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等海利莎将这些骑士杀完后,立刻用怀里的金属棒碰击数声,这声音很快引起海利莎的注意,她秀丽的脸上满是狰狞,朝杜迪安飞快冲了过来。

    杜迪安抬手搓出一个响指,向前方指去。

    海利莎身体一顿,顺着杜迪安的手指望去,顿时再次露出嗜血杀意,朝杜迪安所指的那座插着梅尔家族旗帜的古堡冲去。

    “什么人……”

    “不好,快……”

    惊呼声和惨叫声顿时响起,守在古堡外面的骑士守卫在海利莎面前毫无招架之力,自从海利莎适应尸毒后,她的力量就恢复到原先的巅峰状态,而且因为行尸化的缘故,永远不会因体能消耗或是受伤而影响。

    很快,海利莎将守卫骑士杀死后,撞入了古堡中,里面顿时传来一阵惊恐尖叫和惨叫。

    杜迪安站在古堡外抬头看了一眼,眼眸微眯,猛地纵身一跃,跳到古堡二楼的窗户处,抬手抓在粗糙的岩石上,再次借力跃去,跳到三楼的阳台上。

    房间里的几人察觉到阳台上的动静,立刻冲了过来。

    当阳台处遮挡的窗帘被几人掀开时,一直脚当中踹了过来,站在中间的一个气质彬彬的青年顿时倒飞了出去,胸口塌陷,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毙命。

    两旁的几位披着骑士甲胄的人看见这一幕,瞳孔紧缩,满脸骇然,虽然手持兵器,却一时不敢再冒然攻上,要知道,被踹飞的青年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梅尔家族邀请过来的光明教廷的大骑士!谁料这样的人物,居然毫无反应能力,被杜迪安当场一脚踹死!

    杜迪安旁若无人地踏步走了进去,面色冷漠,目光扫了一眼房间中的床榻,只见上面躺着一个脸色憔悴苍白的中年人,鬓角黑白发相间,正是梅尔家族的当代家主,梅尔肯森。

    这位曾经在商业区搅动风云的商界传奇人物,此刻却奄奄一息地躺在此处,旁边还站着两位披着白褂的医生,以及一个手里捧着一本《圣经-赐福章》的牧师。

    望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死去的青年,房间里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少年,难以想象在外壁区居然会有这样的人物,小小年纪就能将光明教廷的大骑士斩杀,而且还是一击秒杀!

    在房间中一片死寂时,楼下响起的凄厉惨叫声,顿时传入众人的耳朵中,所有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知道这夜袭的人并非孤军一人。

    “你,你是什么人,这里是梅尔家族的领地!”一个中年骑士壮着胆子拦在杜迪安面前,咬牙说道。

    杜迪安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抬手一甩。

    在他的感觉中,只是随意一甩,但在中年骑士的眼中,杜迪安的手掌快成了一道虚影,难以反应,他惊骇地抬起兵器准备格挡,嘭地一声,手掌甩在兵器上。中年人只觉手里的兵器像被铁锤砸中一样,强劲的力量震得他双手发麻,脚掌蹬蹬蹬地后退数步,险些跌倒。

    杜迪安甩手击退此人后,并未多看他一眼,而是一步一步地朝床边走去。

    站在床边的两名医生和牧师颤抖着挪动脚步,向旁边退开。

    这牧师年龄较大,约莫六旬,手掌颤动时,手里的书籍嘭地一声掉落了下来,将房间里的其他人吓得一惊,心脏怦怦狂跳。

    牧师脸色瞬间苍白,不知该后退,还是该捡起书籍。

    杜迪安径直走到床边,缓缓坐下,望着昏迷不醒的梅尔肯森,抬手拍了拍他胡子稀疏的脸颊,道:“醒醒?!?br />
    梅尔肯森迷迷糊糊地醒来,吃力地睁开眼睛,顿时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颊出现在眼前,是那个少年?我还在做梦么?他这样想着,又闭上了眼睛。

