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瑞忙道:“殿主,没这么严重,再说了,就算是内壁区有行动,我们主动示好,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吧?”

    “愚蠢!如果教廷背后是内壁区在策划,你以为军区,审判所会没有行动吗?!”维克-琼斯恼怒地看着他,“他们背后都有内壁区的大势力撑腰,我们骑士殿堂虽然在外壁区风光,但在内壁区却根基浅薄,跟他们完全不能相比,一旦他们将内壁区的战火通过外壁区当预热,我们骑士殿堂首先遭殃!”

    波瑞呆住,其他长老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这样的秘辛,以前从未听他说起过。

    维克-琼斯望着他的反应,没有再隐瞒,道:“我们骑士殿堂这么多年来,各方结交,既得到外壁区贵族的爱戴,又得到教廷的尊敬,即便是军区,也不敢轻视我们,表面看上去,我们很强大,是所有的骑士信仰所在,但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固步自守,从来没有积极发展势力?”

    “那不是因为,我们信奉的准则,不得无故与人争斗,而是我们的底子,没他们雄厚!”

    听到他的话,波瑞脸色微变,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束缚住他们的,并非自己所尊敬和信仰的准则,仅仅是最俗气,最直白的东西,不够强!

    ……

    ……

    次日,杜迪安回到元素神殿,他的出现顿时引起无数的围观和欢呼,在巴顿继位教皇时,最兴奋的便是元素神殿了,自从杜迪安以秘密勾结黑暗教徒的罪名被逮捕后,元素神殿的整体氛围便一直陷入低迷状态,在外界的形象,也下降了不少。

    即便是在上面的封口条例下,神术师们私底下也会议论着这件事,毕竟,他们没有办法就这样忘记这个人,无论是制作什么神术时,都会不自禁地谈论到此人,尤其是木系和雷系的神术师,在杜迪安离开后,便一直钻研着杜迪安留下的木系神术和避雷针等神术的原理。

    “杜迪安”这个名字,已然成为神术师道路上不可绕过的一座丰碑!

    尽管“气”系神术被禁,但依然不乏最初对气系神术心动的神术师们,在自己的古堡里偷偷研究,毕竟,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魅力大到无可比拟!

    “杜大师!”

    “杜迪安大师!”

    “老师!”

    “老师!”

    在一片拥护的呼喊声音中,杜迪安听到一个不同的称呼,他顺着声源望去,只见一个小个身影在人群中拼命地向这里挤来,嘴里不停地叫着“老师”,但声音被周围淹没,若非他听觉惊人,多半也难以察觉。

    看见这人,杜迪安立刻想了起来,这是他被抓入内壁区时收的一个学生,似乎叫爱德华。

    “老师!”爱德华用尽全身力气地向前挤去,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

    杜迪安向爱德华走了过去,人群很快分开,露出里面拼命挤出来的爱德华。

    “老师??!”爱德华望着近在咫尺的杜迪安,激动得险些流下泪来,满脸涨红。

    杜迪安看见他的表情,便知道不单单是喜极而泣,问道:“我离开后,受了委屈么?”

    爱德华含在眼眶中的泪水顿时滚落而出,没想到杜迪安见面后的第一句话,便直击他的内心深处,只觉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在这一刻似乎都不算什么了,他咬着牙,抬手抹掉从脸颊上滚落而下的泪水,道:“没有,老师,我没有受委屈!”

    杜迪安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深问,只道:“从今以后,你不会再受委屈了,在我离开时受的委屈,你就当成长的经验吧?!?br />
    “嗯!老师!”爱德华用力地点头,湿漉漉的眼眶中露出一丝决然。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走?!?br />
    “是,老师!”爱德华坚定地道。

    杜迪安一手牵着海利莎,慢慢地顺着元素神殿走去,经过一座座建筑,转了一圈后,便直接下了山,没有去跟这些神堡中的大师们会合。

    爱德华跟随着杜迪安一同上了马车。

    杜迪安和海利莎坐在车厢里面,爱德华坐在旁边,在杜迪安的询问下,诉说着自己这段日子的生活。

    杜迪安静静地听着,跟他想到的差不多,因自己被逮捕时的恶劣名声所牵连,这个当了自己学生,却没有跟自己学过一天的孩子,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尤其是跟他生活在一起的人,每日以取笑他为乐。

    即便他想要关紧门钻研自己的实验,但奈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初级神术师,被迫要跟其他人同住一间房,并没有单独分配的城堡,而且制作神术的资源需要向上面申请,遭到不少阻碍,生活得无比苦闷和憋屈,甚至没有人愿意再教导他新的神术知识,毕竟,他的老师身份太敏感。

    杜迪安望着车厢外面的风景,静静地眺望着远处。

    爱德华说完后,也顺着杜迪安的目光望去,很快思绪飘远,在一座座青山和建筑掠过时,他忽然间觉得,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世界很大,他要凭自己的努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杜迪安带着爱德华来到了巴顿居住的至圣神殿,同时让卡奇将自己的行李搬运了一些过来,这些行李无非是一些他需要的实验材料。

    至圣神殿非常大,杜迪安占用了大部分面积,爱德华被杜迪安打发到山顶外面的偏殿居住,巴顿虽跟杜迪安共处一室,但白天都在广场上待着,练习杜迪安传授给他的剑术,由杜迪安带来的剑术天才莱利从旁指导。

    在借用了黑暗教廷长老的兽胶面膜改变脸型的情况下,没人认出这位指导新任教皇练剑的人物,就是曾经光明教廷上下无人不知的剑术天才莱利。

    转眼间,杜迪安已经搬到至圣神殿居住了三天。

    呼!杜迪安忙完实验,来到床边,点燃一根香烟吸入,轻轻吐出烟雾,从窗外眺望着远方,那里是内壁区的方向,依稀能看见叹息之墙的轮廓。

    “少爷,您和黎塞留大人为什么都喜欢吸这个烟,它很好么?”巴顿进入神殿,看见站在床边的杜迪安,不禁好奇道。

    杜迪安没有回头,被烟雾模糊的眼眸中露出一丝默然,缓缓道:“也许是因为它只伤肺,不伤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