨身边。

    圣洛伦萨面色阴沉,排众而出,顺手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抽出自己的大剑。

    厄尔诺林俯视着圣洛伦萨,道:“司令,准备束手就擒吧……”

    话刚说到这里,圣洛伦萨持剑蓦然迎面冲来,速度快如白鸽,大剑摩擦在空气中嗡嗡作响。

    厄尔诺林脸色一变,急忙后退,招呼左右的圣骑上前阻击。

    嘭嘭数声,圣洛伦萨抬手拍出,冲上来的圣骑以更快的速度向后倒飞出去,撞在后方的圣骑身上,立刻倒下一片。

    厄尔诺林见势不妙,急忙转身逃去。

    砰砰砰!

    七八道圣骑从大厅内被抛出,砸在厅外的室内盆景上。

    圣洛伦萨单手持剑,站在厅门口,冷视着外面众多的圣骑,一身银发飘动,气势竟将数百轻骑完全盖住。

    厄尔诺林惊怒地看着他,没想到已经年迈的圣洛伦萨,居然还有这么强的力量。

    嘭!嘭!

    旁边的回廊中,黎塞留跟乞丐身影激烈交战在一起,将回廊拆卸得七零八落。

    黎塞留听到旁边的动静,余光瞥去,顿时看见手持大剑的圣洛伦萨气势昂然地站在厅口,在他面前倒下大片圣骑,与此同时,在后方的建筑外面,隐隐传来厮杀声,似是外面的大军回剿包围了过来。

    “不能再拖下去了?!彼抗馕⒗?,抬手挡开乞丐身影的扑击,向后跃去,他知道,普洛率领的大军跟军区大军的交战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但军区大军中足以趁机派来部分兵力增援这里,越是拖延,对他越不利,甚至会导致任务失败。

    他深吸口气,蓦然发力,如箭光般飞速蹿射向乞丐身影。

    乞丐身影大吃一惊,低吼着手臂上凸起根根骨刺,向黎塞留抱抓过去。

    铮地一声,黎塞留手里剑光一闪,荡开乞丐身影的手臂,身体蓦然晃动,瞬间竟出现三个黎塞留,从三个方向朝他刺去。

    乞丐身影满脸震惊,急忙后退撤出剑光范围。

    黎塞留乘胜追击,剑光如风,招招致命,将乞丐身影逼得节节败退。

    “死!”黎塞留低喝一声,手臂上青筋凸起,长剑猛然斩下。

    乞丐身影如同先前一样抬手抵挡,然而刚一接触到长剑便感觉到不对劲,等他想要缩手时已经迟了,咔嚓一声响起,剑光斩开了他手臂上的骨刺,顺势而下,锋利的剑尖直刺向他的胸口,划出一道巨大血痕,鲜血绽射而出。

    黎塞留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再次追击而上。

    厅门口的圣洛伦萨一边应对面前扑上来的圣骑士,一边分出心思留意旁边的战斗,但看见黎塞留竟将鬼龙压在下风时,不禁心中惊骇,要知道,这鬼龙可是内壁区的高级界限者,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内壁区中,都算是一号高手,此刻居然不敌黎塞留?

    厄尔诺林也看见了局势的变化,立刻呼喝着圣骑士前去缠阻圣洛伦萨,以防他赶过去支援。

    不消片刻,随着一声惨叫响起,黎塞留提着沾满鲜血的长剑从破碎的长廊中冲出,径直朝圣洛伦萨杀去。

    圣洛伦萨耸然一惊,余光扫向他冲来的废墟中,却见里面并无动静,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挥剑劈开一名圣骑士,向黎塞留大吼道:“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回应他的是黎塞留笔直刺来的利剑。

    圣洛伦萨满脸愤怒,回剑抵挡,大剑刚碰到黎塞留的剑身,便感觉一股巨力传来,震得虎口发麻,险些松开了剑。

    黎塞留落地后身体一转,如鬼魅般绕到圣洛伦萨的背后,用胳膊锁住了圣洛伦萨的喉咙,控制住了他的上半身,同时膝盖顶在了他背后的脊椎上,只需稍一用力,就能将他的身体折断。

    “你们输了,停手吧?!崩枞舻统恋?。

    圣洛伦萨紧咬着牙,想要挥剑向后斩去,但握着巨剑的手臂发麻,原本轻如无物的巨剑此刻竟沉重无比,他知道大势已去,心中悲愤,道:“你就不怕掀起大乱吗,你想要统治我们军区,你可问过内壁区的军部,他们可会答应?!”

    黎塞留无动于衷,道:“马上传令,让你的手下停战投降,你们输了,不要再制造更多的杀戮和牺牲了?!?br />
    圣洛伦萨怒极反笑,“杀戮?牺牲?这些被你们制造的还不够多吗,你真以为制住我,就能制住我们军部千千万万的铁血军人吗,他们是不会投降的,绝不会像你们低头??!”

    黎塞留冷声道:“那就怪不得我了?!彼低?,扼住他的肩膀猛地一扭,咔嚓一声,将他的胳膊拧断,随即拖着他的身体转身向厅内走去。

    厄尔诺林率领其他的圣骑士迅速鱼贯而入,占据厅内各处,将里面试图反抗的侍从全部斩杀,只留下缩在会议桌后面的一众参谋长和几位荣誉将军。

    “扒了他的衣服?!崩枞艉鋈恢缸乓桓鋈儆?。

    厄尔诺林立刻派人将其拿下,扒掉外套。

    “找人换上,马上去传令,让他们停战归降!”黎塞留冷声道。

    厄尔诺林反应过来,不禁多看了黎塞留一眼,没想到向来宅心仁厚的他,居然会想到这么奇怪的方法。

    圣洛伦萨和其余参谋长们听得又惊又怒,圣洛伦萨愤怒道:“老教皇,你太卑鄙了!”

    “是你逼的?!崩枞衾淅涞乜醋潘?。

    很快,一个圣骑士换上荣誉将军的盔甲,跑出了建筑物,过了没多久,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减弱了下来。

    圣洛伦萨听到这变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战况,但他的听觉何等灵敏,在厮杀声减弱的同时,他还听到了一阵阵欢呼声越来越强,欢呼的内容是“教皇万岁”,显然,获胜的是教团骑士一方。

    其他的参谋长脸色难看,像吃了煤球一样气得发黑,他们知道,外面停战的将军和战士们,此刻的内心估计比他们还要崩溃。

    一辆插着教廷红衣主教旗帜的马车在街道上全速驰骋,游荡在街上的行人看见马车上的旗帜,吓得远远避开,不敢阻拦。片刻后,马车来到了军区总部外面,车轱辘停下,杜迪安推开车门走下,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高耸的大院围墙,眼中的冷意淡去几分。

    “少爷,里面好像很安静?!钡H纬捣虻目ㄆ嫣吕凑磐窖?,向杜迪安说道。

    “安静就是好消息?!倍诺习睬W藕@?,大步走去。

    进入大院围墙后,是一片辽阔的草地平原,在平原前方依稀可见几座壁垒般的建筑分布在各处,有哨塔,箭塔,以及练习场和营地等场所。

    走了没多久,杜迪安便看见了大量的尸体,以及鲜血,染红了平原。

    卡奇紧跟在杜迪安身后,紧张地四处张望,虽然有杜迪安陪伴,但他心中还是有些局促,这里毕竟是军区的总部,当初他被关押在荆棘花监狱中,便是被军部逮捕的,对这军部有一种跟其他人一样的天然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