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厅内其他人已经散去大半,剑王刚要离开,忽然听到杜迪安的话,不禁微怔一下,他转过身望着上方端坐的黑发少年,目光微微闪动一下,面色自然的微笑道:“议长大人能够看中他,是他的福分,属下十分乐意将他献给大人,还望大人不要嫌弃?!?br />
    “多谢?!?br />
    剑王转身向身后的侍从道:“黑鸦,议长大人既然看得起你,你就跟着议长大人好好干,可别丢我的脸,知道么?”

    黑鸦点头,“知道?!弊废蚨诺习驳溃骸昂谘辉敢馐乃雷匪嬉槌ご笕??!?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等剑王和厅内其余长老全都离开后,转头向一旁恭候的菲兰-克斯道:“菲兰族长,军区这边的事情,还得劳烦你多多应付,等此次事成后,我自当提拔你!当初冥王包藏祸心,得到副议长之位还不满足,想要暗杀于我,如今他已经死去,这副议长的位置却一直空着,导致我们黑暗教廷的许多事情,都需要我亲自主持,有时也分身乏力!”

    菲兰-克斯一怔,顿时心脏咚咚狂跳,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恭敬无比的低头道:“议长大人,菲兰家族定当全力完成您的吩咐!”

    杜迪安微微点头,“你先下去吧?!?br />
    “是?!狈评?克斯恭敬点头。

    等菲兰-克斯退下后,杜迪安瞟向一旁静默低头的黑鸦,冷不丁地道:“黎塞留给你起的这代号挺不错嘛,‘黑鸦’,信鸟中最迅捷的种类,寓意倒是挺好?!?br />
    默默低头的黑鸦身体一抖,慢慢地抬头望着杜迪安,道:“黑鸦听不懂议长大的人的话,还请大人明示?!?br />
    “先前会议上不是说了么,教皇被我劫持了,他已经把什么都招供了,莱利先生?!焙谘涣成⒈?,默然片刻,直视着杜迪安的双眼,道:“那么,您打算杀了我么?”

    “如果要杀你,又何必跟你啰嗦?!倍诺习驳坏溃骸袄枞粢丫阋牌?,你的生命本该结束,但我愿意再给你一次生命,效忠于我,怎么样?”

    莱利目光微动,凝视着他,过了片刻,才道:“我愿意?!?br />
    “很好?!倍诺习参⑿Φ阃?,轻轻拍手。

    旁边担任侍从的卡奇会意,转身来到大厅后面,“都出来吧?!逼毯?,一群脚步声响起,在卡奇的身后跟着一群衣着绸缎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身上穿着贵族才普遍穿的绸缎衣服,但无法掩盖脸上,手臂上,颈脖上暗褐色的伤疤,以及眼中的憔悴。

    莱利看见这些人,顿时脸色大变,身影一晃,飞速迎了上去,扶住最前面的一个背脊佝偻的中年人,看着他手臂上和颈脖上丑陋的伤痕,不禁眼眶泛红,全身微微颤抖,猛地转头直视着杜迪安,低吼道:“你要杀就杀我,为什么要折磨我的族人?!”

    杜迪安没有说话,被莱利搀扶着的中年人却连忙道:“莱利,不要乱说,我们多亏了这位大人相救,才能活下来,他可是我们的大恩人!”

    莱利一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杜迪安,顿时知道自己失言,全身惊出冷汗,忙低头向杜迪安道:“议长大人,对,对不起,黑鸦刚才冒犯您了,黑鸦该死,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能原谅黑鸦的族人,他们是无辜的……”

    杜迪安微微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平静地道:“我从不会伤害忠诚于我的人,同样也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你不必担心?!?br />
    “多谢大人!”莱利心中感激,低头道。

    “孩子,看见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敝心耆送爬忱?,满脸心疼,伸手捂住他的脸。

    莱利怔怔地看着他,眼眶泛红,道:“父亲,你们怎么会受伤,是谁害了你们?”

    “我也不知道?!敝心耆宋⑽⒁⊥?,叹息道:“这个回去再说,我们得好好感谢这位大人,若不是他,我们还会遭受更多折磨!”

    莱利点点头,忽然想到什么,向后面的人群中一扫,顿时脸色变了,毫无血色,“母,母亲呢?”

