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监教使”三字,中年人顿时变色,惊怒地看着杜迪安,“你是谁?!”

    在整个外壁区,知道这个称呼的人寥寥可数,即便是他目前借住的鲁克兰家族,都不知道他的这一层身份,只知道他是从内壁区来的大人物,有不凡的力量。

    “你,你是莱利殿下?!”旁边的普拉纳借着萤光石的微光,认清了杜迪安的模样,顿时震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失踪了么?”

    “莱利?”旁边的中年人见他知情,立刻道:“你认识?”

    普拉纳连道:“大人,莱利殿下是我们教廷二十年来最出色的骑士,剑术天赋极高,又出身于贵族家庭,不过,他应该早就失踪了,听说是执行任务时殉职了,没想到……奇怪,莱利殿下不是一头金发么,怎么现在成了黑发?”说到这里,他眼中露出疑惑。

    “教廷的人?”中年人听到他的话,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起初听到杜迪安道出他的真正身份时,还以为他是来自内壁区的人,没想到只是一个外壁区光明教廷里的小骑士,什么二十年最出色……在他听来完全不屑一顾,没有神浆,没有秘技,任凭你多么聪慧,也一样是下等贱民!

    “我杀人时,通常不太喜欢啰嗦?!倍诺习猜跛估淼靥崞鹗掷锏呢笆?,“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暗袭一刀击毙,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死亡以后,你连疼痛都感受不到,又何谈害怕?所以只有慢慢地,延缓你的死亡过程,让你品尝自己的死亡,才能让你体会到恐惧、绝望!”

    说到这里,黑漆漆的眼眸微微眯起,露出一丝恶意。

    中年人听到杜迪安的话,嗤笑一声,道:“知道我的身份,还敢过来送死,劝你还是老实招供出,派你过来的人是谁,你大概还不知道,派你过来的人,目的是让你送死吧?因为他没有清楚地告诉你,我有多强……”

    嗖!

    一阵骤然蹿动的微风,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忽然迎面而来的一只拳头,猛地砸在了他的脸上,嘭地一声,他的身体径直向后翻去,砸落在后面柔软的大床上,翻滚数圈。

    噗!噗!

    与此同时,两道刀刃切割在血肉上摩擦的声音响起,旁边的普拉纳和年轻骑士满脸惊愕,怔怔地看着杜迪安,嘴巴微微张动,却说不出半个字,从喉咙上滋出鲜血,二人僵硬地仰面倒了下去。

    中年人趴在床上,脑子一团懵,耳朵嗡嗡作响,眼前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吃力地转头望去,却杜迪安的身影站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似乎并没有继续攻击的意图。

    他缓了口气,那晕眩的感觉立刻消退不少,他急忙手掌一撑,向后飞速跃去,落在床的另一边,弯腰飞速向床下摸去,很快抽出一把亮银色战刀。

    握住战刀后,他心中稍定,此刻耳鸣和晕眩也消失了,他死死地盯着大床对面的杜迪安,心中充满震惊,更多的是茫然,普拉纳不是说这人是教廷里的一个小骑士么?外壁区的力量上限,不是高级狩猎者么?可是刚才这人爆发出的力量和速度,他居然无法反应!

    要知道,他可是初级界限者,而且掌握着两门修道院传授的战斗秘技,跟同阶战斗向来是罕见一败,可是刚才,居然一个照面就输了!

    而且输的彻彻底底,如果这人刚才攻击的是兵器的话,那么他此刻已经死了!

    虽然他大意了,但那超出他反应的速度,却绝非狩猎者能达到,即便是极其罕见的稀有魔痕!

