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妮丝微怔,犹豫了一下,应诺道:“是,少爷?!彼低?,转身招手,率领后方的大队冲入到庄园中。上千人的大队像一股黑潮,涌入到庄园各处,顷刻间,一片惨叫声、哭喊声,从庄园各处响起,血腥气味悄然蔓延扩散,唯有夜色静默无声。

    半个小时后,卡奇提着昏迷不醒的梅尔莎雅和丽莎来到庄园外面,而格莱莉则将病弱的梅尔肯森以及两名医生押送了出来。

    梅尔肯森并未昏迷,身体被捆绑在床榻上,挣扎不得。他被抬到庄园外面时,顿时看见静静伫立在夜色中的杜迪安,他眼中喷火一样愤怒得涨红了脸,咆哮道:“你个混蛋,你该下地狱??!”

    杜迪安缓缓转身,淡漠地看着他,道:“看见自己族人死去的滋味怎么样,梅尔先生?!?br />
    “该死的畜生??!”梅尔肯森愤怒地盯着他,“你不是人,你这么做,总有一天会得到裁决的,你的罪孽,永生永世都无法洗刷,你该死??!”

    杜迪安淡然微笑,“谁活在这世上,还没有点罪孽缠身?神都无法判决我,何况是人?”

    梅尔肯森气得攥紧拳头,因用力过猛,胸口一阵剧痛,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嘴角顿时咳出些许鲜血唾沫。

    杜迪安淡然道:“先带下去?!?br />
    “是?!备窭忱虻阃?,招呼抬着床板的两名雇佣兵,将梅尔肯森送了下去。

    这时,吉妮丝从庄园中返回,背后跟着一队雇佣兵,押解着大量仆人装扮的人,其中不乏一些老弱妇孺。吉妮丝快步来到杜迪安面前,低头道:“少爷,这些人怎么处置?”

    杜迪安扫了一眼她押解而来的人,眉毛微挑,道:“我不是说过,不要留下梅尔家族的余孽!”

    吉妮丝连道:“少爷,这些人不是梅尔家族的人,只是他们雇佣的仆人,都是普通人?!?br />
    “你能确定,他们对梅尔家族没有感情么?”杜迪安冷漠地看着她。

    吉妮丝怔住。

    “主人都死了,作为仆人,不该为自己的主人殉葬么?”杜迪安冷声道。

    吉妮丝微微咬唇,知道杜迪安杀意已决,她应诺一声,转身做出一个斩首的手势。

    这些仆人中不乏一些眼尖的人,听见杜迪安的话,立刻大声哭喊着哀求,并且痛骂梅尔家族,想要撇清关系。

    押解众人的雇佣兵看见吉妮丝的手势,立刻拔出兵器,霎时间,其余被押解的仆人如惊弓之鸟,顿时惊慌失措,扑倒在地,苦苦哀求。

    看见这哀婉的场面,吉妮丝眼中有一丝不忍,闭上了眼。

    噗!噗!噗!

    金属刀刃斩在血肉上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鲜血喷涌溅射,其中距离较劲的人,鲜血溅射到吉妮丝的光滑脸颊上,有一丝炽烫。

    她缓缓睁开了眼,只见眼前的仆人接二连三地被斩头倒下,血流成河,遍地都是头颅,而后面其余的人仍趴在地上拼命哭喊,祈求。

    很快,所有的祈求声全都消失不见,遍地只剩下一片尸体,以及阵阵婴儿的哭喊声。

    吉妮丝看见这些被仆人尸体抱着的婴孩,连忙走了过去,命人将他们抱起,转身带回到杜迪安面前,刚准备开口,便听到杜迪安冷漠地说道:“你想说什么?”

    吉妮丝一怔,忍不住道:“少爷,这些孩子是无辜的,您就放过他们吧?”

    “无辜?”杜迪安冷冷地看着她,道:“辛辛苦苦生存了几十年的成年人都杀了,这些孩子你反而怜惜,不觉得可笑么?还是说,你觉得孩子没有罪孽,没做过坏事,所以被杀了,你会觉得太过残忍?”

    吉妮丝怔住,她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杜迪安看见她的表情,冷笑一声,道:“这些孩子没干坏事,不是因为他们善良,而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等他们长大了,也不过是像其他人一样的普通人罢了,他们有什么资格能享受免死特权?你觉得残忍,只不过是你的视觉,听觉,以及想象造成的条件反射罢了!”

    吉妮丝一时说不上话来,不知该怎样辩驳。

    但她心中却知道,这样的行为是错的,只是,她说不出错在哪。

    “今日留下这些孽种,等十几年后,他们就会成为我们最厌恶的老鼠,资源是有限的,他们吃喝长大的资源留给贫民窟的人,足以养活许多因贫穷饥饿而死的家庭?!倍诺习怖渖溃骸澳闳绻蝗绦亩?,可以先离开?!?br />
    吉妮丝默默不言,她曾是内壁区的惩戒者,专门猎杀邪恶教徒以及暴乱的狩猎者,尽管被贵族陷害入狱,但她仇恨的仅仅是某些人。然而,今日所做的一切,实在超出了她的底线以及承受范围,让她有种莫名地愤怒感,以及无力感,她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个少年的想法,甚至,若是太过极力反对,还会被这个少年当边缘棋子抛弃。

    只是,为求自保,却要目睹并纵容这罪恶一幕,真的是对的么?

    她微微咬唇,抬手向雇佣兵做出手势。

    雇佣兵得到吩咐,立刻挥舞战刀,将这些刚出生到四五岁的孩子,全都斩杀在血泊中,遍地狼藉,鲜血像诅咒般蔓延,渗透在漆黑地面。

    这时,梅尔莎雅和丽莎慢慢醒转过来,登时看见提着他们的卡奇和不远处的杜迪安,梅尔莎雅刚要愤怒喝斥,忽然闻到一股浓重刺鼻的血腥气味,她脸色微变一下,抬头望去,顿时看见遍地的尸体。

    她呆住,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目龇欲裂地瞪视着杜迪安,“你不得好死,你不是人,你是丑陋的怪物,你该死??!”

    杜迪安眉头微皱,微微抬手示意。

    卡奇领会,立刻手刀斩出,将梅尔莎雅再次击昏。

    杜迪安等格莱莉回来,吩咐她道:“我们先回去了,你留下把这里清扫一下,记住,哪怕是这里的一只耗子,都给我杀了!”

    格莱莉微微点头,“了解?!?br />
    杜迪安当即转身离去,对格莱莉的办事,他还是较为放心的,毕竟是身经百战的狩猎者,不会像深受信仰教育的吉妮丝那样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