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山的一间华美殿宇中,负责照顾“小少爷”的女佣在房间内到处张望着,这房间实在太大,像一间大殿的厅堂,穹顶高耸,面积又开阔,难以想象这只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孩子居住的卧室。

    “小少爷,快出来,不要躲了?!迸督孤堑睾暗?。

    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中,传的很远。

    见呼唤无效,女佣不得不走入房间各处搜找。当她深入到房间后,从距离房门边的一根石柱后,蹿出一道身影,飞快冲出了房门,嘭地一声关门声,将女佣惊动,回头望去时,顿时大惊失色,急忙追了上去,“小少爷,您不要出去,快回来……”一边叫着,一边拉开门追了出去。

    走廊外的拐角处一道小身影快速消失。

    铂伊斯一路向前跑去,很快跑出了广场,来到一条通往山顶圣马可广场的白玉般的台阶前。职守在台阶处的两名光明骑士看见这个小少爷,忙恭敬行礼。

    铂伊斯立刻道:“他们说我爷爷失踪了,是真的么?”

    两位光明骑士面面相觑,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劝另一人不可多嘴。

    铂伊斯年龄虽小,但向来鬼灵精怪,看见这人使的眼色,顿时愤怒了,叫道:“你们要不说实话,我就把你们贬到外面,当见习学徒,天天追捕黑暗教徒!”

    两名光明骑士脸色微变,虽然这位小少爷没有这样的权利,但……他的爷爷教皇大人有??!而且照顾他的乳娘,向来宠溺他,又是八大红衣主教之一,如果被这个小家伙告状到她那里,自己妥妥的要被撤职了,天天追捕黑暗教徒?开什么玩笑,那是不要命的事!

    另一个骑士忙赔笑道:“小少爷,您别急,教皇大人并没有失踪,只是遇上一些问题,暂时离开了乌托山,正在别的地方秘密规划着剿灭黑暗教廷的事呢?!?br />
    铂伊斯直视着他,“真的吗?”

    “真的?!逼锸苛⒖趟嗳坏?。

    看见他认真的目光,铂伊斯暂且相信了,他哼了一声,道:“让开?!?br />
    二人离开让开。

    铂伊斯当即顺着台阶飞速向上跑去,一步跨出四五个台阶,速度快得惊人,像是一头林间猎豹。

    两位光明骑士转头望着这位小少爷飞快离去的背影,暗暗咋舌,先前一人低声惊叹道:“小少爷的力量,估计比咱们两个都强吧?”

    “何止……”另一个骑士感慨地道:“小少爷可是从三岁时就被大光明王训练,如今都九岁了,如果战斗的话,估计能跟大骑士长比划一二呢!”

    “等小少爷长大,就是未来的大光明王了!”

    在两位光明骑士唏嘘感叹时,铂伊斯顺着山道飞速向上跑去,在跑到一半时,陡然,台阶旁的山林间一阵狂风卷来,顿时落叶纷飞。

    铂伊斯抬手遮眼,狂风消失了,等他手掌放下时,顿时看见面前被一道阴影笼罩。

    “你……”铂伊斯吃惊地看着这人。

    ……

    ……

    乌托山边缘的一座小山上,这里居住着驻守乌托山的见习、以及初级光明骑士,在其中一间较为简陋的屋舍中,巴顿抱着自己堆积几天充满汗臭的衣物来到外面的井边,舀水倒入木盆中,然后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先让这些衣服浸泡一会儿再洗。

    他刚返回屋舍,尚未坐下,一个平淡地声音忽然在房间中响起:“好久不见,过得还好么?”

    巴顿耸然一惊,骇然望去,顿时看见自己的床铺边,坐着一个黑发身影,等看见他的面容时,巴顿顿时惊呆了,错愕地道:“杜,杜迪安?”