    杜迪安漠然地看着他,静止不动的身体蓦然一闪,骤然的快速移动让中年人眼皮一跳,只能勉强看到一片模糊光影,他吓得急忙挥刀,银光闪烁,无数刀光组成一面护盾,将他面前笼罩得水泄不通。

    陡然,他双脚一痛,像是被一根坚硬的钢棍砸到,身体瞬间失衡,倒了下去。

    他的一颗心也凉了下去,密布的刀光出现空隙,他抬起另一只手想要撑地,稳住身体,但一抹乌光忽然从凌乱的刀光空隙中笔直射来,击在他的胸口上。

    钻心地剧痛瞬间传来,他的后背狠狠砸在木地板上,这一切说来缓慢,却全都在分秒间结束。

    在胸口的剧痛传来时,中年人刚要忍痛反击,便感觉握刀的右手被一只冰凉的手掌捏住,与其说这是手掌,倒不如说是一块寒冰。

    咔嚓一声,手腕的骨骼关节处被拧得脱臼,他痛得怒吼一声,抬起另一只手砸去。

    然而,另一只手刚抬起,也被一只强而有力地手掌扼住,还不等他挣脱,一阵剧痛传来,左手也被拧得脱臼。

    “你喜欢小孩,就让你变成小孩?!倍诺习怖淠纳舸尤莶黄鹊卮?,声音没有一丝颤抖,似乎在这瞬间爆发的剧烈战斗后,仍留有余力。

    中年人还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便感觉双脚也被捏住了,下一刻,他忽然间明白了。

    一阵清脆有力地骨骼碎裂声如劈竹般响起,瞬间传来的剧痛,让中年人惨叫出来,只是叫声刚发出,嘴里就被塞进一物,顿时变成唔唔声。

    转眼间,杜迪安便将中年人的四肢向后背折叠成了一个交叉,他坐在他交叉折叠的手脚上,望着胯下露出的中年人的后脑勺,提着匕首轻轻地划在他的耳朵边,手指稍一用力,中年人的一只耳朵便被削断下来,血如泉涌,痛得他全身颤栗,唔唔痛叫。

    “本来你可以享受快死的待遇,什么痛苦都没有?!倍诺习灿秘笆自谒成?,颈脖上划出一道道伤痕,时不时将匕首刺在这些伤痕的血缝上,淡漠道:“但你错就错在,无谓地杀人,你要知道,人是群居的,所以其他人,是一种资源,可你却无谓的浪费这种宝贵的资源,实在是愚昧!”

    中年人痛得五官扭曲在了一起,唔唔大叫。

    杜迪安转动匕首,飞快切割着他的身体各处,从折断的手脚等部位一块块削去,其中一条手臂更是被削得露出骨头,十多分钟后,他才一刀结束中年人的性命。

    等他起身后,大床上的五个孩子吓得急忙缩到一个角落,瑟瑟发抖。

    杜迪安瞥见这几个孩子的恐惧模样,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低声道:“在你们看来,我跟他也没什么两样,不是么?”

    五个孩子只是恐惧地看着他,先前被咬掉嘴唇大哭的女孩,也吓得不敢哭了。

    “或许有点差别?!倍诺习部醇堑谋砬?,又自言自语道:“更可怕一点吧?!彼匦麓魃隙得?,却只遮住头发,然后绕过大床,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先前在折磨这中年人时,他时刻用热感视觉观察着房间外面,之所以结束对中年人的折磨,也是因为看到了离开的时机。

    出了房门后,没走几步,经过一个岔口时,便遇上两个金色头发的贵族青年,这二人身上有些酒气,却不是大醉。

    杜迪安故意从二人中间走过,将两人的肩膀撞开。

    二人被撞得有些生疼,顿时向前面闷头走去的杜迪安怒喝道:“臭小子,站住,怎么走路的你,你瞎眼了?!”

    杜迪安转头看了一眼,墙上微弱的萤光石照在他的脸庞上。两个贵族青年刚要大骂,看见杜迪安的脸后,顿时吓得一跳,只见杜迪安脸上沾着溅射的血迹,配合着一双冰冷的目光,二人顿时感觉到一股森寒凉气从脚底直蹿上来。

    杜迪安收回目光,转头快速离去。

    两个青年直愣愣地看着杜迪安的背影离去,消失在通道中,这才缓缓地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疑。

    古堡中,鲁克兰-斯特皱着眉头,没想到普拉纳还没回来,他立刻叫来管家,刚想让他派人再去叫一遍,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跑动的盔甲当啷声。

    “大人,地下出事了!”一个全身穿着鲁克兰家族特制的重型盔甲骑士慌忙跑来,道:“刚值守在地下的人传来消息,普拉纳先生和那位大人,他们,他们死在了房间里!”

    “啥?”鲁克兰-斯特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