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教皇陛下还不愿意见我么?!”

    乌托山顶的一处偏殿中,洛兰愤怒地望着面前一个教廷执事,从对方拖延的态度,她就已经看出自己来这里毫无作用,教廷绝非仅仅是裁决布莱森司令,而是要跟他们军部决战!

    “洛兰将军息怒,我们陛下让我请您过去?!敝心曛词潞Φ?。

    洛兰气得一窒,她已经打算直接走了,在如此紧要关头,自己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来到这里,教廷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目的,却以“处理公事”为由将她晾在这里,分明就是故意拖延!

    不过,等了这么久,现在一走了之,先前就白费了。

    她心中愤怒,咬着牙道:“那就带路吧!”

    很快,她跟在中年执事后面,来到了圣马可广场后面的神殿中。刚进入神殿,她便怔住,只见在神殿内的一张桌子前,身穿教皇长袍,手持权杖的巴顿坐在桌子一旁,在另一侧却坐着一个她一眼便认出的身影,杜迪安!

    对于这位神术天才,她早有耳闻,尤其是上次野人入侵战争时,后者免费捐赠传奇神术的事情,传遍外壁区。作为军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当时的情况,也知道那传奇神术的作用是何等骇人听闻,毫不夸张的说,正是这传奇神术的作用,才让疲软的军部转败为胜,将野人驱逐出境!

    也因为这个,军部上下不少士兵和将领都对他心生感激,这不仅仅是一场战役的胜败那么简单,而是挽救了无数士兵的性命,也挽救了无数的家庭!

    巴顿抬头望向进来的这位女将军,心中有些紧张和局促,强自镇定地道:“你有事找我?”

    洛兰回过神来,心中顿时激起一股怒气,强忍着发飙的冲动,道:“教皇陛下,您查出我们军区布莱森司令跟黑暗教徒勾结一事,可是真的?圣洛伦萨司令认为,这里面有蹊跷,还望您能详查,换我们军区一个清白!”

    巴顿不知该如何回应,转头望着一旁的杜迪安。

    洛兰始终紧盯着这位新任教皇的脸,当见到他居然转头以目光询问旁边的杜迪安意见时,不禁呆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这位曾横空出世又极速销声匿迹的神术天才,立刻发现后者气质平静,表情淡然,没有丝毫情绪表露,像星空般深不可测,遥不可及。

    “本来就是黑的,何来清白一说?”杜迪安瞥着洛兰。

    洛兰愕然,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瞪大了眼睛,道:“杜,杜先生?您说什么?!”

    “我说,你们本来就是黑的,让我怎么给你们漂白?”杜迪安耐心地重复道。

    洛兰这次确定不是幻听了,不禁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这位新任教皇,却见后者只是静静地看着,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似乎将发言权全都交给了旁边的杜迪安,这让她有些糊涂和混乱了,尽管她一直很敬佩这位少年天才,但后者毕竟只是一个神术天才,这可是涉及整个外壁区大乱的事情,他又懂什么?

    只是,这新任教皇的态度,让她实在琢磨不透,感到不可思议!

    “杜先生,希望你不要乱说,你应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虽然心中糊涂,洛兰还是正色凝视着杜迪安说道,同时心中对此人的好感度,瞬间降低下去。

    “我当然会负责?!倍诺习财匙潘?,“就像我说过要取代你们军区,就一定会取代你们军区,对待敌人我一向是说话算数的?!?br />
    洛兰呆住,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你疯了?你说什么疯话?!”说到这里,转头向旁边的巴顿道:“教皇陛下,这位杜先生恶意侮辱我们军区,我请求你马上将他制裁!”

    巴顿微微摊手,道:“我可制裁不了少爷?!?br />
    “少爷?”洛兰有些懵。

    杜迪安见她反应如此迟钝,微微摇头,道:“军区让你过来想要私下和解,真是愚昧,对待敌人如果喜欢抱着一丝幻想的话,坑害的可是自己,就像你现在一样?!?br />
    洛兰怔怔地看着他,虽然听不懂他这话什么意思,但已经有些明白了,只是明白的这个真相太过匪夷所思,太过恐怖,让她感觉犹如身处在梦境中,“你,你才是真正的教皇?怎,怎么可能,黎塞留怎么可能会把位置让给你?还替你卖命?”

    她实在无法想象,仅仅一个神术方面的天才,怎么可能有能力做到这一步。

    “你不需要去想明白,因为你们是失败者,失败者永远不知道自己真正为何失败?!倍诺习脖砬榈?,将茶杯放落在桌上,就像一种事成定局,“三位司令已经无路可退,应该在谋划着怎么让我们吃苦头,吞咽下自己鲁莽的‘恶果’,依我猜,他们应该会制造更大的教廷丑闻,来掩盖布莱森司令的事情,然后再趁机攻击教廷,获得名义上的正义……”

    洛兰愣愣地看着他,思绪混乱得有些茫然。

    “可惜,想的很美好,但你们永远不知道,在你们军部中,有多少我的眼线?!倍诺习哺┦幼潘?,“而且,军部还将一位将军送到这里,实在是一份厚重的棺材盖?!?br />
    洛兰呆了片刻,忽然间清醒过来,她心中出现强烈地不祥预感,道:“你,你想做什么,我只是来传信的,你不能杀我……”

    杜迪安漠然地瞥了她一眼,转头向巴顿道:“你准备好了么?”

    巴顿低首道:“少爷,我早就准备好了?!彼低?,露出袍子下面被白色绷带缠绕的胳膊。

    洛兰看得怔住。

    ……

    ……

    军区总部的会议室中。

    圣洛伦萨抬手压下众将军的赞叹,道:“就这么去做吧,时间紧迫,刻不容缓!”

    “是!”

    众将军立刻领命。

    “报!”

    几乎同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份禀报声,一个少校举着一份快报飞速跑了进来。

    众人看见他手里的快报,眼皮一跳,本能地感到一种不详地感觉,今天每次传来的快报,似乎都是噩耗。

    “怎么回事?”圣洛伦萨站起,翘首望去。

    末尾的一个将军飞快接过快报望去,顿时脸色一变,失声道:“洛兰将军行刺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