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布莱森总司令居然勾结黑暗教徒?”巴顿听到杜迪安的话,满脸震惊,这个消息实在太具有冲击力了,这可是军区总部的最高掌权人之一啊,居然跟肮脏邪恶的黑暗教徒有来往,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勾结是假,但他有罪?!倍诺习裁挥衅燮投?,“如今阻碍在我们面前的,只剩下军区总部,以及审判所两大势力,骑士殿堂不足为惧,以信仰立家的,必将被信仰践踏在脚下,对我们而言,不伤害别人,就不会被别人伤害,我们看似高高在上,其实已经无路可退,知道么?”

    巴顿呆了呆,听得半懂,虽然没完全明白,但他听懂了两点,第一是这布莱森总司令是被冤枉的,因为他是敌人。第二,杜迪安的目的,是想要统治整个外壁区,或许这只是一个开端!

    他心情复杂,不知该说什么,在他心中,「军区总司令」这个称呼中,包含太多的庄严、肃穆,没想到仅仅因为是阻碍,就要诬蔑他,甚至是毁灭他!

    他不知道杜迪安这么做是错是对,忽然感到有些茫然。

    杜迪安从巴顿的表情中,揣摩到了他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多想,你想想军区的所作所为,想想那些平民家庭被军区强行征兵拆散的家庭,想想军队欺压平民时的作为,这些都是他们管教无方,是他们默许的,这就是他们的罪!”

    巴顿怔了怔,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记忆中曾目睹的一幕幕军队的人,来到贫民区四处强行逮捕壮丁的画面,心中的一丝柔软顿时坚硬了下来,用力点头,道:“我知道了,他们不值得同情!”

    “去吧?!倍诺习菜档?。

    黎塞留望着巴顿离开,心中暗暗叹息,转身望着这个黑发少年,道:“我们真的要向军部开刀了么,布莱森是总司令,即便让黑暗教廷配合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勾结黑暗教徒,军部也不会这么轻易让我们带走他的,否则的话,这样的方法我以前就会用了?!?br />
    “你以前没用,是因为你有太多顾虑?!倍诺习裁嫔淠?,“顾虑太多,果敢就会太少,以前贵族、军区将军,只要是手握特权的上位者,哪怕跟黑暗教廷勾结,做出卑劣行径,你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贵族私自贩卖人体器官,有的贩卖贫民区的孤儿,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但你默认了,这就是你的罪!”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每个人都该死?!倍诺习舱驹谔ń咨细┦幼潘?,“但能判决别人的,只有强者,被死亡的最大罪,就是弱??!”

    黎塞留怔住,低头默然。

    “布莱森不会乖乖就范,军区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损失颜面和威信,必将顽强反抗,这是一次宣战!”杜迪安冷声道:“我要掌控光明教廷的目的,就是借助光明教廷的名义,横扫各方势力,不管是什么战争,站在民意的一方,总会获胜,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教训,你不会懂?!?br />
    黎塞留心中感到一阵触动,作为教皇,他以神权和信仰管理教廷多年,深深知道信仰的存在有多么重要,无需话费任何资源,单凭一句话,就能让无数信仰教徒舍身忘死,毫不畏惧,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但眼前的少年说的更透彻,那就是民意!

    在贵族,军区,甚至是骑士殿堂等势力中,都没有将平民当一回事,单从毫不掩盖脱口而出的“贱民”二字的表现中,就能看出是一种怎样的歧视观念,但只有他知道,平民虽弱,但聚集起来,却是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足以推翻一切!

    而这一点,除了他以外,这个少年居然也能悟到,单是这份眼界,就让他感到可怕!

    “这不是一次逮捕行动,而是一次全面宣战行动!”杜迪安凝视着黎塞留,“这一次,我需要你亲自带队,让大光明王配合你,将军区一举击溃,反抗者死,挡我者死,你可明白?!”

    黎塞留怔怔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才缓缓低头,“我知道了,我会做到的?!?br />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倍诺习材坏?。

    黎塞留深深地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圣谕传出,整个光明教廷全都沸腾了,这消息也飞快传入到各方势力中,甚至在平民中扩散了出来。

    “布莱森总司令居然勾结黑暗教徒?我的天,堂堂总司令居然会跟黑暗教徒混在一起!”

    “难怪黑暗教徒永远杀不尽,这么嚣张,最近几天还在商业区各地频频出现,原来是有军区在背后包庇!”

    “军区会把布莱森交出来么,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不会就这样让光明教廷带走吧,以前逮捕一位跟黑暗教徒做交易的将军,都引起不小的摩擦?!?br />
    “这消息是真的么?”

    平民间猜测议论。

    六大财团的贵族们和审判所,骑士殿堂得知消息,全都惊呆了。

    他们知道教廷公布出这个消息的后果,这等于是跟军区正式宣战了,若是教廷退缩,那么教廷的威严将大大受损,但如果真的判决了布莱森,军区的威信也会受损,这消息一出,就等于是逼着两方势力不得不宣战了!

    “父亲,这件事是真的么,布莱森总司令居然会勾结黑暗教徒?”

    “孩子,你的政治意识还是太浅薄了,教廷只是故意找一个借口开战罢了,而且这一次如果教廷获胜的话,以后外壁区就会是教廷一家独大了?!?br />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件事是假的了?”

    “真的假的,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力量,有力量的人,说的是假的,人们也会当真的听,没本事的人,说真话,人家也当假话听,甚至不听?!?br />
    “我知道了,这就像我们贵族一样,不管说什么,贱民都会信的?!?br />
    “没错,贱民不会嫉妒贵族,但绝对会嫉妒一个比自己过得好的贱民?!?br />
    “我知道了,父亲?!?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