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此话,众人大惊,纷纷望去。

    只见老人的身后,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颀长身影,当看清这人的面容时,会议桌两侧的六位议员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愕地道:“是你?!”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这位上任长老,他不是已经被议长通缉了么,居然还敢公然出现在这里?

    这时,有人注意到,这位上任长老并非一人前来,在他的背后暗处,竟还站着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从身材轮廓来看,似乎是位女性,就像他的影子一样。

    老人感觉像被一只猛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似乎稍有异样就会遭到雷霆攻击,他没有慌张,表情不变,肩膀却蓦然一动,骨骼中迸发出一股硬劲,他相信,此举不但能震开这只手,还能够借此击伤此人,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随便便地将手掌搭在他肩上的。

    然而,这股硬劲刚升起,他便感觉肩膀倏然一沉,搭在他肩上的手掌像一座巨山般重重压下,非但将他的爆发出的劲道全部抵消,还直接碾压过来,嘭地一声,他坐下的椅子腿脚炸裂开来。

    他身体一晃,只觉胸口微微发闷,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老人心中惊骇,忍不住扭头望去,却看见一张比他想象中还年轻许多的清秀少年脸庞,表情淡漠,黑色的眼眸似在看着前方的会议桌,又似乎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你是什么人?”老人强忍心中的震惊,沉声说道。

    听到老人的话,旁边心思机灵的少年立刻出言喝斥,“混蛋,把你的脏手拿来,你是谁,居然敢擅闯这里,你想找死……”

    “死”字的音刚说出,紧接着声音变得扭曲。

    只见他的颈脖被扼住,一个戴着面具的光头壮汉从外面闪身进来,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包袱,像拎着小鸡一样地扼着少年的喉咙,压着嗓音道:“小鬼,把你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少年的喉咙气管被压住,涨得满脸憋红,喘不过气,此刻别说流畅的说话,就算是出声都艰难。

    “各位,好久不见,可有想念我么?”杜迪安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在座六人都是黑暗教廷的议员,跟光明教廷的摩擦中身经百战,此刻哪还会看不出,老人已经被杜迪安制住,这让他们心中震惊不已,自从这位看似平凡普通的老人上位后,便连斩数位光明教廷的大骑士,在那看似枯骨般佝偻的身躯中,却蕴含着令人恐惧的力量,然而此刻,居然被杜迪安如此轻松地制??!

    想到此人公然出现在这里的多种可能性,众人只觉头皮发麻,这可是议长通缉的人物,对方既然敢出现在这里,自然就有将他们灭口的可能性!

    “长,长老,我们大家都很想念你的?!币桓雎澈拥闹心耆寺冻鼋衔匀坏匦θ?,但脸上僵硬的肌肉,使得这份笑容还是有几分勉强。

    “是啊,长老,我们都很想你?!绷硪桓鲎澈毫⒖谈缴?。

    听到二人的话,表面平静的老人心中再次掀起巨浪,没想到这个少年就是失踪的上任长老,而且还敢出现在这里。

    “知道大家想念,所以我回来了?!倍诺习脖砬榈肿匀?,道:“刚才听到各位提起长老会议的事情,我似乎记得,半年前我许诺过,等半年后,我必然会让咱们第九区,成为前五的大区,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

    闻言,老人一愣,六位议员也是怔住,面面相顾。

    这话他们自然记得,但在杜迪安失踪以后,他们便将此话当成了后者吹的牛皮,没有再放在心上,毕竟,这种事情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刚上任时许诺下极高的目标,目的不过是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等在任的时间久了,根基深了,谁还敢跟他提当初上任时定下的目标?除非是不想混了。

    “我说的话,向来算数,这次的长老会议,我会亲自参加?!倍诺习财骄驳?。

    听到杜迪安的话,扼着少年的卡奇忍不住心中暗暗撇嘴,要说谁最不讲信用,在他心中,杜迪安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这绝不是一个把信誉挂在嘴边的人,而是无利不起早。

