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惜毫无作用?!倍诺习驳坏溃骸拔抑桓忝橇礁鲅≡?,要么臣服于我,尊我为王,要么死在这里,各位选吧?!?br />
    众人脸色微变,面面相觑,没人出声。

    等了几分钟,杜迪安见仍没人说话,便道:“既然各位难以抉择,不愿做出头鸟,我就一个个询问好了,这位龙套,你来选吧?!?br />
    “龙套?”被杜迪安指着的黑袍中年人微怔,听到这陌生又古怪的称呼,皱眉道:“龙套是什么意思?在下代号‘御守’……”

    “龙套的意思,就是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倍诺习泊蚨纤幕?,道:“闲话少说,你选哪个?”

    御守气得一窒,没想到杜迪安居然如此狂妄,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他目光阴沉,微微攥紧手指,若是换做别人这样藐视他,早就身首异处了,但想到先前被瞬杀的特布里,不禁看了一眼那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女孩,脸色微微变化,沉默片刻,低声道:“我愿意臣服于你?!?br />
    “既然选择了臣服,就该用敬称?!倍诺习材坏?。

    御守后槽牙微微咬紧,表面却没有半分怒色,低下头道:“御守愿臣服于您!”

    杜迪安道:“大声点?!?br />
    御守脸色难看,低头大声道:“御守愿臣服于您??!”声音传遍四周,也传到了大殿上方窟窿外面。御守知道,自己这么一说,就再无回头路,一旦杜迪安败了,即便他求饶,议长也不会轻饶他,从他的声音传到外面时,就已经注定,他踏上了杜迪安这条船。

    杜迪安微微点头,随手指向旁边另一人,道:“轮到你了,龙套?!?br />
    “夜王,剑王,冥王,我们真的要臣服于他吗,与其被一个个击破,大家不如联手起来,跟他决一死战,我就不信,咱们这里聚集了这么多强者,还会怕他们区区七个人!”第二位被杜迪安点名的是位身材极其颀长的中年人,他二话不说立刻转头向旁边的剑王等人大声道。

    他不愿臣服,但更加不敢单独面对杜迪安,此刻冒险说出这番话,就是赌剑王他们三人的傲气,绝不会轻易臣服于其他人。

    听见他的话,剑王等人脸色微变,三人对视一眼,目光交流。

    “愚昧?!倍诺习驳厮盗艘痪?,抬手间骤然一甩,一道乌光飞射而出,噗地一声,中年人的喉咙上顿时多出一把匕首,没入大半,鲜血飞快溢出。

    中年人捂住喉咙,难以置信地看着杜迪安,先前他说出这番话时,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斩杀特布里的那位女孩身上,却殊不料杜迪安会亲自出手,而且还是隔空掷刀杀人!

    扑通一声,中年人的身体挣扎着倒下,紧捂着喉咙,气管被割破,但他一时半会儿却没能窒息而死,不过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你叫剑王是吗?”杜迪安的目光落在矮个老头身上,淡漠道:“你想选哪个?”

    剑王满脸震撼,先前杜迪安投掷飞刀时的手速,快到他难以看清,也就是说,除了那个女孩外,杜迪安自身也是毫不逊色于他们的高手!如果单是那女孩一人,他自信凭他们这么多人,即便不敌,也能够脱身,但杜迪安的力量同样不弱,而且还有另外五人,难保里面不会出现跟那个女孩一样的高手!

    想到这些,他慢慢地回过神来,望着杜迪安投来的冷漠目光,心中凛然,只觉这少年平静深邃的目光,似乎洞悉到他内心深处,有种无处可藏的局促感觉。

    “剑王,我们联手一拼!”夜王见剑王有些动摇,立刻喝道。

    “呱噪?!倍诺习财沉怂谎?,身影蓦然从椅子上飞掠而出,如一道黑色闪电,瞬间卷起一阵狂风,身影在风声呼啸中直扑夜王跟前。

    夜王满脸骇然,本能地匆忙后退。

    但他退去的速度跟杜迪安完全无法相比,只是眨眼不到的瞬间,杜迪安已经逼近到他面前,夜王没有看见杜迪安出手,却感觉喉咙上忽然多出一只冰冷刺骨的手掌,扼得他几乎窒息。

    “在他们面前,你是王?!倍诺习材笞乓雇醯暮砹?,将他的身体提起,语气冰冷地道:“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是?!?br />
    夜王恐惧地看着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变得如此弱小,竟毫无反抗之力!不过,他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在这危急关头没有慌乱,手掌蓦然拔出腰上战刀,朝杜迪安的手臂斩去。

