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大光明王已经攻入军区,军部节节败退,但军区其他分区的兵力正在赶往过来,大光明王担心他们将军区包围,请求增援?!?br />
    乌托山顶的神殿中,一个教廷执事急忙跑来,向巴顿汇报道。

    巴顿坐在王座上,手里杵着权杖,听完他的话后,说道:“我知道了,传讯给他,增援马上就到?!?br />
    “是!”教廷执事飞快答应,刚准备退下,巴顿连道:“工匠们到了没有?”

    教廷执事微怔,不知道这大战关头,教皇为什么会询问这点小事,忙道:“回禀陛下,您让小的邀请来的工匠大师们已经来了,正在山下的教堂中?!?br />
    “让他们上来,准备开工?!卑投偎档?。

    “是?!苯掏⒅词掠ε?。

    等他退下后,巴顿立刻起身,向王座后面的内殿快步走去,一眼便看见坐在书桌前静静绘画着什么的杜迪安,以及他身旁形影不离似乎永不知疲倦站着的绝美女子,他的目光在这女子近乎完美的身材上看了一眼便飞快转开,向杜迪安恭敬道:“少爷,工匠们已经到了?!?br />
    杜迪安嗯了一声,“等他们来了,让他们按照我给你的图纸进行改造?!?br />
    “是?!卑投俅鹩σ簧?,抬头看着他,“少爷,您不在这里么?”

    “我要去一趟军区?!倍诺习蔡岜史诺脚员叩募茏由?,转头望着巴顿,道:“这里就交给你独自坐镇了?!?br />
    巴顿一怔,连忙道:“少爷,军区目前混乱,您过去的话,会不会太危险,要不要让剩下的几位红衣主教?;つ??”

    “不用?!倍诺习财鹕砝吹脚员咭录苌先〕鲎约旱耐馓谆簧?,“等我去了,战争就已经结束了?!?br />
    巴顿连道:“可是,刚才听探子说,军区的其他分区兵力在赶往那里,如果将军区包围的话,就算大光明王和黎塞留大人获胜了,也会被他们包围……”

    “头被斩断了,身体再强悍又能如何?”杜迪安教导意味地看了他一眼。

    巴顿醒悟过来。

    ……

    ……

    军区总部的偌大平原上,厮杀声响彻百里。

    以大光明王‘普洛’为首的圣骑士大军像一片雪白海浪,席卷像军区总部的建筑物方向,在这些建筑前方有一条小河,河对面已经建立起沙包壁垒,军区的最强战争兵器神火炮架设在壁垒后面,齐齐瞄准了圣骑大军。

    在壁垒后面是整齐如一的方块士兵队形,每个士兵手里都配备着一把杜迪安免费赠送给军区的传奇神术‘蒸汽枪’,所有士兵紧紧地盯着前方席卷而来的圣骑大军,只见绿色草地被圣骑大军飞速吞没,当进入射程时,所有神火炮瞬间开启,一颗颗炮弹如流星般投射而出,砸落到圣骑大军中。

    轰鸣声瞬间炸响,无数的圣骑士和坐下的马匹被炸得四分五裂。

    “圣盾阵!”普洛一马当先,仰天怒吼。

    声音传遍数万大军,在最前方的圣骑大军立刻举起黄金盾牌架在头顶,炮弹轰砸而下,炸出一个大坑,但伤亡的圣骑士数量却立刻减少过半。

    转眼间,普洛已经率领大军冲入到了壁垒前,从小河中驰骋而过,溅起无数水花。

    壁垒后面的军区士兵在号令和鼓声中,嘶吼着迎击而上。

    嘭嘭嘭……

    蒸汽枪暴射出的子弹飞速击穿战马,以及战马上的圣骑,然而有的距离较远的圣骑被子弹击中,却依然笔直冲来。

    这蒸汽枪的射程和威力跟旧时代的步枪完全不能相比,而圣骑大军的盔甲却是外壁区质量最好的战争铠甲,异常坚硬,只有近距离击中才有效果。

    转眼间,双方大军厮杀在一起,陷入混战。

    “我去擒王!”黎塞留向普洛大吼一声,招呼自己后面的一名红衣主教率领的上千轻骑,一马当先地冲入大军中,势不可挡,生生撕出一个缺口,朝大军后方的军区总部建筑物冲去。

    普洛见他孤身涉险,心中着急,怒吼着挥舞大斧疯狂砍杀士兵。

    在普洛的掩护下,黎塞留率领的轻骑尖刀瞬间冲破军部士兵的防守,一些军区将军看见情形不对,率领重甲士兵前去阻击,然而一个照面,便被黎塞留斩杀两段。

    军区将军的力量个个都在高级狩猎者级别,且战斗经验丰富,但在黎塞留面前,却跟普通士兵毫无区别。在他的开路下,上千轻骑呈锥形刺入到重甲军队伍中,瞬间将其撕裂两半,径直冲到军区总部的建筑群前。