    六人愣愣地看着杜迪安,过了一会儿,先前附和的壮汉小心翼翼地道:“长老,您如今已经被引退了,不再是我们第九区的长老了,这长老会议,历来只有长老才能参加,只怕……”

    “无妨?!倍诺习驳溃骸霸谖抑翱梢匀绱?,在我之后,未必如此?!?br />
    壮汉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老人听到杜迪安的话,心中暗惊,从杜迪安方才展现出的力量,他知道这位长老具有超出高级狩猎者的力量,兴许能跟外壁区排名前几的那几位怪物相提并论,如果此人要硬闯长老会议,他确实拦不住。

    他心中飞速盘算一下,先客气道:“没想到你就是上任长老,幸会,幸会?!?br />
    “嗯?!倍诺习参⑽⒌阃?。

    这样的态度就显得有些傲慢了,老人心中不悦,但没有表露,继续道:“虽然你已经退位了,不过既然你还挂念着第九区的事情,到时随我一同前去也无妨……”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动作打断了他的话,杜迪安说道:“你先起来跟我说话?!?br />
    老人一怔,脸色有些难看,忍着怒气道:“我一把年纪了,论礼数,我坐着跟你说话也不算失礼吧!”

    听到他的话,六人心中暗惊,包括那个会察言观色的少年也是心中震惊,这话等于是承认了杜迪安比他强了,弱者对强者需要恭敬,但他年龄摆在这,所以不必行礼,也不算失礼。

    “不要跟我谈年龄?!倍诺习驳溃骸胺裨蛭业乃镒佣寄艿蹦愕淖娓??!?br />
    老人愕然,没想到杜迪安居然如此直白地羞辱他,不禁攥紧了拳头,心中怒火直冲,他咬着牙,忍下了这口恶气,缓缓起身,道:“既然你要坐,那就坐吧?!?br />
    杜迪安拉开椅子,换一个离桌子稍远的舒适距离坐下,轻靠在椅上,翘着腿,这时,众人顿时看清了他后面站着的那位女子的身影,后者脸上蒙着围巾一样的黑色丝巾,将面容遮住,但一双毫无眼白的纯黑瞳孔却显露了出来。

    当看见她的眼睛时,众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毛乍起的心悸感觉,像是被一双极其狰狞的目光注视着。

    “你,叫什么名字?”杜迪安偏头向站在一旁的老人道。

    看见杜迪安一副上级对下属的态度,老人气得一窒,心中恼怒,强忍着没有发作,道:“我的代号是‘射狼’?!?br />
    “谁推荐你来第九区担任长老的?”杜迪安瞧着他的眼睛,“是教皇,还是修道院的刑部长老?”

    听到教皇二字时,老人脸色顿变,圆桌两边的六人也是吓得一跳,对这二字有种本能地敏感反应。

    老人心脏怦怦跳动,没想到杜迪安一语便道破他的身份,他的确是教皇利用教廷的关系网渗透进来的,他曾是教廷的最高层图书管理员,多年来极少露面,即便是教廷里的人都没几个见过他,也正因如此,教皇才会派他过来,按理说,不可能有人能够识破他的身份。

    他控制着心跳恢复平稳,冷声道:“什么教皇,我是议长亲自任命的,莫非你这次回来,想要再次担任第九区的长老?若是如此,你诬蔑我是没用的,担任长老的事情,只有得到议长的许可才行?!?br />
    杜迪安凝视了他一眼,收回目光,手指轻轻点在桌面上,道:“等长老会议结束后,你随我去一趟教廷吧,很多年了,我很早以前,就想要见见这位教皇大人?!?br />
    老人脸色一沉,喝斥道:“你胡说什么,你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吗,去教廷自投罗网?还是出卖教廷,跟光明教的那些自诩正义的虚伪之徒讨功求赏?”

    杜迪安道:“你这句话里,只有一个字说对了?!?br />
    老人皱眉,“什么?”

