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任何事都有危险?!倍诺习采羝降?,道:“所以,有时候也要学会利用危险?!?br />
    卡奇听得一凛,一般人惧怕危险,所以趋利避凶,聪明的人懂得防患未然,然而,眼前这少年却已经学会了将危险当作自己的武器,这样的心智,难以想象仅仅只是一个二十未满的少年所具备的,他忽然觉得,神秘的黑暗教廷,在这少年面前,似乎也不过如此。

    “虽然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但愿他想的计策不会失败?!笨ㄆ嫘闹邪档?,如今他跟杜迪安已经绑在一条船上,现在又招惹到黑暗教廷这样的势力,这绝非仅仅单个贵族能够匹敌的力量,一旦杜迪安失败,他无法想象,会波及到多少人的性命,又会致使杜迪安身边多少人死无全尸。

    夜色迷离,二人躲避各关口的盘查,纵马在郊区道路上前行,沿途依稀可见街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此刻美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杜迪安拽着马绳,海利莎坐在他前面的马背上,靠在他的怀里,二人胸背相贴,但从海利莎背上传来的体温,却始终是冰凉的。他感觉到怀里的海利莎有些躁动,自从在黑暗教廷中出来后,这种躁动就一直伴随着她,他有些担心,在她耳边轻声低语道:“再忍忍,等过几天事情办完了,就让你好好美餐一顿?!?br />
    海利莎听到他的话,躁动的反应越发明显,紧闭的红唇微微咧开,露出两颗尖锐的利齿。

    杜迪安默默看了一眼她的侧脸,抖动马绳,加速骑去。

    等到了莫扎河外,海利莎的躁动才渐渐平复。

    杜迪安松了口气,抬头望去,手掌拽动马绳停下,抬手指向一处,道:“那些人是?”

    卡奇赶到杜迪安后面,见他所指的地方,有几道军部士兵在巡逻游荡,顿时有些愤怒,道:“少爷,说来您别生气,这是军部干的事!在两个月前,军部就派人在咱们这附近驻守,说是什么近来有恶贼出没,但他们哪也不去,只守在这里,监视我们!”

    杜迪安明白过来,难怪现在宵禁时间都没到,就在这里看见了巡逻士兵,他说道:“是不是你们招惹到了军部?”

    卡奇立刻道:“就是没有招惹到,我才生气,之前野人入侵时,您可是免费捐赠了一套传奇神术给军部,助他们击退强敌,树立威望,如今您不在了,他们转脸就过来反咬,简直比我还混蛋!”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察觉到一丝别的味道,当即道:“弃马,潜回去?!?br />
    “嗯?!笨ㄆ婧廖蕹僖傻胤硐侣?。

    杜迪安抱着海利莎一同下马,顺着莫扎河边的斜坡另一侧的草地上潜行而去,热感视觉扫视着周围,并没有看见暗哨,看来这里的监视,较为宽松,并没有派什么高手过来。

    知道这点,他心中反而疑惑了,很快,他悄悄摸回到古堡中,目光一扫,便见古堡内有几道熟悉的热源身影,他立刻翻过庄园外面的院子,跳入花园草坪上。

    卡奇跟着杜迪安一同进入,从草地上站起后,立刻不再蹑手蹑脚,道:“少爷,院子里没有监视,我们尽管……”

    杜迪安伸手拦住他迈出去的脚步,指了指地面。

    卡奇低头一看,顿时看见脚掌落下位置的草地上,有一根涂抹得碧绿的线穿插在草丛中,不禁一呆,缩回了脚,挠头道:“他们也太小心了吧,居然在自家院子里还设机关?!?br />
    杜迪安没说什么,跨过细线,径直向前走去。

    卡奇立刻跟在他后面,顺着他踏出的脚步走去。

    格莱莉轻靠在客厅的沙发中,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正考虑着明天怎么折磨那群不听话的雇佣军,忽然间听见外面传来异响,顿时一惊,身影微微一闪,便从沙发上离开,脚上也穿上了靴子,出现在了庄园的门口,向异响传来的左侧望去,只见一道壮硕的身影在夜色中走来。

    格莱莉看清他的模样后,松了口气,没好气道:“卡奇,你怎么回来了,少爷不是让你去壁外么?”

