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莎无动于衷,默默不语。

    杜迪安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纤纤小手,虽然手感冰凉,但他却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暖意,当即牵着她慢慢地向前走去,跨过路途上的积水雨坑。

    大雨中,二人肩并着肩,牵手漫步,雨声中只传来杜迪安自言自语般的声音。

    在道路两旁的残破建筑像一座座寂静鬼屋,塌陷的窟窿像深陷的眼窝,空洞地注视着经过的二人,在大雨的洗刷下,残垣断壁被洗去菱角,磨砺得越发的光滑。

    灾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转眼间雨停,只偶尔飘落下一两滴雨水,落在路面满是泥泞的水坑中,泛起阵阵涟漪,将水坑内倒映的灰蒙蒙天空,荡漾得有些扭曲。

    杜迪安见雨停了,便收起了雨伞,忽然感觉肩膀有些凉,转头望去,却见自己的左边肩膀被雨给淋湿了。

    他随手收起草编的雨伞,将肩膀上的衣服揪住,拧干雨水,然后牵着海利莎继续向前走去。

    当走到这条街道的十字路口时,他顿足停步,抬头看了一眼东南方,默然片刻,转头向海利莎道:“你的兵器,在尸潮中没有找到,应该被龙族的人回收了,你不要着急,等我们回到巨壁中,所有我们失去的,都将会回到我们手里,我向你保证!”

    海利莎纯黑的眼眸看着他,似乎在说,我相信你。

    杜迪安是这么认为的,他微微一笑,牵着她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

    ……

    高耸巍峨的巨壁上面,一个黑色小点在爬动,就像墙壁上趴着的一只小蚊子。

    簌簌声响起,卡奇两手握着绳索,飞速滑落而下,心中却暗暗提起一口气,每次从这巨壁上翻越而过时,他都感到格外紧张和恐惧,因为这高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一旦摔落下去,将粉身碎骨!

    所以,他每次翻越时,都会仔细地检查绳索,同时观察风向,避免遇上大风天。

    嘭!

    在离地七八米时,他手掌一松,从绳索上跳下,两脚落地,震荡感从脚心传来,虽有些疼,但踩着实地的感觉却无比踏实,他轻吐了口气,立刻转身大步走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被深草掩盖的残破废墟处。

    他绕到废墟一处,拨开一簇绿油油的深草,露出一个窟窿,通往废墟乱石里面。他走了进去,来到这废墟建筑的地下室中,这里停着一辆积满灰尘的车辆。

    他躺下身子,爬到这个金属大件下面,这里竟有一个阶梯通道。

    他的身体顺着阶梯钻了进去,取出随身火柴,将墙上的油灯点燃,身体慢慢地站起,顺着蜿蜒的台阶而下,很快,他来到通道的尽头,这里有一扇漆黑铁门。

    他掏出钥匙将门打开,门里面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地下室,与其说地下室,反而更像是地下洞穴,四处都是土壤岩壁,镶嵌着油灯。此外,宽大的洞穴中挤满了物件,却不是狩猎用的装备,而是一些金属原料和原胶等不同种类的材料。

    卡奇扫了一眼熟悉的洞穴,见无异状,将背上的巨大包袱取下,放到一旁,这里面的食物和水够他继续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

    他来到旁边一处铺在金属板上的简陋床榻上躺下,靠着床榻,翘起二郎腿,取出床边的匕首小刀和木头,跟往常一样百无聊赖地雕刻着木偶。

    这是他偶然间看见杜迪安房间里摆设的雕刻品时想到的解闷娱乐,经过尝试,他学的很快,雕两次便得心应手起来,雕出的东西有模有样,栩栩如生。

    不过,他雕刻的木偶跟别人雕刻的不同,他只雕女人,而且是裸身女人。

    因为这是他最大的爱好。

    锋利的匕首在木头上滑过,在削和剃的手法交替间,一个浑圆饱满的乳峰轮廓浮现,他看得十分满意,凑近亲吻了一口,只觉仿佛亲吻在了真正的美女胸脯上,忍不住舒服地闭上了眼。

    很快,他松开了嘴,露出爽朗的笑容,“你是老子的第一百零八个女人了,以后就叫你一零八,知道么?”