    铮地一声,战刀挥出一半便停住。

    只见杜迪安的另一只手捏住了战刀,含着剧毒的锋利刀刃斩在他的手掌上,竟像斩在金属上一样,发出坚硬的锐响。

    “愚昧?!倍诺习菜盗艘痪?,手指蓦然攥紧,咔嚓一声,五指如刃,刺入夜王的喉咙中,将他的喉结生生捏碎,咔嚓一声,夜王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瞪着双眼,嘴角留着鲜血,身体失去了力量,垂落下了手臂。

    杜迪安手掌松开,战刀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将其余人惊得寒毛竖起。

    扑通一声,杜迪安将夜王的尸体随手丢下,甩了甩手掌上的鲜血,取出随身的手帕,一边擦拭着手掌,一边走回到原先的座位上,整个过程大殿内静悄悄地,原先还准备蓄势攻击的冥王和剑王,全都呆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为什么总是要在挨过巴掌以后,才知道疼痛?”杜迪安缓缓擦拭着手掌,道:“本以为你们这些人,能混到这个位置,至少还有一点眼力,没想到也是一群愚蠢庸才,我能够出现在这里,自然就有击败你们的把握,同样的也有解决议长的把握,为什么偏偏要用生命来试探敌人的强弱,你们的生命就这么廉价么,为什么不懂得好好珍惜?”

    众人怔怔地看着这个少年,如果说先前他们心中还有抱有一些希望,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绝望了,作为三王之一的夜王,居然被杜迪安一个照面秒杀,毫无还手能力,这样的力量已经远远凌驾在他们之上了,即便是他们所有人一起攻击,也只是白白送命罢了。

    “不懂珍惜生命?明明是你在滥杀!”射狼回过神来,心中暗暗道,感觉心情有些复杂,虽然死掉一个夜王,让他颇为高兴,但却出现了一个比三王还要可怕得多的人,有此人加入的黑暗教廷,未来多半会让光明教廷损失惨重。

    他心中暗暗祈祷,但愿教皇大人察觉到这里的突发状况,停止了袭击,否则的话,即便今晚大光明王过来,只怕都得饮恨在此。

    “还没回答我呢,剑王?”杜迪安擦完手指,望向剑王。

    剑王脸色难看,手心全是冷汗,他微微咬牙,道:“我愿意臣服于您!”声音很大,有过先前御守的教训,他没让杜迪安再次强调。

    杜迪安见他识趣,微微点头,随手一指另一人,道:“你呢?”

    “我愿意臣服于您,魔王大人!”

    “我也愿意臣服于您!”

    其余人不等杜迪安指点,立刻主动说道。

    他们已经知道,如今大势已去,顽抗只会被灭,与其让杜迪安来询问,倒不如自己主动点,还能显得自己积极一些,有诚意一些。

    “我也愿意臣服于您!”冥王低头恭敬道。

    转眼间,所有人全都向杜迪安低头行礼,表示臣服。

    杜迪安看了一眼,微微点头,道:“不错,还算有点脑子?!?br />
    听到他略带嘲弄的夸赞,所有人默不作声,心中开始思索起今后的打算,毕竟,臣服于杜迪安是小,黑暗议长那一关却是最大的问题。

    “大人,不知道您今后有什么打算,黑暗议长能够联络内壁强者,若是内壁区派出强者来征讨您,只怕……”剑王担忧地道。

    “这个你无需担心?!倍诺习驳溃骸按咏袢掌?,黑暗教廷十二区便是一个整体,我不希望再看见任何内斗消耗,至于议长和光明教廷,明日我会亲自去解决,我给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在一个星期内,统一所有财团和贵族,以及平民富翁?!?br />
    所有人一怔。

    射虎听见杜迪安的话,脸色微变,心中有些紧张起来,陷入思索中。

    冥王抬头瞧了一眼杜迪安,小声道:“大人,六大财团和所有贵族的根基遍布各个势力,想要在短短一个星期内统一他们,只怕……”

    杜迪安淡漠地看着他,道:“论根基和势力渗透之广,有咱们黑暗教廷深么?”

