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内一阵狂风骤然卷起,帘子哗啦啦翻舞,忽然出现的一抹紫电瞬间撞上金光,嘭地一声,金光溃散,显露出黎塞留的身影,他满脸骇然,双肩上被两只白皙纤细的手臂搭住,指甲尖锐的手掌深深刺入他镶着金丝的华丽衣袍中,遏止住了他的双臂,强劲的冲力带动他的身体,向后飞速冲去。

    嘭地一声,黎塞留的身体撞在了后方的床榻边缘金属支柱上,整个支柱瞬间凹了进去,他的背脊狠狠的抵在上面,完全被压制。

    吼!

    一声低沉如猛兽般的嘶吼扑面袭来,黎塞留只看见一双纯黑色的瞳孔充满狰狞地贴近过来,带着逼人的寒意,似乎下一刻就会被莫名的力量吞噬掉。

    “不!”他脑海中瞬间陷入绝望,只能惊恐地看着,这一切来得太快,让他猝不及防,也来不及应变。

    叮咚!

    隐隐有金属铃铛的声音传来。

    惊人的压迫气势戛然而止,恢复如常,但唯有肩上传来的刺痛,让黎塞留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出手,以最大的力量击退眼前这个带来恐怖阴影的身影。但他手臂微抬,便感到难以形容地钻心剧痛从手臂上传来,如同抽筋一般,痛得瞬间失去知觉。

    他抬起的手臂顿时僵住,疼痛让他的眼中露出一丝难忍的痛苦之色,这并非他不能吃苦,而是手臂上的疼痛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比手臂被斩断的疼痛还要强烈十倍!

    叮咚!

    金属铃铛声再次响起,但跟先前的铃铛声有所不同,这次是摇晃数声。

    嗖地一声,黎塞留只觉面前一股劲风卷起,全身一松,肩上的疼痛感瞬间减轻,与此同时,钳制住他的神秘女子也抽身而退,离去的速度快到他难以看清,似乎将自己身上的体温也尽数带走,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凉意和悸动。

    等他急切望去时,却见这神秘女子已经回到了杜迪安身边,依然像先前那样,像仆人随从,又像是亲密朋友,悄无声息地静静站在这少年身边,没有一丝声响,似乎自始至终都站在那里,未曾动过分毫。

    黎塞留的手臂已经恢复如常,那奇特地、扭曲地疼痛也恢复成正常的疼痛,让他能够忍受,以至于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个少年,以及他旁边的神秘女子,心中的震撼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像杀手一样始终没有出声的女人,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仅仅是一招,就彻底地压制住了他!

    而且……若不是她及时退去,他感觉自己或许已经死去了。

    这是完全凌驾于他之上的力量,而且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单是最基本的速度和力量,就让他无法反应和反抗!

    “议长大人,这下能够好好谈谈了么?”杜迪安淡漠地看着他。

    黎塞留听到他的话,渐渐地缓过神来,即便是喜怒不表于色的他,眼中也有一丝复杂情绪,他先前没有急于呼救,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自信以自己的力量,能够解决掉杜迪安,毕竟,如果他都无法击败的对手,放眼这整个外壁区,估计也没有谁能够应付了。

    然而,刚才瞬息间的交手,却碾断了他心中的所有自信和底气!

    “你有这么强的力量,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黎塞留微微握紧手掌,苦涩地道。

    杜迪安淡然道:“我跟你们不一样,你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我可以给你一个平等交流的机会?!?br />
    黎塞留微怔,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少年,看见他从容平静的表情,忽然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心情,他微微苦笑,道:“你完全能够击败我,逼迫我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何必跟我说这么多?”

    杜迪安瞧着他,道:“如果是别人这么问,还情有可原,但教皇大人您问出这个话,未免有点太奇怪了吧?”

    黎塞留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也忽然间明白了杜迪安说这么多话的原因,心中不免有些怪异的感觉,“你真的想要让我效忠于你?”

    “你不愿意么?”杜迪安瞧着他,静静地道:“动手只能让人口服,动口却能让人心服口服,自古以来,言语的力量往往胜过千刀万剑,可惜的是,偏偏所有的言语交流,却需要建立在拳头平等的情况下,这就像一个饽论?!?br />
    黎塞留心中震动,他不得不说,这番话很有道理,至少他在这个年纪,说不出这样的话来,这个少年除了力量外,更可怕的,似乎是他的内心,是他的智慧!

