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蒙蒙的核尘天空下,一只只黑鸦从乌托山顶的神殿中飞掠而出,黝黑的羽翼带动着战火,以乌托山顶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划出一道道烈焰。

    某位贵族喝着美酒,搂着女人,望着面前宴会上婀娜多姿舞动的歌姬,哈哈大笑,忽然眼角瞥见窗台上飞掠而来的黑鸦,顿时脸色微变。

    一位穿着洁白长袍的神官执事,在埋头翻阅着今日的案子详录,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翅膀拍打的声音,转头望去,只见一只黑鸦停在窗棂上,乌黑的利爪上绑着一个精美的细小卷轴,黝黑乌灵的瞳孔倒映着他自己的面目。

    一位黄金骑士的古堡中,骑士搂着心爱的女人,擦拭着匕首,轻轻把玩,一边陪着爱人谈笑,忽然耳朵微动,向旁边的窗外望去,一只细小黑影飞速掠来……

    骑着黑鬃巨马驰骋在街上的洛兰,目光笔直地望着前方,那里是乌托山的方向,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她头顶一只黑鸦径直飞掠而过,向着她背后的远方摇晃翅翼。

    片刻后,洛兰来到了乌托山前,拽住马绳,大声道:“军部将军,洛兰,求见教皇,速速去通报!”

    山下侍从面面相觑,立刻有人恭敬应诺,小跑着顺着台阶爬去。

    “将军?”神殿中,杜迪安听到巴顿传来的消息,微微眯眼,道:“应该是来求和的,看来军区也不想大动干戈,跟我们撕破脸?!?br />
    巴顿好奇地道:“军部的力量,难道不及我们吗?”

    “当然比我们要强?!倍诺习沧攀掷锏谋?,淡然道:“但是越强的人,越爱惜自己的羽毛,强者反而不会轻易跟人动手,一旦受伤了,就不再是强者了?!?br />
    巴顿似懂非懂,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是教皇,岂是军部一个将军说见就见的,让她候着?!倍诺习睬屏怂谎?,“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去处理了,怎么做,你自己思考?!?br />
    巴顿怔了怔,顿时感到一丝犯难,先前他心中隐约有点被拘束的感觉,什么主意都是杜迪安来决定,让他有一点点别扭,但现在杜迪安全都交给他了,他忽然觉得,手里像抱着一个烫手山芋,不知该怎么处置了,万一处置的不好,就会坏了大事。

    “这个,还是少爷你来处理吧,万一我搞砸了……”巴顿挠头道。

    “搞砸了就搞砸了,我不会怪你的?!?br />
    巴顿见杜迪安已经转身,知道这件事没有回旋余地,心中暗暗叫苦,忽然觉得,自己亲自拿主意,也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那我去了?!彼沧磐菲さ?。

    “去吧?!?br />
    在洛兰踏上乌托山时,另一处的华盛财团内的十八个贵族家族,统一表态,公然支持教廷此次讨伐行动。与此同时,在诗歌界著名的三位大师,也同时在快报上发表文章,口号响亮至极,净化一切黑暗!

    一时间,许多深受平民喜爱的大师,有的是画家,有的是音乐家,全都站出来表态。

    “希望军部不要包庇罪犯,作为堂堂总司令,却勾结黑暗教徒,欺凌平民,简直可恶!”

    “神说,光的存在,便是要驱散一切黑暗!我赞同教廷此次的牺牲精神,若军部决议包庇同伙,将是一场祸及整个外壁区的大战,必将导致血流成河,望军部三思!”

    “骑士的剑,守护骑士的荣耀!教廷的剑,守护神的光泽,一切邪恶和黑暗,必将被诛灭,愿军部能够亲自处决布莱森,还大家一个公道!”

    ……

    ……

    “三思?三思个屁!”

    军区总部会议室中,众人望着刚送过来的快报,一个个气得怒不可遏。

    “既然知道会祸及整个外壁区,为什么不指责教廷的鲁莽?一群混账东西??!”一个将军拍在桌子上,满脸愤怒,“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证据都没有,就劝我们向善,无耻!无耻至极??!”

    “枉费我们以前?;に?,如今居然反咬我们,事情都没有查明,就声援教廷,一群猪!”另一个将军同样愤怒,气得满脸的胡子都在颤动。

    圣洛伦索满脸阴沉,道:“事情来得这么快,里面多半有蹊跷,教廷的手深的够远,居然能让审判所,骑士殿堂,贵族,以及这些大师全都站出来,够阴!”

    “洛兰在干什么,还没回来?现在足够往返教廷两个来回了吧?!”另一个独眼将军怒吼道。

    他旁边另一个人没好气地道:“别指望了,看教廷这架势,这次必定是要跟我们军部决裂,洛兰去了也没用,多半被他们拖延住了?!?br />
    “该死的教廷,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们这么狡诈!”

    “哼,以神的名义,欺世盗名,最藐视神的,就是他们这些人!”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我们怎么办,真的要开战么?”

    众人彼此相望。

    就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通报声。

    一个上尉飞速跑了进来,将手里的快报递呈上来。

    站在桌子末尾的将军接过,旁边一位将军问道:“又是什么消息?”

    “不用看也知道,估计又是某某人在支持教廷?!倍悦媪硪桓鼋芭氐?。

    接过快报的将军翻开报纸飞快扫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向一直坐在会议桌上方默不作声的布莱森道:“司令大人,教廷查封了您的城堡,还在您名下的房产中找出了窝藏的黑暗教徒,正在被当街处置!”

    “什么?!”众人满脸错愕。

    圣洛伦萨不禁望向旁边的布莱森,却见后者也是一脸的震惊,顿时心中一动。

    其余的将军全都望向布莱森,脸上除了震撼外,还隐隐多了一丝怀疑,难道说,这不是教廷的诬蔑,而是布莱森真的暗中勾结黑暗教徒?

    想到这里,一时间沸腾高涨的气氛,顿时有些冰冷了下来。

    布莱森反应过来,愤怒地攥紧了拳头,道:“这是陷害,卑劣的教廷,居然用这么肮脏的手段陷害我,肯定是他们跟黑暗教廷暗中合伙了!”

    ……

    晚上不想做饭点了个外卖吃,结果奶茶里有虫子,找店主理论赔了一百,搞的更新也晚了,哎,倒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