    他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只有我们才能进来,你,你是偷偷潜入进来的?”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道:“我来这里,是找你的?!?br />
    “找我?”巴顿这时忽然注意到,杜迪安背后的床上,还躺着一个小孩身影,似是睡着了。

    “我的事情,你听说了么?”杜迪安静静地道。

    巴顿反应过来,他被杜迪安送入一个落魄贵族家庭后,在光明教廷招手见习骑士时,参加了考核,虽然他的发色不是金色,身体也有一些畸形和毛病,但因为是户籍出自贵族的原因,还是顺利通过了考核,成为了光明教廷的一员。而成为见习骑士之后,他的生活和认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那个从贫民区偷偷摸摸偷渡到商业区的穷小子,也不再是活在杜迪安羽翼下的一只没有巢的鸟儿。

    作为一个见习光明骑士,他自然也有权利免费看光明教廷的报纸,从上面看到了不少的东西,也学到了不少,同样也从上面看见了杜迪安刊登出的杜迪安勾结黑暗教徒,被逮捕到内壁区的消息。

    “我,我听说了?!卑投倏醋琶媲盎钌亩诺习?,感到不可思议,他不再是那个抬头仰望只能看见商业区的穷小子了,他知道,在他从小偶尔听闻到的内壁区,才是最神秘的地方,远比商业区还要强大,即便是在商业区混得风生水起的古老贵族,都拼了命挤破脑袋想要加入内壁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被抓到内壁区去了么?你……从内壁区偷跑出来了?”

    杜迪安点头,然后凝视着他,道:“我现在需要你,你还愿意追随我么?”

    巴顿呆住。

    继续追随杜迪安?

    这个问题,在杜迪安没有出现时,他便曾试想过,也问过自己,每当夜深人静时,他便暗暗反问着自己,答案曾坚定过,也曾动摇过。

    毕竟,曾经在孤儿院过的贫穷日子,深入骨髓,让他不堪回首,而追随杜迪安后,每天也是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担心被审判所的人找到,担心被光明教廷制裁,担心被丢到火架上当成邪恶教徒烧烤。

    如今成为了一名见习光明骑士,虽然日子谈不上多么优越,但至少吃得饱,穿得暖,而且能够抬起头做人,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在大街上,周围的人看过来的目光,也不再是鄙夷的,嫌弃的,而是敬畏,这是以前他不曾幻想过的事情,哪怕在追随杜迪安时,他有钱过,但被人观望的目光,依然是带着厌恶的,因为他的发色,以及他身上的辐射暗斑。

    但如今,这些都被光明骑士雪亮的铠甲所包裹,不再让他感到自卑。

    “放弃这一切,追随他……”巴顿心中暗暗地问着自己,值得么,舍得么,愿意么?

    杜迪安同样静静地凝望着他。

    过了许久,巴顿深吸了口气,认真地看着杜迪安,道:“我愿意!”

    杜迪安微怔,平静的眼眸中慢慢流露出一丝柔和,但转瞬便消失不见,平静地道:“真的么?”

    巴顿重重点头,“真的!”

    “为什么?”

    “因为我说过,我愿意追随你一辈子!我虽然笨,但我至少还知道,说过的话,就一定要遵守,这是承诺??!”巴顿一字字认真地道。

    杜迪安微微默然,过了一会儿才道:“你的选择,是正确的?!?br />
    巴顿露出了笑容,随即叹了口气,苦笑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我是不是疯了,居然把这么好的工作丢了,跟随你一起疯狂,不过,当初我的命是你给的,我能够来到这里,能够加入光明教廷,也是你带来的,所以,虽然有点不舍,但做人不能忘本,不是么?”

    杜迪安凝望了他片刻,慢慢站起,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顿咧嘴笑道:“你不用安慰我,咱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抱歉,害你丢了这份工作,我会弥补你的,再过几天,就会给你找到一份新的工作?!?br />
    “这样的工作我都舍弃了,其他的新工作也不用找了,我就跟着你干了!”

    “新工作是当教皇,愿意干么?”

    “啥?”