    “你真的很聪明?!彼聊?,缓缓道:“看来,以前我们所有人都小看了你,一个具备力量,却只懂得以力量服人的人,终究是一介莽夫,像你这样具备力量,却不轻易动用力量的人,说明对‘力量’的理解,比常人看得更深,更远,如果这个时代好一点的话,你的确能够成就一番非凡事业!”

    他说的很认真,因为这些话是他的真心感受。

    杜迪安平静地道:“过赞了,既然你也瞧得起我,那么,该做出你的选择了,希望你能做一个聪明的选择?!?br />
    黎塞留默然,过了许久,才道:“我如果臣服于你,你敢用我么?你就不怕我假意归降,然后用假信息出卖你?”

    “我自有方法?!倍诺习驳坏?。

    黎塞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少年的胸有成竹气魄,让他有些心中没底,同时感到一丝嫉妒和庆幸,嫉妒的是这样的年纪,却具备不输给自己的心智,庆幸的是,这样的人物,并没有跟自己出生在同一个时代,否则的话,他这么多年的教皇生活,未必能够安稳。

    “我似乎也没得选择,我愿意效忠你,只要你肯信我?!崩枞裘醒鄣?。

    “很好?!倍诺习才牧伺氖终?,表面却仍然没有丝毫笑容,平静地道:“识趣的人,总是可爱一些,现在给你第一个任务,准备让位的事宜,我需要在七天内,你将教皇的位置,让给我的亲信?!?br />
    黎塞留心中一沉,皱眉道:“你不信我?”

    “我信?!倍诺习驳溃骸拔倚拍慊崽业幕??!?br />
    黎塞留语塞,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才道:“我遵从你的吩咐,我能得到什么?让位之后,你就该除掉我了吧?”

    “你太看低我了?!倍诺习驳溃骸八兄页嫌谖业娜?,只要不背叛我,就不会被我背叛,这是我的处事准则!另外,如果我真的想要得到教皇的位置,即便现在杀了你,也一样能得到,我只需将你们所有长老团的长老全都收服,让他们共同选举出一人,我相信,即便是选的那个人是个籍籍无名的见习教徒,都能够一步登上教皇宝座,而且绝没有什么平民出现异议?!?br />
    “毕竟,任何履历和事迹,都是能够塑造的,只要有具有公信力的大人物出面作证,就是最好的证据,不是么?”

    黎塞留脸色微变,心中感到一丝凉意,他知道,杜迪安说的没错,如果真的将整个长老团全都收服,那么他这位教皇的存在,就等同于无了,而且以杜迪安的力量,完全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只是会麻烦一些罢了。

    “你跟随与我,等不久的将来,我大业完成,你的位置将不再仅仅是区区外壁区的一个小小教皇,即便你要当修道院的院长,也未必没有可能?!倍诺习才壮鎏鸸?,道:“不过在这之前,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了,希望你能够谅解,也希望你能配合?!?br />
    黎塞留脸色变幻不定,他知道,一旦踏出这一步,就再无回头路了,心中不免有些悲凉和茫然,曾几何时,他站在最高点,俯视着外壁区的平民贵族,如今却被人胁迫,无从选择,沦为附庸。

    “我知道了?!崩枞粜闹邪堤?,缓缓说道,声音中有一丝无奈和沧桑。

    杜迪安道:“在让位的这段期间,你不能再在这里居住了,我会带你去一个新的地方,你的所有手谕,指令,都会在那里传达到教廷中?!?br />
    黎塞留微怔,顿时明白杜迪安这是在防备他暗中背叛,想要隔绝他跟教廷的其他人员接触,显然,杜迪安先前说的“自有办法”,便是这个。

    “我知道了?!彼凰凳裁?,答应下来。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现在,你准备留下一道手谕,手谕内容是,今晚你遭遇刺客,身受重伤,需要潜心疗养?!?br />
    “遭遇刺客?”黎塞留听到这话,刚觉杜迪安胆大,居然自报行踪,但很快便注意到地上的尸体,不禁脸色微变,杜迪安所说的“刺客”,多半便是他,如此一来,也能解释他死在这里留下的气味和尸体,同时也能为后面让位的事情埋下伏笔…

    想到这些,他心中感到一丝悸动,忽然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