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这时,破碎的窗户处几道身影飞速冲了上来,顿时看见大殿内发生的一幕,不禁呆在当场。

    杜迪安转头看向几人,立刻认出为首一人便是当初带他进入内壁区的弗朗西斯,修道院的圣徒小队首领。

    “吼!”海利莎低吼一声,甩开了被撕咬得已经失去生命的黑袍女人,转头狰狞地盯着弗朗西斯等人,身体一闪,快如电光,瞬间出现在弗朗西斯等人面前,一只手从一位身材魁梧的圣徒青年喉咙穿过,后者甚至没有做出反应,瞪圆了眼珠子。

    杜迪安回过神来,迅速抬手摇晃铃铛。

    咚咚咚三声,刚要继续扑向另外几人的海利莎,顿时止住了身体。

    弗朗西斯等人清醒过来,只觉堕入冰窟一般,全身发寒,微微哆嗦,面前一只手刺穿在同伴喉咙上的海利莎,给他们巨山般的压迫感。

    弗朗西斯喉咙僵直,目光慢慢地爬到海利莎的脸上,顿时瞳孔一缩,露出难以置信地惊骇之色,紧接着是如同见到世界毁灭般的恐惧,怎么会,这,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修道院派你们来的么?”杜迪安出声道。

    弗朗西斯目光像黏在海利莎身上一样,艰难地转过头,望向旁边的杜迪安,脸上的惊骇变成了错愕,“你,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地盘,除了我,谁还能在这里?”杜迪安并不着急杀他们,修道院第一次派人过来,就直接派了一名拓荒者,以及弗朗西斯为首的五位圣徒,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本以为他们最多派几位圣徒过来就行,没想到直接出动了拓荒者,完全不像童话故事里的反派那样不断送小喽啰正义主角当靶子练手,然后主角一路提升变强继而成长到吊打反派老大的情况。

    “你的地盘?”弗朗西斯呆住,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海利莎,顿时瞧出一丝端倪,后者脸上毫无表情,而且瞳孔颜色全黑,这异象,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这样类似的状况。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紧促脚步声。

    黎塞留率先冲入大殿,顿时看见狼藉的现场,以及倒在地上的尸体,不禁脸色一变,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弗朗西斯等人身上,怔了一下,立刻赶到杜迪安身边,关切地道:“少爷,您没事吧?”

    杜迪安看见他卖乖,淡漠道:“没事,让外面的侍卫退下吧,就说行刺的刺客已经解决了?!?br />
    “是?!崩枞艄Ь吹阃?,临走时看了一眼弗朗西斯,知道他们多半要全都葬送与此了,心中有些失望和叹息。

    弗朗西斯望着小跑过来又恭敬退下的黎塞留,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他怎么会是这副姿态?!

    “修道院派你们过来,怎么说的?”杜迪安出声将他的视线拉回,冷漠道:“你们如实说的话,我兴许还能留你们一条小命?!?br />
    弗朗西斯反应过来,不禁看了一眼旁边的传奇少女,又看了看杜迪安,心中掀起巨浪,充满震撼,嘴上却急忙道:“我们也算老熟人了,今天是个误会,我们只是过来察看下外壁区的情况,没有恶意?!彼档秸饫?,挤出几分自觉和善的笑容。

    心中却暗暗颤栗,杜迪安居住在这教皇才能居住的至圣神殿中,显然,这次外壁区的变故,便是因面前这个曾是阶下囚的少年而起!

    而且,旁边还有这位鼎鼎大名的传奇少女,难道说,龙族已经准备掌控外壁区,跟修道院开战?

    “教皇交替的事情,修道院已经知道了,派你们过来,无非是刺杀新任教皇,并且擒拿黎塞留?!倍诺习材坏溃骸安灰绦宜P⌒乃剂?,我只想知道,修道院目前的情况,以及内壁区目前的局势?!?br />
    弗朗西斯见杜迪安全都料到了,脸色微微变化,上次擒拿此人时他印象深刻,早就知道领略过这少年的聪慧,今天多半是难以善罢甘休,他立即道:“我们知道的,你基本都说了,至于内壁区的局势,不知道你想了解哪些,否则我不知该从何说起?!?br />
    “魔物研究所的事情,狩魔家族龙族的事情,内壁区贵族的事情,以及,你们修道院的事情?!倍诺习怖渖溃骸鞍涯阒赖亩妓党隼?,你们几个,谁说的多,谁就活!”

    弗朗西斯脸色一变,顿时感觉到背后几人有些骚动,他知道杜迪安心狠手辣,又有这位传奇少女在旁,想要趁机脱逃是白日做梦,立刻道:“我说,龙族近来没什么大事,哦,对了,龙族前端时间圣女交替……”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旁边的海利莎。

    “继续说?!?br />
    “是……”

    片刻后,弗朗西斯陆续说完。

    杜迪安望着他后面几人,“有补充的么?”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杜迪安缓缓走了过去,从其中一个青年身边经过,这青年尚未来得及松口气,陡然颈脖一痛,意识瞬间被斩断,身体软倒了下去。

    “你!”旁边二人看见杜迪安偷袭这青年,惊怒地握紧兵器,想要出手,但又忍住。

    杜迪安甩动着匕首,冷声道:“没有补充的么?”

    二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女人道:“我们说了,你就真的会放过我们么?”

    “当然?!倍诺习驳坏溃骸拔宜祷跋蚶此闶??!?br />
    二人对视一眼,女人咬牙道:“队长刚才没有说修道院的核心事情,我可以补充,我们修道院花费心思掌控外壁区,第一是因为我们修道院很久以前的一位传奇传教士留下的告示,让我们教化蛮夷,不可轻易舍弃生命,第二点,我们修道院在教化外壁区时,发现外壁区的人口并不少,尽管条件恶劣,但人口却接近内壁区的人口,于是将外壁区纳入了我们修道院的战略部署地,至于具体要做什么部署,我就不清楚了,但似乎是为将来的战斗做后手准备?!?br />
    “为什么没派你们这些圣徒过来坐镇?”杜迪安问道。

    “派了?!迸说溃骸芭闪宋逦患嘟淌?,这样的力量,足以监视外壁区了,但没想到这次全都折损了?!?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向旁边的另一个年轻人道:“你有什么补充的么?”

    年轻人脸色苍白,道:“我,我想说的跟他们一样?!?br />
    “你呢,没有再补充的么,你们中只能活一个?!倍诺习餐蚋ダ饰魉?。

    弗朗西斯满头冷汗溢出,心情复杂矛盾,背后的几人可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说,我说?!备ダ饰魉惯袅巳?,咬牙道:“其他的我们知道的都跟你说了,我还知道一点,刑部长老的魔痕是传奇魔痕狩影者!”

    “弗朗西斯,你!”后面二人望着他,满脸涨红,愤怒不已。

    杜迪安微微皱眉,这消息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不过都说到这份上了,可见已经将三人压榨得不剩什么了,再说下去,就该说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去了,他沉吟少许,抬手晃动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