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铃铛声,原本静止不动的海利莎低吼一声,蓦然朝弗朗西斯三人扑了过去。

    弗朗西斯大骇,急忙抬手招架,但手臂刚抬起,就感觉胸口被一道尖锐物体刺入,冰凉刺骨,身体被狠狠甩了出去,砸在地板上。

    “你不是说……”他惊慌失措,从地面上一边准备爬起,一边向旁边的杜迪安愤怒质问。

    但话没说到一半,黑影袭向视线,嘭地一声,弗朗西斯的脑袋被拧下,身体软倒了下去,表情依旧愤怒无比,瞪视着地面。

    转眼间,三人陆续被海利莎斩杀,毫无还手之力。

    杜迪安及时晃动铃铛,止住了海利莎揪住其中一人准备撕咬,然后取出手帕来到她面前,帮她将嘴角和手指上的鲜血擦拭干净,但依然留着血印。

    他转身叫来守在大殿门口的黎塞留,道:“叫人过来把他们的尸体收拾一下,就说是黑暗教徒袭击教皇,将他们游街示众,当众焚毁?!?br />
    黎塞留应诺,望着地面狼藉的尸体,心中暗惊,没想到内壁区派来的几位圣徒死得这么快,甚至都没伤到杜迪安一根汗毛,而这一切,全都是形影不离跟随在杜迪安身边的这个女人干的,这绝对是他身边最强的一道防线,也是最危险,最美丽的防线。

    在黎塞留离去后,巴顿得到消息,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看见杜迪安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随即注意到地面的几具尸体,以及被撞毁的窗户,大吃一惊,向杜迪安道:“少爷,您没事吧,他,他们是来刺杀我的么?”

    “嗯?!倍诺习驳阃?。

    巴顿心有余悸,没想到这些人能从神殿后面的悬崖中爬上来,若是他独自住在这里的话,多半早已悄无声息地身首异处了。

    “还好少爷您在这里,否则的话,我就……”他心中后怕,向杜迪安感激道,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当教皇,就不会被刺杀,但杜迪安再次救了他一命,却是事实。

    杜迪安微微摆手,“想要伤你的人,就是我的仇人,这件事也因我而起,时间不早,你去睡吧,这里我会处理?!?br />
    巴顿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浓郁的血腥味刺鼻,让他肠胃翻滚,有种作呕的感觉,但还是强忍住了,心想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想归想,他还是答应一声,离开了这里,跟几具尸体待在一起,实在需要勇气。

    “你辛苦了?!痹诎投倮肟?,杜迪安拉着海利莎回到旁边的椅子上,脸上的冰冷之色早已融化,充满怜惜和温柔,抚摸着她冰凉的纤手,“下一次,他们应该会派更强的人过来,幸好有你在我身边?!?br />
    海利莎面无表情,没有言语。

    不一会儿,黎塞留带着一队光明骑士进入大殿,将尸体拖下去处理了,又叫来仆人,将地面清洗数遍,将血腥味驱散。杜迪安取来净水,将海利莎的手指和嘴唇清洗了一遍,带着她来到大殿另一边坐下,他心中暗暗估算着,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其他的各方势力,多半也开始有动作了。

    天亮后,弗朗西斯等人的尸体被光明骑士关在囚车中押解着,游街示众,聚来无数的路人围观,指指点点。

    教皇被刺杀的消息,很快流传到军区总部和骑士殿堂的耳中。

    “将军,属下亲自看过了,这些黑暗教徒的面目都被破坏了,无法辨认,死状惨烈,并非兵器造成的伤害,反倒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撕裂一样?!?br />
    “强行撕裂?”

    “不错,我还让人偷放冷箭射了一箭在尸体上,结果非常惊人,箭矢居然没有刺穿这些人的尸体,依属下猜测,这些人的体质,多半是顶尖狩猎者级别,或是魔痕能力偏向于身体强化方面?!?br />
    “哦?箭矢居然无法刺伤尸体?你确定?”

    “属下确定!”

    “看来,黑暗教廷这次是将高手倾巢而出了,没想到,这黑暗教廷中居然隐藏着这么厉害的高手,死后尸体居然箭矢无伤,若是活着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强……”

    在另一边的骑士殿堂中,众人议论纷纷。

    “黑暗教廷如此迫不及待地出手了,看来这位新任教皇的荣耀并非完全虚造?!?br />
    “这次刺杀教皇,应该是派了不少的高手,没想到全死了?!?br />
    “这位新任教皇的力量不容小觑,他身边可能藏着高手!”

    “如果能从黑暗教廷那边知道,他们派出了哪些高手,就能大概知道光明教廷的力量了?!?br />
    在弗朗西斯等人的尸体游街示众时,最吃惊的莫过于藏在街道各处暗巷中偷偷观望这一幕的黑暗教徒了,当看见那些尸体上的黑色刺纹时,既是失望,又是兴奋,没想到自己效忠的黑暗教廷这么牛逼,居然敢行刺教皇,虽然失败了,但多半也将那教皇吓破胆了吧?

    同一时刻,黑暗教廷十二区长老得到消息后,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是谁派人刺杀的?”

    “哪个区派的?”

    “这件事怎么没有事先商量,这不是打草惊蛇么,混蛋!”

    所有人都感到愤怒了,质问着这位“擅作主张”的人,然而质问了半个小时后,所有人却发现……似乎谁都没有派过人去刺杀教皇。

    傻眼了一会儿,很快有人想到,这可能是别的势力嫁祸给他们黑暗教廷。

    在会议快要结束时,十二区长老收到了来自杜迪安的密函,当剑王念完密函上的内容时,所有人呆住,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杜迪安自导自演的,而且听密函上的内容,这么做的目的,居然是为了统治军区总部和骑士殿堂做的铺垫!

    可怕!

    在密函念完,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转眼间,一天的时光过去。

    在弗朗西斯等人的尸体游街示众后的第二天,杜迪安叫来巴顿,让他立即下令出兵,派人擒拿军区总部的布莱森总司令,原因是,勾结黑暗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