    中年人微微张嘴,又止住了声,脸色难看,攥拳低下头去。

    杜迪安缓缓开口,满脸歉意,道:“抱歉,我们去晚了一步,你母亲已经死了?!?br />
    莱利如遭雷击,呆在当场。

    中年人低头道:“他说的没错,你母亲……她承受不住,已经去了?!?br />
    莱利感觉身体摇摇欲坠,后退几步,绊倒在椅腿上,一屁股坐在了一张长老的椅子上,但此刻他毫无所觉,就这么呆呆地坐着。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转头向中年人道:“你们好好叙旧,我先走了?!?br />
    中年人见他出声,敬畏地道:“多谢大人!”

    杜迪安当即牵着海利莎离开了,卡奇紧随其后。

    等杜迪安等人离开后,过了许久,莱利眼中的木然之色渐渐恢复,立刻站起,一个箭步冲到父亲面前,紧盯着他的双眼,道:“父亲,是不是他派人害了你们,又假装去解救你们?!”

    中年人一怔,脸色变了变,皱眉道:“应该不会吧?”

    莱利立刻问道:“你们遇害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的十五号,距离现在有一个月了?!敝心耆肆⒖趟档?。

    莱利微怔,松了口气,道:“看来不是他?!?br />
    “你怎么知道?”

    “他知道我的身份,是从教皇那里得到的,他才劫持教皇没几天?!崩忱垌⑽⒚衅?,闪过一丝森寒杀意,“害你们的另有其人,我一定会找出谁是凶手!”

    中年人恍悟过来,点头道:“这位大人活捉了一个人,正在替我们严审,应该会有消息?!?br />
    “是么?”莱利一怔。

    ……

    ……

    时间到了晌午。

    外壁区和平民区等各处街道酒馆上,全都谈论着这次光明教廷的教皇交替事情,尤其是关于新任教皇的来历,是所有人最好奇的地方,而对于教皇为什么交替,他们反而不太关心,第一是没想到那么深,第二是即便想到了,也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无法知晓其中原因。

    而对于既定的事实,所有人反而更想知道,接下来担任教皇的人会是谁,是否是他们熟悉的红衣主教,又或是某个被光明教廷隐藏的秘密人物?

    “听说,这新任教皇非常年轻,肯定是个天才?!?br />
    “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教皇,应该是神的指示吧?”

    “光明神怎么不眷顾我呢,我不要当教皇,当一个光明骑士就行了?!?br />
    “你的信仰是女人,光明神没净化你就不错了,你个败类!”

    在酒馆的一片谈论声中,忽然有一个清亮的声音说道:“据我所知,这位新任教皇是光明教廷百年一遇的天才,在十岁以前就展露出不凡的才华,得到了光明神的入梦指示,后来便一直被光明教廷秘密?;ぷ?,当成教皇接班人栽培,据说他不但精通诗歌,音律,在剑术方面更是了得,从小便有大光明王秘密传授剑术,如今只怕已经能够出师了吧?”

    听到这话,其余人不禁望了过去,一个握着扎杯喝得满脸通红的壮汉粗声粗气地道:“你又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人仰头喝了一口酒,大笑道:“你们没看光明教廷的专报吧,上面都写着呢,而且今天我看了安东尼亚大师新出的诗歌,通篇都是对新任教皇的赞美之词呢!你们说,如果不是一个贤德的人,安东尼亚大师为什么会这样赞美他?要知道,安东尼亚大师可是出了名的高傲,从来不会奉承任何人,曾经还写了一首诗痛骂军区的某位将军呢!”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有些吃惊,面面相觑,先前的壮汉瞪着铜铃般的眼睛,道:“你难道看过光明教廷的专报?你是光明教廷的人?”

    这人得意地道:“我虽然不是,但我有个朋友是,我是从他那里听说的,这件事早已轰动了整个光明教廷?!?br />
    众人恍然,不禁有些惊奇。

    “牛掰!没想到安东尼亚这样的大师,居然会写诗歌颂这位新任教皇,我记得上任教皇继位时,安东尼亚大师都没有写诗歌颂吧?”

    “屁话,上任教皇黎塞留大人继位时,安东尼亚大师还在穿开裆裤呢!”

    “哈哈哈……”

    “你们说的安东尼亚大师是谁???”

    “你个文盲,连安东尼亚大师都不知道?你白看诗了?!?br />
    “你都说人家文盲了,文盲怎么会看诗?”