    “杀??!”黎塞留满脸沾满鲜血,久违地战斗让他沉寂的血液完全沸腾,耳边的厮杀声像是战鼓,让他战意高昂,率先驾着战马跳上了一座建筑的台阶上,将迎面阻击而来的士兵飞速斩翻,一骑当先地冲了进去。

    “受死??!”建筑大院中冲出一个披甲将军,眼眶发红,咆哮着持枪杀向黎塞留。

    黎塞留纵身一跃,从战马上飞跃而起,径直落在披甲将军刺来的长枪处,在落下的同时,他手掌蓦然一抓,将长枪拽住,借力扑近,一脚踢在这将军的胸口,嘭地一声,这将军吐出一口鲜血,怒目圆瞪,满脸难以置信,身体急速倒飞出去,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将墙壁撞倒。

    黎塞留毫不停歇,朝着军区总部的会议厅建筑冲去。

    沿途陆续有士兵前来阻拦,其中大多数是军区的王牌师团,紫羽军,每个紫羽军的头盔上都插着一只紫色羽毛,极其显眼,但在黎塞留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全都是一个照面被斩杀。

    跟在黎塞留后面的红衣主教厄尔诺林早已惊呆,他虽然知道自己这位主人实力深不可测,但没想到如此强悍,在军区任意驰骋,还能毫发无伤!

    嘭地一声,一个紫羽军被黎塞留一脚踢飞,撞在军区总部会议厅的大门上,将大门撞开。

    会议厅中的圣洛伦萨和剩下的几位将军,以及参谋长全都吓到,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攻到了这里,其中一个参谋长急忙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大,大人,敌人杀进来了!”一个上尉急忙跑来汇报。

    圣洛伦萨满脸震惊,急忙道:“是谁,普洛?”

    “是老教皇!”上尉慌张地道:“太强了,没人能挡得住他,科特将军一上去就被斩杀了!”

    圣洛伦萨呆住。

    其余参谋长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愕。

    “司令大人!”其中一个参谋长回过神来,急忙望向圣洛伦萨。

    圣洛伦萨知道他的意思,不由分说地立刻道:“快,让鬼龙出手!”

    “我也去!”一个将军说完,迅速跑出大厅。

    黎塞留率领着厄尔诺林和残存的数百轻骑破入军区总部会议室的大门,将迎面阻击过来的士兵逐一斩翻,黎塞留已经看见了前方会议厅内的几个赤红身影,其中一个身上的热源身影最强烈,像火球一般,他知道,这是圣洛伦萨那个老家伙。

    就在他准备上前时,陡然,一股危险气息从旁边的回廊上传来,他转头望去,顿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全身破烂衣服的黑影极速冲来。

    他心中一惊,急忙纵身而起,迎了上去,以免坐骑战马受伤。

    嘭!

    他一脚踢出,顿时感觉像踢在铁板上一样,低头望去,却见这乞丐般的破烂身影反手扼住了他的脚踝。

    嗖地一声,乞丐身影猛地甩臂下摔,黎塞留的身体像铁锤般重重砸在走廊的地板上,将地板砸穿,满身木屑?;共坏绕蜇ど碛霸俅温掌鹚纳硖逶胰?,黎塞留的另一只脚蓦然踢出,踹在他的胸口上,乞丐身影顿时闷哼一声,松开了手,倒退数步。

    黎塞留借机拉开距离,凝目望去。

    乞丐身影揉着胸口,疼得龇牙咧嘴,被散乱头发遮住的脸上露出几分震惊。

    “高级界限者,军区藏的真够深……”黎塞留微微眯眼,缓缓地将背上的利剑拔出,深深地吸了口气,体内的血液微微蠕动,后背脊椎末端的魔痕力量顿时激发而出,他的亚麻色头发顿时恢复润泽,变色璀璨金黄,满脸的皱纹也飞速消退,恢复到三十左右的壮年模样,看上去五官清晰,英俊无比,而且皮肤上没有一丝皱痕。

    嗖!

    他脚掌发力,猛然冲出。

    乞丐身影看着黎塞留的变化,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低吼一声,全身骨骼暴动,身体以古怪地姿势微微扭动,下一刻,在他的额头上,手肘上,以及脊椎的尾端缓缓地生长出尖锐地白色骨刺,像一只蜥蜴般趴在地上,摇晃着身子,在黎塞留扑来的同时,也迎面冲了过去。

    嗖!

    他挥舞利爪,撕向黎塞留的胸膛。

    黎塞留手中剑光一闪,将他的手掌挡开,然而挡开的瞬间,余光却见侧面一根白色尖刺穿透而来。

    他急忙手掌一拍地面,身体翻滚而过,躲开这白色尖刺,反手一剑刺去。

    乞丐身影反应灵敏,飞速躲过,身体一跃而起,跳到回廊的穹顶上,手指牢牢地扣进木屑中,俯冲而下。

    黎塞留脸色阴沉,挥剑招架。

    在二人激斗时,厄尔诺林率领轻骑杀入到会议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