    冥王连道:“那自然是比不了的?!?br />
    “那么,我只用了一晚,就统一了各位,你们却有七天的时间去统一六大财团,还觉得难么?”杜迪安冷声道。

    冥王一怔,其余人也是脸色微变。

    剑王意识到杜迪安的想法,斟酌言辞道:“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强行统一财团?”

    “所有的统治,都是强行的?!倍诺习材坏溃骸爸皇羌Э旌图那鸢樟??!?br />
    剑王连问道:“如果贵族大力反抗呢?”

    “那就用更大力的手段镇压?!?br />
    “属下知道了?!苯M醯屯?,不再多说什么。

    杜迪安冷漠的双眼缓缓扫过在场众人,道:“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假意臣服于我,等会儿转过身,就会跑到议长那里哭诉告密,想要将功补过,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们一句,没有哪个主子,会喜欢一条叛变过的狗,即便能够免死,今后也未必会得到重用,所以,好自为之吧?!?br />
    剑王等人脸色微变。

    的确,他们中有几人确实打着这样的算盘,虽然杜迪安展现出的力量很强,但跟内壁区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而议长背后的靠山就是内壁区,自然是最大的靠山。

    “你们跟着我,只需要付出你们的忠诚,就会得到你们以前所不敢奢望的东西?!倍诺习材抗馕⑽⑸炼幌?,道:“现在,我要问几件事,谁如果能提供有效消息,我会重重有赏?!?br />
    “有赏?”众人立刻竖起耳朵,好奇地看着这个少年。

    “第一,谁知道教皇的生活喜好?”杜迪安道。

    众人对视一眼,心中暗暗凛然,听杜迪安的意思,显然是准备对付教皇了。

    “我知道?!壁ね趿⒖痰溃骸熬菸沂掷锏那楸?,教皇喜欢贝妮大师的音乐,但凡是贝妮大师的音乐会,他都很少有缺席错过?!?br />
    杜迪安点头,“这情报不错,从今日起,你代我掌管十二区,提升你为副议长?!?br />
    冥王一愣,大喜道:“谢谢大人!”

    其他人眨巴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仅仅是提供这么一个情报,居然就得到这样的奖赏?都直接成副议长了?

    “第二个问题,谁知道前不久横空出世的那位天才神术大师的去向?”

    剑王连道:“大人指的是那位叫‘杜迪安’的神术奇才么?”

    杜迪安点头,“不错?!?br />
    “我知道?!绷⒖逃幸蝗丝?,急切地道:“据我从元素神殿得到的消息,这位天才得到内壁区的赏识,被传入内壁区了?!?br />
    “胡说!”另一个肤色雪白的女子道:“我得到的消息是,这位天才被内壁区的人强行逮走了,说是勾结我们黑暗教廷,要带到内壁去审查?!?br />
    “哼!”先前那人哼了一声,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内壁区是故意诬蔑他,将他带入内壁的,你也不想想,如果他真的勾结咱们,内壁区怎么会知道?如果知道了,怎么会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怎么会带他回去审查,早就当场击毙了!”

    白肤女子一怔,皱眉道:“那你说,内壁区为什么要这么做,岂不是给他名誉抹黑?”

    先前那人耸肩道:“这我怎么知道?”

    “还有别的人知道没?”杜迪安开口道。

    闻言,其余人彼此相顾,没再开口。

    杜迪安见此,微微摇头,道:“第三个问题,听说此人的养父母知道此人被带入内壁区的秘密,但他的养父母被人杀了,各位可知道是谁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