    “讨?!倍诺习驳溃骸拔沂且ヌ忠谎??!?br />
    “你!”老人满脸怒气,道:“我是不会跟你去的,除非……”

    “除非你想死?!倍诺习驳?。

    老人顿时一窒,感受到杜迪安此话中的森森杀意,他默然下来,心想自己的面子工程已经到位了,至少洗脱了奸细的嫌疑。

    “等去了教廷,你就准备受死吧!”他心中暗暗冷笑,巴不得杜迪安送上门去。

    杜迪安没有再理他,转头望着六人,目光很自然地看见了六人中的一个熟悉面孔,正是被他囚禁关押的艾美,没想到这位大魔药师居然又出来了,看这情况,似乎被这位射狼老人重用了。

    他没说什么,既然已经如此,眼下他又恰好缺少人手,此人留着倒还有几分作用。

    艾美看见杜迪安望来的目光,心中一紧,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生怕杜迪安还记恨着上次的仇恨,将她再次囚禁,关押在那个暗无天日的肮脏地牢中。

    “各位,给你们三天时间,统治各个分部,将所有储存的钱财,炼金术,魔药,全都搬运到总部中?!倍诺习脖砬槠骄踩从锍鼍说氐?。

    众人一惊,将所有资源集中到总部?这……莫非是要打劫整个第九区的储蓄?

    想到这里,众人忍不住惊愕地看着他,这人在想什么,疯了吧?

    杜迪安向旁边的鹰眼道:“这件事,你负责?!?br />
    鹰眼望着这个久违地少年,心中熟悉地感觉再次回来,不过这次,他却感觉到这少年有些不同,首先身高有所变化,比以前更高了,这是兽胶面具无法改变的,这让他心中有一个猜测。此外,他感觉这少年似乎比以前更危险了,那张平静淡漠的面容下,似乎藏着一头暴戾狰狞的灵魂。

    “鹰眼领命?!庇パ鄣屯返?。

    相较于跟射狼老人手下办事,他还是情愿跟在杜迪安手下办事,除了在射狼老人手下不被重视外,他对杜迪安虽然畏惧,但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信任感。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长老会议那天,我再过来,哦,对了,我失踪的事情,应该被上面通缉了吧?”

    闻言,众人心头猛地一跳,有些紧张起来。

    杜迪安瞧着众人的反应,已经得到答案,淡然道:“如果有兴趣,我倒不介意各位去上报,不过,不要影响我交代下去的事情,否则,后果自负?!?br />
    说完,转身走去。

    海利莎如影随形,跟在后面。

    卡奇见状,松开了手,立刻跟在杜迪安后面离开。

    众人目送着三人离开,直到脚步声彻底微不可闻后,众人才松了口气,艾美立刻向射狼老人道:“长老,这混蛋居然还敢出现,我们马上派人追杀他吧!”

    射狼老人看了她一眼,目光缓缓扫过其余几人脸上,轻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单靠我们第九区的人手,想要擒杀此人,基本是不可能了?!?br />
    艾美呆住。

    “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狩猎者级别,足以跟内壁区的界限者一较高下!”射狼老人缓缓说道。

    听到他的话,众人吃惊,没想到杜迪安的力量这么强,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艾美很快反应过来,咬牙道:“我们可以用毒,正面打不过的话,那就偷袭,埋伏,暗杀!单是力量强有什么用,再强的人,敢吞下我研制的毒药么?”

    射狼老人微微点头,“这话倒是不错,不过,这人还是交给其他区来对付吧,我们只需要将他的消息传出去就行?!?br />
    “那也好!”艾美心中一喜。

    出了小镇,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和卡奇骑上马匹,一路前往元素神殿颁发给自己的古堡方向。

    “少爷,刚才那里就是黑暗教廷的总部么,他们说的第九区是什么意思,我看那里面的人,个个不凡?!笨ㄆ嫫镌诼砩?,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向杜迪安问道:“您是想要利用黑暗教廷的力量来战斗么?”

    杜迪安道:“不错?!?br />
    卡奇挠头道:“这样会不会太危险,这帮黑暗教廷的人比我还坏,我就怕到时被出卖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