    卡奇耸肩道:“我跟少爷一起回来的?!?br />
    “少爷也回来了?”格莱莉一愣。

    “好久不见?!币坏榔骄驳纳粼诟窭忱虮澈蠛鋈幌炱?。

    格莱莉吓得一跳,只觉全身寒毛根根倒竖而起,猛地向后一跃跳开,顿时看清背后站着一个少年,头发有些许泛白,面容熟悉,却又有几分陌生,而最让她吃惊的是,这少年的左手上,裹着几道布料,但依然有几根凝冻的冰刺凸出,似乎是生长在手臂上的一样。

    “真的是你?”格莱莉一愣之后,迅速回过神来,忙道:“你没事吧……”急切的同时,刚踏近一步,陡然感觉一股寒气从杜迪安后面传来,顿时止步。

    她向杜迪安后面望去,只见到一个蒙着面容的修长身影站在那里,像鬼魅一般。

    杜迪安微微点头,走入到客厅中,在沙发上坐下,牵着海利莎的手,拉着她一同坐在沙发上,这才抬头向格莱莉道:“把他们都叫下来吧,我有话要说?!?br />
    “知道了?!备窭忱虼鹩σ簧?,目光仍停留在海利莎身上,看到杜迪安牵她手时的亲密模样,微微皱眉,转身上楼了。

    片刻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少爷回来了?”

    “真的?”

    “我看到了,真的是!”

    几道身影飞快赶来,率先出现在杜迪安眼前的便是尼古丁,这个老人的腰虽然佝偻,但行动如风,丝毫不见年迈衰弱,在他后面是梅肯,扎奇,以及他领养回来的加百列和赫卡忒兄妹二人。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蹦峁哦〗派厦挥写┬?,满脸激动地看着飞奔下楼。

    杜迪安看了一眼他裤腿下的光脚,向他微微点头,等其余人也全都下来后,看见了诺伊斯,向他道:“你没事吧?”

    诺伊斯听到这话,眼眶微湿,原本激动的心瞬间感动不已,他知道杜迪安这声问候的原由,自从杜迪安在黑暗教廷失踪后,他的日子便一日不如一日,直至有一次他无意中偷听到鹰眼跟一个议员大骑士长的谈话,才得知杜迪安已经被上面通缉。

    他当时便惊呆了,趁那位大骑士长准备的队伍尚未过来擒拿他,当夜便逃出了黑暗教廷,偷偷溜回了古堡中。

    有面具的掩盖,他如今恢复诺伊斯的身份,又一直藏在古堡内,倒也没有被黑暗教廷找到,但这日子却有些沉闷和痛苦了,而且每日都提心吊胆,他知道,一旦落入黑暗教廷的手中,将生不如死,与之相比起来,荆棘花监狱都算得上是天堂。

    “我没事?!迸狄了骨咳套鸥卸?,道:“少爷,您没事吧,您可千万不能再回黑暗教廷,您已经被他们给通缉了,一旦回去就会被他们逮捕,这通缉据说是黑暗议长亲自颁发的,十二个区的黑暗教廷都会通缉您……”

    旁边的卡奇微微苦笑,向他道:“你说晚了?!?br />
    诺伊斯一怔,茫然不解地看着他。

    “你知道我们刚从哪回来么?”卡奇苦笑道。

    “难,难道……你们已经去过了?”诺伊斯瞪大眼睛,忽然想到什么,松了口气,道:“还好,你们没有被发现,否则的话……”

    卡奇叹气道:“何止是去过,我还跟着少爷进入到那个总部的会议室中,当时他们里面还有几个看上去是大人物的人在开会呢?!?br />
    诺伊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杜迪安没有再让二人继续浪费时间的谈话,淡漠地道:“我记得半年前,曾经给各位交代过任务,还有人记得,我们半年前的目的是什么吗?”

    尼古丁眼皮一跳,忙道:“少爷,您当初说,让我们完成各自的任务,等待机会,您此次回来,莫非是要……”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没错,我此次回来,准备在半个月内,将外壁区统一,所有的财团,所有的势力,今后都只有一个称呼,一个主人!”

