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一手拽住他衣领的领带,将他的身体拉入到车厢中,外面的两名侍从骑士竟并没有察觉到车厢里瞬息间发生的刺杀事情,其中一名侍从骑士跳到了前面的车架上,担任车夫,准备启程。

    另一名侍从骑士则等艾科尼的身体完全进入车厢后,才抓住车门,顺着台阶钻入到车厢中,刚一进入,习惯性谦卑低头的他顿时看见车厢里出现了六只脚。

    他愕然抬头望去,只见银光一闪,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死去的侍从骑士倒下,撞在车厢上,外面的侍从骑士顿时察觉到一丝异样,回头道:“大人?”

    没有回应,车帘中陡然射出一道银光,快如闪电地刺入他的喉咙中,然后又飞速拔出,收回到车厢中。

    侍从骑士捂住喉咙,惊恐地看着这个车厢,先前速度虽快,但他看清了那只持匕的手,并非艾科尼的手,也不是另一个伙伴的手,这辆马车里,居然藏着其他人!

    他眼中充满恐惧,喉咙的出血无法堵住,源源不断地流出,他微微张嘴,想要呼救,但发不出声音,所有的力气和思绪忽然间像被什么抽离一样,飞速消退,视线一黑,倒了下去。

    杜迪安牵着海利莎走下马车,仿佛是一对贵族夫妇去参加宴会,姿态从容,顺着前面的马车过道走去,离开了这片停放着无数马车的广场。

    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一位前来停车的贵族,无意间看见了仰倒在车架上的侍从骑士,心想这谁家的仆人,居然就这样睡在这里,一点规矩都没有。很快,这贵族注意到从马车架上不停滴落下来的鲜血,以及地上流淌开来的血泊,这时,他才注意到这个侍从骑士仰倒的姿势太过怪异,几乎快要掉落下来。

    贵族立刻让自己的护卫上前察看,很快,侍从骑士的死讯传到了这位贵族的耳中,并且飞速传遍到周围整个广场外的街道上,附近巡逻治安的士兵和审判所的骑士全都被惊来。

    恐怖的气氛蔓延开来,前来玩乐的贵族和富豪们听闻到消息,立刻驾车陆续离开了这里。要知道,在这样繁华的经济中心,居然有人被行刺杀死在这里,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可怕,谁都不愿意跟一个未知的凶手待在同一个环境中,尤其是这里号称铜墙铁壁的治安,已经无法信任了。

    午后的时光过得很快。

    在下午三点时,杜迪安来到了黑暗教廷第九区的小镇上,经过一上午的猎杀,黎塞留说出的五名监教使,已经全部被他斩落,除了最开始遇上的那个虐童狂魔让他稍微耗费了一点时间外,其余的四人,他都是速战速决,整个外壁区的各个秘密之处,任他来去自如,没有任何难度。

    “站??!”门卫拦住了杜迪安。

    杜迪安掏出一枚大魔药师的身份令牌递出。

    门卫随意一看,顿时吓得一跳,没想到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是一位大魔药师,他全身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忙恭敬道:“见过大魔药师先生,您请!”

    杜迪安拉着海利莎的手挽着自己,一同进入。

    到了古堡的地下世界后,杜迪安直接来到黑暗大殿的二楼,顺着气味很快找到鹰眼,同时注意到那位被黎塞留招供出的卧底‘射狼’。

    “长老,您来了?!庇パ劭醇诺习?,态度极为恭敬,关于菲兰家族杜迪安镇压十二位长老的事情,他早就通过自己的家族听说了,也知道面前这个少年具有怎样恐怖的力量,这绝对是一棵大树,即便他不靠,也没有第二条路选,所以只能紧紧抱住。

    杜迪安道:“把射狼叫来?!?br />
    “是?!?br />
    片刻后,射狼被鹰眼传唤过来。

    再次见到杜迪安,射狼有些紧张,不敢摆架子,态度极其谦逊,道:“长老大人,您来了,到我的办公室来坐吧,那里空气好?!?br />
    杜迪安摆手道:“无妨,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br />
    “您问,我知无不言……”射狼笑呵呵地道。

    杜迪安随意地道:“关于教皇黎塞留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就跟我说多少,包括他的亲人,朋友,爱人,以及家族,还有他年轻时的履历等等?!?br />
    射狼怔住,但很快便释然,杜迪安如今是黑暗教廷十二长老之上的存在,要打听黑暗教廷的大对头教皇的事,也不稀奇,他心思转动,没有犹豫,立刻道:“我对教皇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教皇年轻时,曾是一位天赋不错的骑士,而且出生是贵族,不过,教皇的家族一直很低调,别说跟斯科特和梅尔这样的家族相比,即便是跟其他的小家族,都不能比?!?br />
    “是为了避嫌么,倒也正常?!倍诺习猜砸坏阃?,道:“他的家族应该没剩几个吧,他是不是已经很久没跟自己的家族联络了?”

