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披着华丽高贵的服装,站成两排,表情恭敬,态度虔诚,像是在为平民祈福,取自魔物体内的萤光石散发出圣洁柔和的光辉,照耀在大殿内,也照在他们身上,脸上,甚至连每一根眼睫毛都在柔和的光辉中,散发出庄严,神圣的气息。

    在这些人后面的高高台阶上,站着一个手持权杖,头戴王冠的身影,穿着披星戴月般华丽衣袍的老者,气质儒雅,表情温和,但鬓角的白发和微微凹陷的双眼,显得有几分憔悴。

    巴顿看见这个儒雅老人,心中一震,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迈不动脚了。

    “教,教皇大人!”巴顿怔怔地仰望着他,心中充满震撼,以及难以形容的敬畏,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亲眼见到这位伟大的教皇陛下。

    黎塞留俯视着这个战战兢兢的少年,眼眸微微眯起,后者虽然其貌不扬,且没有半分出色之处,但能够得到多疑的杜迪安的信任,却是让他吃惊的。

    左右两排的人纷纷望向这个少年,目光隐晦、且尖锐地打量着他,想要看看此人究竟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居然能成为新的教皇。

    只是,望了片刻,所有人都发现,后者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普通见习骑士,单是外表就毫无气质,要知道,在很多时候其他人并不知道你的内在,往往是通过你的气质和外表来臆想你的为人、品性,而这少年的外在和气质,却实在无法跟“教皇”这样的身份相匹配。

    巴顿头一次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感觉心跳加快,全身像压着一座大山,喘不过气,似乎连衣服下掩盖的辐射暗斑,都暴露在了空气中,让他毫无安全感,紧张得全身冷汗直冒,但又羞于表露出来,只暗暗强忍着,在厄尔诺林的引领下,慢慢地挪步朝大殿内走去。

    黎塞留静静地注视着巴顿,等他走进后,温和的脸上才慢慢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巴顿先生,明天就是你继位成为新任教皇的时刻,你准备好了么?”

    巴顿听到他说话,心头一跳,结结巴巴地道:“教,教皇大人,我,我……”

    看见他这样的反应,边上两排的人微微皱眉,但都自觉地微低着脑袋,没有明显表露出来。

    黎塞留微微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轻声道:“你不用紧张,当初我担任教皇时,也跟你一样心神惶惶,甚至一晚上都没睡着呢!”说到这里,轻轻笑了起来。

    大殿内紧绷的气氛顿时缓和,其余人面面相觑,心想这倒也是,换做自己继位教皇的话,多半也紧张和激动得发抖了。

    巴顿看见他温和的样子,顿时感觉倍感亲切,用力点头道:“我知道了!”

    黎塞留微笑道:“明天继位教皇时,你需要诵念圣典,这个你今晚准备一下,到时可不要出了差错。另外,这继位仪式会有许多贵族,以及军区的大人物过来观看,在仪式上更不能出差错,以免被人笑话,知道么?”

    巴顿吓得一跳,“还要诵念圣典?”他认识的字可不多,而且是近些年改编过的字,而圣典著作较早,上面都是以前的古字,他未必能全都认得,到时要是读到一半不识字了,那岂不是太尴尬?

    黎塞留目光微微闪动一下,轻声道:“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挑选其中一篇诵念就行,无需全篇诵念,等会儿晚上我会让人过去指导你?!?br />
    巴顿松了口气,刚想说那太好了,又觉这样说话太随意,只得讪讪地道:“多谢教皇陛下?!?br />
    “晚上仪式就会预演,你先熟悉熟悉?!崩枞粑潞退档?,然后转头向旁边两排的人道:“明天的继位仪式,各位不要出任何差错,所有的文书务必准备齐全,这件事容不得半分马虎,知道么!”说到这里,表情严厉无比,丝毫没有对待巴顿的柔和态度。

    “是!”众人齐声应道。

    厄尔诺林同样应了一声,心中暗暗叹息,知道事已成定局,无力更改。不过,这对他而言,倒也不算是最糟糕的事情,他猜想,其他主教之所以会同意,多半是想到一个原因——这个小鬼当教皇,至少比黎塞留当教皇要好,在他根基不稳时,能够将其架空,甚至极大程度掠夺资源为自己所用!

    这是黎塞留在任时所无法办到的,其次,这小鬼太普通了,即便将来得到教廷的资源栽培,一时半会儿也难成大气,未来将其取代的把握性,远比取代黎塞留更大!

    从这些方面来说,这是一个较大的好处。

    想到这些,他心中也暗暗释然了,忽然觉得瞧着这小鬼,顺眼了不少。

    一夜转眼过去。

    光明教廷的圣马可广场上整晚都在进行仪式预演,巴顿参加数次,熟悉之后,便在黎塞留安排的人指导下,阅读光明教典了。而其余的光明骑士、骑士长以及光明牧师,仍在一遍一遍地预演,直到彼此配合完全没有差错,才结束了这场盛大的演习。

    曙光从乌托山斜照而下。

    虽是清晨,山下已经极为热闹,成群结队的马车缓缓驶来,马车上插着各个贵族的旗帜,其中还有军区马车,以及审判所,骑士殿堂等大人物的马车驶来。在街道路边赶来观看这场盛大仪式的行人看见穿梭而过的马车,兴奋激动,指指点点。

    咚~咚!

    圣钟敲响,回音传遍整个乌托山。

    宏伟的仪式在圣马可广场上开始进行,这座承载了两百多年岁月的广场上,一座座历任教皇的雕塑高耸巨大,俯视着广场上密密麻麻的身影。

    随着诗篇、音乐的响起,巴顿和黎塞留入场,登上最高祭台。

    巴顿何曾见过这么多人,放眼望去,全是黑漆漆的脑袋,以及欢呼声,他紧张得背上全是冷汗。

    黎塞留察觉到他的局促,引导着他慢慢顺着仪式进行下去。

    片刻后,随着交替仪式结束,黎塞留退下了祭台,只留巴顿一人在上面诵念光明圣典。

    退下来的黎塞留返回到广场后面的大殿中,此刻大殿内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侍卫,所有人都聚集在前面的广场上。黎塞留推门而入,走入大殿中央,仰头望去,只见大殿后面的教皇王座上,一个黑发少年舒坦地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杵着腮帮,望着地面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