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曙光照耀到玛莎广场的钟楼上,彻夜未眠的数位值守士兵沐浴在晨曦中,被寒气侵染的身躯慢慢恢复一些暖意和活力,他们轻舒了口气,心想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七点钟交班的时间了。

    这时,一阵马蹄声忽然传来,只见十几位身披亮银色光明战甲的骑士从广场外面的大道上驰骋而来,一路骑行到钟楼下,为首一个中年骑士勒住马绳,仰头道:“上面值守的士兵听着,教皇大人一个小时后将在这里召开祈福祭,现在立刻敲响祈福终生,鸣示大家?!?br />
    值守的士兵们错愕,随即欢喜和兴奋起来,没想到教皇大人会亲临此处,这就意味着他们能够近距离地瞻仰到这位伟大的人物,这简直是一种荣耀!

    咚,咚,咚……

    悠扬的祈福钟声响起,跟正常的晨钟不同,祈福钟声需要连响十八声。

    钟鸣声从广场外远远传来,附近的居民们顿时从睡梦中惊醒,听见这连绵不绝的钟声,有的年龄较大的人尚未一个个去数,单是从钟声的持续时间,便判断出是祈福钟声,当即立刻叫醒妻子和孩子,准备早早前往广场,抢占一个靠前的好位置。

    祈福祭跟祈福节有所差异,祈福祭可以任意时间召开,但必须由光明教廷中红衣主教级别的长老,才有资格举办,往往在黑雪季和灾雨频繁时才会召开,向上天和神灵祈福,免除瘟疫和灾祸。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在祈福祭上沾沾福气,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随着钟声响起,陆续又光明教廷的骑士用马车拖着木材和架子,来到广场,搭建祈福祭台,这些木材和架子都是成品,只需组装一下便行。

    随着时间推移,广场上聚集而来的人越来越多,转眼间整个广场上挤满了人,熙攘噪杂。

    “主教大人,时间快到了?!币桓黾缪鹦悄昵岽笃锸康屯返?。

    厄尔诺林微微点头,目光扫过祭台下面的人山人海,低声道:“再等等,教皇大人向来守时?!?br />
    “是?!蹦昵岽笃锸抗Ь吹阃?。

    这时,广场外面忽然一阵骚动传来,紧接着一片激动惊呼声响起。厄尔诺林听到异动,立刻眺望过去,顿时松了口气,只见骚动处一道身披华贵金袍的年迈身影缓缓踏步而来,杵着象征权威和荣誉的古藤权杖,正是教皇黎塞留!

    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光明骑士,一个满头飘逸金发,显然是贵族出身。另一个却一头黑发,约三十左右,相貌平庸。

    驻守在广场外面的光明骑士们立刻上前护卫,拥挤的人群惊叹地看着教皇,尤其是距离最近的人,激动得想要原地蹦起来,但却没有丝毫冲过去拥抱的想法,那一身衣袍和权杖所带来的威仪,让人不敢有半分亵渎。

    “居然是教皇!”

    “举办祈福祭的是教皇,我的天,我看见教皇大人了?!?br />
    “教皇太仁爱了,居然亲自来主持祈福祭?!?br />
    人群中一片感动地惊喜声传出。

    在人潮分开的过道中,黎塞留带着两名侍从一路走到祭台上。

    “见过教皇?!倍蚨盗至⒖坦Ь赐溲?。

    一旁的年轻大骑士也忙恭敬行礼。

    看见这个自己最信赖的得力心腹,黎塞留微微点头,道:“还有多久?”

    厄尔诺林恭敬道:“回禀教皇,还有五分钟?!?br />
    “看来没有迟到?!崩枞粑⑽⒁恍?,“东西都准备好了么?祈福词和圣书?!?br />
    “都准备妥当了?!倍蚨盗致彻Ь?,说完抬头看了一眼黎塞留,目光飞速扫过他全身,却见并没有什么受伤的迹象,心中稍松了口气,低声道:“教皇,您留下的手谕我已经看到了,不知……”

    “此事稍后再说?!崩枞籼执蚨狭怂牡蜕?。

    厄尔诺林反应过来,当即点点头,抬头挺直腰杆,目视前方的广场,跟教皇一同等待时间的倒数。

    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等待的过程中,厄尔诺林忽然注意到教皇身边的两个光明骑士,面孔似乎有些陌生,而且其中居然还有一个黑发人,这样的发色向来是奴籍或平民出身,没想到居然能混到黎塞留面前。