    酒馆里又恢复乱糟糟的你一言我一语的状况,先前说话的那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掏钱付账,随即不动声色地离开了酒馆,朝着街尾走去,又钻入另一家酒馆中。

    杜迪安离开菲兰家族后,忽然想到疏漏的一事,向卡奇道:“你去通知鹰眼,让他去办一件事?!钡奔锤蕉虑楦嫠吒?。

    卡奇听完,怔了一下,低头应诺,“是?!?br />
    乌托山旁边的小山丘上,巴顿和其余的见习骑士一同值守在山岗上,忽然,山下十几匹快马驰骋而来,全都是品种优良的雪白狼马,速度极快,牙又锋利,是正规光明骑士的专属坐骑。

    在马背上坐着清一色的亮银色铠甲身影,在这些正规光明骑士铠甲身影前面,是一个鲜红的长袍身影,如雪地里盛开的浓烈火焰,充满神圣的感觉。

    看见这血红长袍,职守的巴顿等人目瞪口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没错,是红衣主教的衣服!

    居然有红衣主教来到这里!

    所有人都惊呆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强忍激动挺直了腰杆,站得笔直。

    厄尔诺林骑马来到山岗前,根据画像,一眼便看见人群中熟悉的面孔,他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妒忌,但知道事已至此,他也无法挽回,当即翻身下马,来到这人面前,微微欠身,道:“阁下是巴顿先生么?”

    巴顿呆住。

    在他身旁的其他见习骑士也傻眼,眼珠子瞪得滚圆,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巴顿……先生?

    红衣主教……居然这样称呼他?

    巴顿反应过来,紧张得有些结巴,“是,是我?!?br />
    厄尔诺林看见这样的反应,心中再次叹了口气,心想整个光明教廷上下,比这条件好的人能排到黄金之壁外面去,真搞不懂黎塞留为什么会偏偏选了这么一个废物。

    想归想,他还是保持着礼貌,道:“巴顿先生,您有空么,请跟我们来一下?!?br />
    巴顿呆了呆,忽然想到杜迪安之前说过的话,他心中猛地一跳,难,难道那不是玩笑话?!

    “有,有空?!彼τΦ?。

    “请跟我来?!倍蚨盗值奔醋砘氐铰砬?。

    巴顿愣愣地跟在他身后。

    其他见习骑士看见这一幕,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这个来自落魄贵族的木讷小子,居然被主教给赏识了,简直孰不可忍??!

    他们知道,从今以后,他们将失去了一位免费的洗衣工,而且还得仰视着这个人。

    厄尔诺林看见巴顿呆傻的样子,指着一匹空出来的马,道:“巴顿先生,请上马?!备账低?,忽然想到一个见习骑士还无法驯服雪狼马,刚要上前出手,却忽然见到巴顿身体一翻,揪着马毛就跨到了这匹马上。

    这雪狼马仰天嘶吼两声,原地转了数圈,想要将背上的人甩下。但马绳被巴顿紧紧拽着,在他的控制下,不消片刻,这匹雪狼马便安静了下来。

    厄尔诺林看到这里,微愣一下,目光微微闪动,转身翻上自己的马,道:“巴顿先生,请随我来?!?br />
    “是?!卑投俸┖竦氐阃返?。

    顺着蜿蜒山道而去,片刻后,厄尔诺林带着巴顿来到了乌托山顶上,下了马,众人徒步经过圣马可广场。

    巴顿头一次来到这里,望着雪白巨大的广场,感觉自己渺小至极,心中充满紧张,更多的却是期待和一丝害怕,当初杜迪安曾告诉过他,七天后,他会成为新的教皇,到时他只需继位便可,其余的事情都不用管,他会打理好一切。如今看来,这比玩笑还过分的话,似乎成真了。

    就像美梦,扑到了现实中。

    “这是梦?这不是梦?”巴顿用力捏着手指,指甲深深刺进去,疼痛感让他感觉无比的踏实和激动,但更多的是害怕,在他心目中,教皇是至高无上的,而自己籍籍无名,真的能当教皇吗?其他人会同意吗?会不会嘲笑自己?当了教皇后,自己能管理好光明教廷吗?又该怎么管理呢?

    这些念头在他心中反复掠过。

    如果厄尔诺林知道他此刻的想法,心中多半会感到无语,然后蹦出两个字:无知。

    巴顿并不知道,教皇的地位和意义,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如果有人知道这真实的情况,绝不敢相信一个毫无背景又毫无功勋的见习骑士,能够担任教皇。

    然而现实却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滚动,即便是为巴顿引路的厄尔诺林,都感觉有些看不清了,他无法相信,其他的七位红衣主教,怎么会同意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他之所以同意,是因为命令是黎塞留传达下来的,他又是黎塞留的心腹,无法拒绝,但其他人可并非如此,但主教会议开始后,表决的票数跟他想的完全不同,所有人竟高度一致的同意!

    无一人否决这位见习骑士,从最底层,一跃成为最顶层的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