    “不错?!鄙淅堑阃返溃骸拔嗽し篮诎到掏ⅰ奈颐且?,他跟自己的家族脱离了干系,而且将自己家族的事情模糊化,普通的平民甚至都不知道他有家族,也不知道他是贵族身份?!?br />
    杜迪安点头,道:“他的爱人,孩子呢?也没有?”

    射狼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br />
    杜迪安静静地看了他一眼,起身向鹰眼道:“带路,去刑房,你也来?!?br />
    射狼怔住,感到一丝不妙,难道是要对自己动刑?可是看杜迪安的表情,似乎并没有要拷打自己的意思啊,而且也没道理对自己用刑逼问??!

    他决定先看看再说,当即跟在了杜迪安身后。

    在鹰眼的带领下,三人很快来到建立在广场另一处的地下刑房中,这里是第九区的重要监狱,关押的都是第九区的高级罪犯,其中大部分是黑暗教廷的人,另一部分是光明教廷的人,还有军部和审判所的人,甚至有贵族被关押在里面。

    三人径直来到刑房,杜迪安扫了一眼房间里的刑具,黑暗教廷的刑房果然种类繁多,比他待过的荆棘花监狱的刑房还要夸张十倍不止,他忽然有些庆幸,还好当初进入的是荆棘花监狱,而不是黑暗教廷的监狱。

    如今他身份不同了,知道的东西也不一样了,荆棘花监狱虽然号称外壁区第一监狱,但只是明面上的第一监狱罢了,真正比荆棘花恐怖的监狱比比皆是,其中最大的两号监狱,便是光明教廷的‘忏罪之狱’,以及军部的绝密刑房,里面关押的任何一人,在外壁区都是跺跺脚能让大地抖三抖的人物,随便拎一个出来,不是大魔药师级别,就是将军级别的存在。

    “老头,过来尝尝?!倍诺习蚕蚺员叩纳淅堑?。

    射狼吓一跳,勉强笑道:“长老,您真幽默?!?br />
    “是你幽默?!倍诺习材闷鹎缴系囊淮獯趟?,来到射狼面前,将锁链一圈一圈地环绕着他的身体。

    射狼吓得不敢动,看见杜迪安慢条斯理地模样,仍抱有一份希望,希望杜迪安只是吓唬吓唬他,并没有动真格的意思,再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一位长老,而且又没有得罪过杜迪安。

    旁边的鹰眼看见这一幕,有些吃惊,却很好地掩饰住了眼底的惊色,默默低头看着脚尖,不敢表露任何想法。

    等缠绕完后,杜迪安来到射狼的背后,猛地手掌一拉,噗哧数声顿时响起,伴随着衣服割破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射狼的惨叫声。

    杜迪安拽住锁链的两端紧紧勒住,锁链上手指长的三角尖刺全都刺入到射狼的身体各处,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袍。

    杜迪安将锁链系住,一脚踹在射狼的背上,然后来到旁边的刑具架上,挑选两件新的刑具,回到射狼面前,道:“你是黎塞留安排过来的卧底吧,你以前的身份是光明教廷里最高图书馆的管理员,应该看过不少书吧,对教皇的情况,你如果不能老实交代的话,我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扣出来了?!?br />
    全身疼痛无比的射狼听到杜迪安的话,顿时全身发凉,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忽然觉得不见了,他惊骇地看着杜迪安,如果杜迪安只是说出第一句,他还能辩驳,但没想到杜迪安还知道他是图书馆的管理员,这层身份,除了教皇外,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而杜迪安既然知道这点,就说明显然掌握了确切的情报!

    尽管如此,他还是想要再挣扎一下,道:“长老大人,您误会我了,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图书管理员,也不是什么卧底,我……”

    “愚昧……”杜迪安微微摇头,立刻上刑。

    半小时后,全身皮毛肉绽,鲜血淋漓的射狼终于松口了,招供出了不少信息。

    杜迪安一一记下,然后继续折磨,直至折磨到射狼断气后,才确认,已经挖出了他所知道的全部信息,没有一丝剩余。

    他很满意,让鹰眼处理了下尸体,并任命鹰眼从现在起,担任第九区的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