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将黎塞留带到自己的房间中,道:“单凭一纸手谕,难免会引起疑心,明天一早七点,在西区的玛莎广场上,你露个面,洗脱教廷你的嫌疑?!?br />
    “我知道了?!崩枞粑⑽⒌阃?。

    “你觉得,内壁区多久能察觉到这里的动静?”杜迪安问道。

    黎塞留早料到他会问到这点,心中早有答案,但仍故作思考,片刻后说道:“如果明天去玛莎广场的话,应该能够隐瞒住一阵子,在教廷里有五位监教使,负责帮我和修道院传递信息,虽然平常传递的频率不多,但如果知道我受伤失踪的话,必然会上报给修道院?!?br />
    杜迪安别有深意地道:“这话你先前就该说?!?br />
    黎塞留装作听不懂,继续道:“就算瞒过了这五位监教使,等七天后我传位的消息一出,他们也势必会立刻通知修道院,到时修道院必然知晓这里的状况,派人阻拦,因为传位的事情,向来是由他们来商定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还是推迟点传位好,我真的不是私心,我已经效忠于你,跟你站在同一个立场,你让我传位,无非是让你更安心一些,但代价却太大了,如果你能信任我的话……”

    “迟则生变?!倍诺习怖淠溃骸按坏氖奔洳换岣谋涞?,如果要改,也是提前,而不是延后?!?br />
    黎塞留微怔,皱眉道:“为什么这么急?如果推延到半个月的话,你掌控外壁区的时间也更充分吧?何必弄得这么紧张,你如果不信我的话,我接下来的一切行事,全都听你的?!?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道:“有一句古老的话,叫’兵贵神速’,事到如今,我们跟修道院已经开战,既然开战,自然要抢占先机,在敌人尚未反应过来前,就斩断敌人的所有手脚,敌人还能反抗?”

    黎塞留愣了一下,虽然他没听说过这个词,但大概还是能理解一二,这话说的非常简练精辟,的确,以杜迪安目前的处境,如果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外壁区掌握,就有更多的时间全副武装地对付修道院了,如果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内外大乱,必定是失败结局!

    “你可有亲人?”杜迪安抚摸着桌上自己曾经刻下的木雕作品,随意地问道。

    黎塞留心中一凛,苦笑道:“我坐到这个位置上,哪还有什么亲人?”

    “也是,高处不胜寒呐……”杜迪安点着头,没有深问。

    见杜迪安的反应,黎塞留心中松了口气,这时却听杜迪安再次问道:“把那五位监教使的名字和住所说给我?!?br />
    黎塞留脸色微变,“你要去杀了他们?”

    “我怎么做,是我的事,你配合我就行?!倍诺习菜嬉獾氐?。

    黎塞留微微默然,道:“我知道了,他们的名字和职位分别是……”当即将五位监教使的身份信息报了出来,包括擅长的格斗等情报,也一并告知给杜迪安。

    杜迪安记了下来,道:“在外壁区想要得到神浆,你有什么渠道没?”

    “有是有,但数量不多,而且一旦被内壁区军部察觉,立刻会被逮捕灭杀!”黎塞留感觉摸清了杜迪安的心思,道:“你想要用来栽培你的手下,靠这些渠道得到的神浆,估计很难在短时间内栽培出一个超越狩猎者的战士,而且即便栽培出来了,以内壁区的力量,也能轻易灭杀?!?br />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杜迪安背后有拓荒者撑腰,莫非还缺神浆?

    在他心中疑惑时,杜迪安道:“把这些渠道交给我,对接暗号和地点?!?br />
    黎塞留见他执意要,当即将自己所知的几个渠道告知给了他,这些渠道都是小渠道,他自己的渠道是直接通过监教使跟修道院申请神浆,因此即便让杜迪安获知了这几个秘密渠道,也对他造成不了什么损失。

    在二人交谈时,古堡外面传来马蹄声,诺伊斯和格莱莉、尼古丁等人陆续返回到古堡中,等几人全都到齐后,杜迪安从自己房间中找出一瓶**剂,是大魔药师制造出的高端迷药,他倒出两滴给黎塞留,道:“在天亮前,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会叫你的?!?br />
    黎塞留闻到这瓶子中散发出的气味,便感觉到一丝晕眩感觉,心中暗暗凛然,知道杜迪安想让自己昏倒,然后做一些不想让自己看到的事。

    他心中抗拒,但看着杜迪安毫无回旋的冷漠目光,还是硬着头皮,接过此物,张口倒下。

    倒入嘴里后,他并没有立刻吞下,而是嘬着一口唾沫吞入喉咙,舌头将这两滴冰凉液体抵在牙缝一处藏住。这时,杜迪安冷不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味道怎么样?”

    这一拍顿时让他背脊一挺,喉咙中像有什么东西搅动一样,咕噜一声,将舌头抵住的冰凉液体顿时吞下,险些呛到。

    他急得老脸涨红,用力咳嗽起来。

    杜迪安微微摇头,转身离去。

    黎塞留抬头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只觉视线已经模糊,看见杜迪安的背影出现七八个重影,斜着不停摇晃,他用力地甩了甩头,咬紧牙齿,想要努力保持清醒,但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倒下去。

    扑通。

    杜迪安离开房间时,听见黎塞留倒地的声音,他没有回头,带着海利莎一同下楼。

    “少爷,这是您让我种植的桑菱叶和其他的植物……”尼古丁将数捆打包好的植物取出,两手捧着交给杜迪安。

    杜迪安过目一眼,见成色都不错,微微点头,将东西取了,让诺伊斯将借来的两台分解设备搬到自己的地下室中,开始进行炼制。

    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

    天色蒙蒙亮,此刻已到凌晨四点多,接近五点,天空中隐隐有微光照来。

    杜迪安从地下室中出来,回到楼上的房间,此刻黎塞留依然躺在地上,一身华丽金贵的教皇衣袍跟地毯紧密接触。杜迪安将他搀扶起来,拿起手里的注射器,擦了擦他满是皱纹的颈脖,将注射器中的淡白色物体碎末注入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又取出另一管注射器,将里面的淡绿色液体注射了进去。

    做完这些,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将冰冷的茶水浇在黎塞留脸上。

    黎塞留顿时迷迷糊糊地醒来,意识刚苏醒,便心中一惊,急忙睁眼望去,但视线依然有些模糊,他使劲眨了片刻,才渐渐清晰一些,只觉大脑晕眩,天旋地转,同时腹部有些剧痛,有种作呕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