    听到他的话,格莱莉和尼古丁、诺伊斯等人全都惊呆了,满脸错愕。

    杜迪安没有给他们缓冲的时间,继续道:“这次的征战,万事俱备,志在必得,大家不必担心,这只是一个开胃菜,你们只需要在这半个月内,每天不间断地提升自己的力量就行,明天我会带一批神浆过来,这是帮助高级狩猎者突破极限的东西,但在此之前,各位务必达到高级狩猎者极限!”

    众人愣愣地看着他,有些发懵。

    吉妮丝听到“神浆”二字时,原本静默的表情顿时一动,抬眼凝视着杜迪安,悄悄攥紧了手。

    杜迪安注意到吉妮丝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个少女,缓缓道:“吉妮丝,再过不久,你就能够完成你一直想要做的事了?!?br />
    众人的目光立刻朝吉妮丝望去。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众人已经从卡奇那里知道,这个女孩的心愿是回到内壁区中,向曾经陷害她的人复仇。

    “谢谢少爷!”吉妮丝微微低头,咬紧了嘴唇,在杜迪安说出“神浆”时,她便知道,如今的杜迪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初次跟她相见时的少年了,这神浆虽然不算绝密,但也是达到一定级别和高位的人,才有权知晓。

    杜迪安微微点头,想到外面的巡逻守卫,道:“外面驻扎监视你们的守卫,是怎么回事?”

    “你已经知道了?”格莱莉怔了怔,没想到杜迪安刚回来,就注意到了这个,她犹豫了一下,道:“据我打探到的消息,这些士兵似乎会监视咱们,似乎跟梅尔家族有关?”

    “梅尔家族?”杜迪安眯眼。

    格莱莉道:“这些士兵的上司,是梅尔家族曾经的旧部,而且这些天,在商业区的西部,梅尔家族迁徙到了那里,并且定居了下来,似乎又准备重新开始发展?!?br />
    “这是看我不在,又死灰复燃了?!倍诺习驳阃?,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尼古丁忽然道:“少爷,我有罪,请您治罪!”说完,立刻弯下腰。

    杜迪安皱眉,“说?!?br />
    尼古丁苦涩地道:“少爷,您之前交给我的任务,我只怕难以完成了,您让我栽培的桑菱叶和其它的植物,我都栽培了,但是两个月前,我的种植基地被一群人给强行收买,当地的土地管理部居然批准了,所以……您让我栽培的那些东西,如今都没了?!?br />
    杜迪安眼中寒光一闪,森然道:“是梅尔家族干的么?”

    尼古丁感受到杜迪安的怒气,紧张地道:“回禀少爷,我后来查过了,的确跟梅尔家族有关?!?br />
    杜迪安冷冷地看着他,道:“这件事,你没请福林帮忙么?”

    尼古丁背上冷汗溢出,连道:“少爷,我请了,但那段时间,福林老先生病倒,拒绝拜访,我实在没法……”

    杜迪安脸色一沉,目光阴森如水,“是真的病了,还是借故不见?”

    尼古丁忙道:“是真的病了,我后来查过,替福林先生看病的大夫说,福林先生染了黑斑恶疾,命不久矣……”

    杜迪安眼中的杀意消退许多,微微点头,沉默片刻,道:“这件事,你的确有罪?!?br />
    尼古丁心头一跳,忙跪下道:“请少爷责罚!”

    “念在你已经尽力的份上,这次就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倍诺习怖淠氐溃骸拔椅誓?,那块土地被卖了,种植的东西还在么?”

    “还在?!蹦峁哦∶Φ溃骸懊范易宀恢滥切┒魇歉陕锏?,不过看我们那么大面积的种植,估计觉得里面有门道,所以没有销毁,而是接着种植了下来,还把我当时雇佣的所有工人都留下了?!?br />
    “那就好?!倍诺习残闹兴闪丝谄?,随即道:“既然如此,现在,你召集人手,把那里抢回来?!?br />
    “就现在?”尼古丁愕然。

    杜迪安眼中寒光一闪,道:“有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