    杜迪安再次拍了拍他的脸,“醒醒?!狈路鸷芷匠5亟腥似鸫?。

    梅尔肯森皱了皱眉,勉力睁开双眼,看见视线中再次映来的这张脸,心中有些烦闷,忽然,他余光看见旁边的医生和另外几位家族骑士,不禁一怔。

    不是做梦?他再次定睛望去,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房间里的景象,不禁愣住。

    “族长,不认识我了么?”杜迪安望着他。

    梅尔肯森惊觉过来,顿时脸色一变,急忙转头向四周望去,一时间连身上的伤痛都忘了。

    “你的宝贝女儿还在?!倍诺习不夯旱溃骸白宄げ灰粽?,这样对身体不好,还得劳烦你挪个地方,跟我走一趟?!?br />
    梅尔肯森反应过来,惊怒地看着杜迪安,道:“你想做什么,这里是梅尔家族,你敢公然袭击贵族?难道你想要与所有人为敌么?!”

    “如果有需要,跟所有人为敌又如何?”杜迪安平静地道。

    梅尔肯森怔住。

    杜迪安转头看着旁边两位医生,道:“梅尔先生得了什么???”

    两位医生听见楼下传来的一声声惊恐到极致的惨叫,吓得面无人色,看见杜迪安向他们望来,忙不迭地争抢回答:“是,是罗噩症……”

    “会死么?”杜迪安问。

    “需,需要静心修养,再配合治疗才能有一线生机……”

    杜迪安道:“你们两个,保住梅尔先生的性命,如果梅尔先生出事了,你们就跟他一起陪葬,知道么?”

    两人吓得全身冷汗狂冒,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嘭!

    这时,房门陡然被撞开,一股血腥之气涌入房间。

    门口站着一道沾满鲜血的身影,披头散发,如地狱中的魔鬼。

    而外面一直连绵不绝的惨叫声,在这一刻也消失不见了。

    房间里的所有人吓得后退几步,惊恐地看着这道血腥身影。

    杜迪安站起,护在两名医生面前。

    嗖!

    海利莎朝旁边的几名骑士嘶吼扑去。

    转眼间,几名骑士便被海利莎撕碎击杀,内脏和肠子散落一地,鲜血溅得房间内的精致装饰品上处处都是。

    杜迪安打个响指。

    海利莎的身影顿时停下,只是肩膀微微抖动,似乎在竭力克制。

    杜迪安向背后的两名医生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很快会有人来接你们,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杀医生?!?br />
    两名医生听到杜迪安这话,被恐惧紧紧攥住的心顿时稍微得到喘息和庆幸,但又担心杜迪安说话不算数,心中依然紧张无比。

    杜迪安走向海利莎,牵着她冰冷如玉的纤细手掌,一步一步地走出房间,顺着房间外遍地尸体的长廊走去,离开了这座古堡建筑,来到了梅尔家族庄园外面的大门处,跟海利莎一同站在夜色中。

    他取出怀里的手帕,替海利莎擦拭着脸颊上沾染的斑斑血迹。

    海利莎面无表情,只是嘴角依然微微咧着,露出几分狰狞之色。

    在杜迪安将她脸上的血迹擦好后,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吉妮丝一马当先,全速赶赴此处,在她后面跟随着成群的队伍,将宽敞的街道占据得水泄不通,声势磅礴。

    吉妮丝远远便看见门口等候的杜迪安和海利莎,心中一惊,急忙加速赶了过去,顿时看见站在杜迪安旁边的海利莎一身鲜血,尤其是手掌上,鲜血还是新鲜的,在缓缓流淌滴落。

    她脸色变了变,想起她先前扑咬士兵尸体的一幕,心中有一丝莫名地紧张,向杜迪安道:“少爷,我们来了?!?br />
    杜迪安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掌,淡漠道:“里面的高手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你带人进去处理一下剩下的人,顺便叫卡奇带上梅尔家族的父女过来?!?br />
    吉妮丝顿时怔住,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杜迪安背后的偌大庄园,里面灯火通明,但似乎格外寂静,只听见阵阵隐约的哭泣声传来。

    她心中震撼,这可是一大贵族啊,居然就这样被杜迪安单枪匹马地血洗了?!

    “听清了么?”杜迪安见她迟迟不答,皱眉道。

    吉妮丝反应过来,忙道:“知道了,少爷?!彼底?,想到一事,不禁问道:“那剩下的人呢?”

    “杀?!倍诺习驳溃骸拔也幌M倏醇魏蚊范易宓挠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