    他多看了两眼,并没有看出什么奇特之处,这才将目光移开,望向旁边的钟楼。

    悬挂在钟楼上的巨大机械钟缓缓倒数,终于到了七点。

    咚地一声钟鸣响起,祈福祭正式开始。

    黎塞留接过厄尔诺林递来的祈福词和圣书,表情肃穆,按着流程开始宣读庄严的开场词,然后是祈福词,这祈福词并非简单几句话,而是极长的一篇祈福语,摘自圣经的祈福篇。

    杜迪安站在黎塞留身后,默默地望着前方的广场,当祈福词念完后,所有人跟黎塞留进入祈祷阶段,双手合十,表情虔诚。

    半小时后,祈福祭终于结束。

    黎塞留向厄尔诺林道:“让其他人都散了吧,你跟我来?!?br />
    “是?!倍蚨盗植炀醯剿砬榈囊煅?,立刻郑重道。

    黎塞留带着厄尔诺林来到附近的一间酒馆中,吩咐随行而来的几位骑士将这酒馆清空,在外面放哨,然后带着厄尔诺林和杜迪安以及另一个侍从扮演者诺伊斯进入到酒馆中。

    厄尔诺林看见这两个侍从跟进来,眉头皱起,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跟教皇有事要谈?!?br />
    黎塞留摆手道:“无妨,他们信得过?!?br />
    厄尔诺林微怔,不禁多看了两眼这两个骑士。

    黎塞留轻咳一声,淡漠地道:“教廷内有人要行刺我,幸好没有得逞,不过,暂时在不知道幕后凶手是谁时,我还不能回到教廷中,所以,这段时间教廷里的大小事情,就暂由你来打理?!?br />
    厄尔诺林急切道:“您真的没事么?”

    黎塞留微微摇头,“无大碍?!?br />
    厄尔诺林连道:“教廷才是最安全的,您如果在外面的话,岂不是更危险?要不,我多派一些人过去?;つ惆?,让光明王亲自?;つ??!?br />
    黎塞留摆手,“我还不清楚行刺的幕后凶手,跟光明王有没有关系?!?br />
    厄尔诺林一呆,顿时说不出话来,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他攥紧了拳头,咬牙道:“如果让我逮住是谁,必定要他好看!”

    黎塞留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有机会的话,也帮我多多留意?!?br />
    “我会的?!倍蚨盗稚裆V?,忽然想到一事,道:“我再派几个我的心腹过来?;つ?,否则您在外面的话……”

    “不用,有他们?;の?,足以?!崩枞舭谑值?。

    厄尔诺林不禁再次看向这两个侍从,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还有一丝嫉妒,他知道,黎塞留对他也并非完全信任,可是,他却对这两个人百分百信任,否则也不会在这危难关头,将自己交给他们来?;?。

    “我走了,你也要?;ず米约??!崩枞舯鹩猩钜獾氐?。

    厄尔诺林看着他的眼光,感觉他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想了想,应该是提醒自己不要被那幕后凶手暗杀吧。

    脱掉华丽衣袍,黎塞留接过杜迪安递来的一套朴素外套穿上,戴上兜帽遮住脸,转身离开了酒馆,带着杜迪安和诺伊斯沿着街道走去,绕了七八条街道,拐到郊区后,才回到莫扎河边的古堡中。

    “怎么样,我表现的还可以吧?”进入古堡后,黎塞留摘下兜帽,轻吐了口气,转身向杜迪安道,“你让我说的,我都所了?!?br />
    杜迪安淡漠道:“还行?!彼底?,没有理他,飞速快步蹿上楼梯,来到自己的房间中,看见床榻上坐着的海利莎时,一颗心落定下来。

    他上前牵起海利莎的小手,带着他离开了房间,回到楼下大厅中。

    黎塞留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黑暗教廷中,有你的耳目没?”杜迪安直视着他。

    黎塞留微怔,心中有一丝犹豫,但想到事已至此,供几个耳目出来才能取得杜迪安的信任,当即道:“有两个,一个是第九区的长老,他是我派到黑暗教廷的人,另一个是剑王麾下的强将,莱利,他是我安插到剑王身边的人,曾经是光明教廷最出色的天才剑术大师?!?br />
    杜迪安目光微动,瞥了他一眼,“最出色的,被你派去做卧底,倒挺舍得?!?br />
    黎塞留苦笑道:“我只是想要磨砺一下他,宝剑不用,迟早生锈?!?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