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丁见杜迪安发怒,头皮发紧,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少爷,夺回种植基地倒是不难,但如今的梅尔家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除非您能恢复以往的身份,否则的话,以梅尔家族的关系网,稍微动用点人脉,就能以强占土地的罪名将我们逮捕?!?br />
    “依我看,梅尔家族估计正愁没办法给我们治罪,如果这时候强行夺取基地的话,多半会被他们抓住把柄,将我们一锅端了?!?br />
    旁边的梅肯听到他的话,顿时愤怒道:“强占土地?分明是他们抢我们的,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尼古丁偏头看了他一眼,叹息道:“这样的事情,不是再寻常不过了嘛?!?br />
    梅肯更加怒了,道:“就是因为你这么想,所以才会纵容这种颠倒是非的事情越来越多!”

    尼古丁有些无语,想要反驳,但又觉得他话里似乎有些道理,不由得叹气。

    杜迪安手指轻轻点在沙发的真皮扶手上,缓缓道:“这件事,你尽管去办,梅尔家族,不会再插手此事?!?br />
    尼古丁微怔,疑惑地看着他,“不会插手此事?为什么,莫非少爷您打算亲自出面?这未免有点不妥吧,您如今没有神殿大师的身份,梅尔家族多半不会再这么轻易退让了?!?br />
    “我自有办法?!倍诺习舶谑值溃骸澳悴挥玫P?,去吧?!?br />
    尼古丁心中奇怪,瞧了他两眼,却见这少年十分淡定平静,似乎运筹帷幄。他心中好奇,以他的智谋,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试想过了,但没有一种办法能够解决此事,如今杜迪安和梅尔家族已经是死仇,即便是有天大的利益,估计都难以让梅尔家族止步。

    毕竟,没有谁会坐等敌人成长起来,歼灭自己。

    不过,既然杜迪安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照做了。

    等尼古丁领命离开后,杜迪安收回目光,冷漠道:“格莱莉,卡奇,吉妮丝,你们三个随我出去一趟?!?br />
    三人微怔,立刻领命。

    杜迪安向诺伊斯道:“你留下来看守?!?br />
    “是,少爷?!迸狄了构Ь吹阃?。

    杜迪安当即起身,踏出了古堡,海利莎如影随形地跟在他后面。

    “少爷,这位是?”格莱莉看见紧紧跟随在杜迪安背后的海利莎,感觉寒毛微微竖起,有种莫名地心慌感觉,不由得问道。

    杜迪安头也不回,漠然道:“你们不必知晓,也不必在意,只要别轻易靠近她就行,她虽然很温柔,但讨厌陌生人,如果冒然靠近,小心丢掉性命?!?br />
    三人微怔,眼中顿时凛然,杜迪安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这个女孩有能力斩杀他们?

    他们虽然感觉到这女孩非同凡响,但自认自己在这外壁区中,也算是顶尖行列的强者,能够击败他们的人有很多,但想要击杀他们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吉妮丝的目光凝望了一会儿这神秘女孩的背影,总感觉这背影曾经在哪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她很快收回思绪,向杜迪安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

    “梅尔家族?!倍诺习菜档?。

    三人顿时愣住。

    杜迪安从古堡中出来,顺着泰扎河道上走去。

    卡奇刚要提醒杜迪安躲避驻守士兵的监视,忽然看见杜迪安前行的方向,分明就是那驻守士兵所在的位置,不禁心头一跳,隐隐猜到什么。

    很快,杜迪安一马当先,来到了河对面的营地处,这里扎着帐篷,七八个士兵围在这里的篝火处烧烤,吃喝,地上有几个空的扎啤酒桶。

    “小子,走远点,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逼渲幸桓龇派诘难猜呤勘蚨诺习埠瘸獾?,他心中有些紧张,从杜迪安离开古堡时,他就注意到他们几人,尤其是杜迪安后面的卡奇、格莱莉等人,在这段时间的监视中,早已极为熟悉,不知这几人深夜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杜迪安微微抬手,冷声道:“杀!”

    三人微怔,但很快反应过来,吉妮丝最先领会杜迪安的意思,率先冲了出去,手指间匕首冷光转动,将这个向杜迪安喝斥的士兵颈脖击穿。

    这士兵只是普通士兵,尚未反应过来,便已毙命。

    卡奇和格莱莉迅速出手,转眼间,坐在火堆边休息的,以及帐篷里睡觉的所有士兵,全都被三人斩杀,没留一个活口,全都是一击致命。

    等杀完所有士兵后,三人回到了杜迪安面前,格莱莉脸色难看,向杜迪安道:“少爷,我们杀了他们,只怕军部不肯善罢甘休?!?br />
    “不肯善罢甘休的是我?!倍诺习惭垌?,刚要转身离开,忽然感觉到一阵躁动和杀意从身后扑来,他心中猛然一凛,急忙转身躲过,嗖地一声,一阵冷风极速冲出,扑在地上一个士兵的尸体上,将其抱起啃咬,正是跟随在杜迪安身后的海利莎。

    这惊变的一幕让卡奇三人完全惊呆。

    看见海利莎啃咬那士兵的颈脖时,三人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杜迪安同样脸色一变,眼中有一丝心痛和恼怒,一个箭步踏出,上前将海利莎的肩膀抓住,制止她继续啃咬,道:“你不要这样,这样的垃圾不配让你触碰,你要忍??!”说完,搓出两个短节拍的响指。

    听见响指声,海利莎啃咬的动作顿时停住,但嘴角微微抽搐,身体似乎在颤抖。

    看见她这模样,杜迪安知道她在极力忍耐,当即一脚踢开她手里抱着的士兵尸体,随即将她的身体抱起,转身飞快离去。等来到距离士兵尸体较远的空地时,他才停下,将海利莎放到地上,此刻的她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没有先前那么躁动。

    杜迪安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格莱莉三人,见三人满脸震惊地模样,微微皱眉,冷声道:“这里看见的事,最好不要泄漏出去?!?br />
    卡奇回过神来,连忙点头保证封口,他终于明白,自己从这个女孩身上感受到的心悸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女孩。

    那兴奋地啃噬同类的一幕,让他从心底深处感到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