    ……

    ……

    从巴顿的住所离开,杜迪安来到了附近的一间旅馆中,只见海利莎坐在房间中,一动不动,跟他离开时的坐姿一样,他立刻上前牵住她,低声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br />
    海利莎默默不言。

    杜迪安握住她纤细冰凉的手掌,低声道:“我们现在就回去,接下来我都陪着你,你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海利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杜迪安抬头望着她,眼眸中极尽温柔,道:“我们走吧?!崩潘哟采险酒?,然后拎着昏迷的铂伊斯,从窗外离开了这间旅馆。

    回到古堡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太阳落山。

    黎塞留被监视在古堡中,不能外出,也不能传信,时刻有人看守,当杜迪安回来时,他立刻看见被他带回来的一个熟悉身影,当看清面貌时,他顿时感觉到全身鲜血像是凝结一般,冻得发冷,他手指颤抖,只觉剧烈地怒火从胸腔中蔓延,像是要炸裂全身,他死死地盯着杜迪安,道:“你把他怎么了?!”

    “只是昏迷了,还没死,别担心?!倍诺习部醇姆从?,淡然道:“看来没有抓错人?!?br />
    黎塞留顿时清醒过来,但仍感到不受控制地愤怒,他咬牙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我已经效忠你了,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要用一个孩子来要挟我?!”

    “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筹码?!?br />
    “你!”黎塞留气得攥紧了手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找到他的?”

    “你不是招供了第九区的长老么?”杜迪安淡然道:“你能出卖别人,别人为什么不能出卖你?”

    黎塞留脸色一变,惊怒地道:“他不会出卖我的,你把他怎样了?”

    “杀了?!倍诺习部醇饽Q?,也懒得再戏耍,“他的确很忠诚于你,被我活活折磨致死,才将你的信息一点一点地挤出来,真是可惜了?!?br />
    黎塞留怒吼道:“你个人渣??!”

    “人渣的意思,是人类中的渣滓,就是不可利用的废物,显然,我不是?!倍诺习财骄驳?。

    黎塞留咆哮道:“以你的手段,有很多方法能让他招供出我的信息,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这样效率?!?br />
    “你!”黎塞留后槽牙咬得咔咔作响,拼命忍耐,“他以前是图书管理员,从没有离开过图书馆,一生没有干过任何坏事,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猪也没有做过坏事,不也死了?”杜迪安淡漠道。

    黎塞留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还有这颗仁爱的心,以后就多多配合吧?!倍诺习步了菇桓员叩母窭忱?,道:“带下去,你亲自看管,这小鬼的力量,接近高级狩猎者?!?br />
    格莱莉听得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这个小孩,这么小居然就有接近高级狩猎者的力量?

    人比人气死人,她总算体会到了,有背景和没背景的差距,从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黎塞留怒不可遏地看着杜迪安,他知道这时候发怒是没有意义的,表现的越愤怒,反而越落入的圈套,他深深吸气,道:“你已经掌握了我的性命,要是出事了,我的命你随时能收割,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对于有用的牌,多加几套防护总是没错的?!倍诺习菜嬉庾缴撤⑸?,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你什么事都没有,你愤怒什么呢?是愤怒你要背叛我,却无能为力?”

    听到这话,黎塞留顿时收起了脸上的愤怒,低头道:“没有,我从没想过背叛你?!?br />
    杜迪安摆手,“闲话不说,五位监教使我已经解决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说来听听?!?br />
    黎塞留心中一震,骇然抬头,“五,五位监教使,全都死了?!”

    杜迪安点头。

    黎塞留眼皮微微抽动,心中震撼到无以复加,短短一天不到,杜迪安便杀死了五位监教使,这速度简直是割麦子了!

    “我知道了?!彼瓜滦闹械恼鹁?,深吸了口气,道:“我会全力配合你,让你的人登上教皇之位的?!?br />
    ……

    ……

    写到三千多字时忽然碰到键盘,字全没了,差点吓懵,还好反复撤退几次,又出来了,呼~~

    度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