    木偶当然不会说话,但卡奇对女人一向很有办法,他说完后,手里的匕首飞快划过,在木偶的唇缝间描动,很快,木偶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上翘的弧度,似乎害羞,又像欢喜。

    卡奇忍不住哈哈大笑。

    大笑到一半,他忽然一怔,不禁抬头向上望去,表情凝重起来,身体一挺从金属板上翻起,来到洞穴一处墙壁处伏耳倾听,很快,他脸色变了,惊疑不定,“脚步声?而且是两个人?会是谁?难道是他回来了?不可能,他向来独来独往,也不会是格莱莉她们……”

    排除了友方的可能性后,他的表情慢慢地阴沉了下来,转身飞快来到金属板旁,将木偶和匕首放下,抓起了旁边的兵器和战斗行囊,悄然爬出了洞穴,来到外面的深草中,半蹲在草边,向脚步来源处冷眼望去,渐渐地,两道身影从远处慢慢地走来。

    由于附近遍布及腰深草,他只能看清来者的上半身,当看见那两个小黑点时,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攥紧了兵器,同时默默估算着最佳的偷袭攻击距离。

    随着对方逐渐接近,他慢慢地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当看清的时候,他忍不住睁大眼睛,很快,他又再次揉了揉眼睛,这次看得更加清楚。

    “少爷!”卡奇不禁站起,惊喜无比地看着迎面走来的杜迪安,举手挥舞示意。

    杜迪安看见剃光头发的卡奇,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牵着海利莎依然不急不缓地前行。

    卡奇看杜迪安走得慢吞吞地,立即主动跑了过去,当近距离看见杜迪安的模样时,心头大吃一惊,只见短短两三月不见,这个在他心中还是个少年的人,此刻头发间竟有几缕白发出现了,其余的黑发也有些褪色,像是涂抹了白霜一样,看上去有一丝暮气。

    卡奇感到不可思议,怔怔地道:“少爷,你……”

    杜迪安道:“怎么?”

    卡奇看见杜迪安望来的平静眼眸,心中忽然像被咬了一口似的,感觉到心脏一缩,有种极其怪异地感觉,这感觉让他觉得眼前的杜迪安有些陌生,似乎跟以前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大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没变,那就是无法从他的双眼中猜出他的心思和想法,难以琢磨。

    “没,没什么?!笨ㄆ媪⒖桃⊥?,忽然,他感觉到全身寒毛微微竖起,似乎有一道极其邪恶的目光注视在他身上,忍不住毛孔微缩,顺着那股寒气的源头望去,顿时看见杜迪安背后的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然而,跟这道身影对视的时候,他却不禁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就像是遇见天敌一般,有种不受控制地颤栗感蔓延他的全身。

    杜迪安注意到卡奇惊吓到的模样,偏头看了一眼海利莎,见她表情有些阴沉,似在忍耐一般,不由得皱眉,看来训练还需要继续加强巩固。

    “这位是我的朋友,你不必担心?!倍诺习驳溃骸安还?,她脾气不太好,最好不要轻易靠近她,也不要让她看见红色的物体?!?br />
    卡奇听到杜迪安的话,忍不住瞄了一眼这个秀丽绝美的女孩,单是容貌的话,颠覆了以往他对美女的定义,只是,这样一张他从未见过的完美无瑕的脸颊,却让他升不起半分亵渎的念头,只有远离的想法。

    “少爷您的朋友,就,就是我的朋友?!笨ㄆ婷闱考烦鲆凰啃θ?,伸手握去。

    杜迪安抬手将他的手掌按下,道:“我刚说的话你就忘了么?”

    卡奇微怔,顿时悻悻地道:“没忘没忘,我这不是怕不礼貌么?!?br />
    杜迪安道:“之前让你准备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么?”

    见杜迪安直奔正事儿,卡奇立刻道:“早就备齐了,我带您去看看?!?br />
    杜迪安点头。

    卡奇立刻转身,像逃一样地快速返回到废墟前,边走边道:“少爷,您让我建立的野外据点,我已经建好了,您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我可以改?!?br />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跟在他后面。

    进入废墟后,杜迪安很快见识到了卡奇所造的这个地下洞穴据点,不禁点头,心中有些满意,卡奇表面粗犷,但内心细腻,他正需要这样的人替他办事。

    “不错?!倍诺习采艘谎鄱囱?,“很好?!?br />
    得到杜迪安的夸赞,卡奇咧嘴一笑,道:“这都是根据我以前担任狩猎者时,从其他财团的不同据点中看见的方法,我只是抄袭过来而已?!?br />
    “能抄,也是一种本事?!倍诺习驳?。

    卡奇挠头憨笑。

    杜迪安来到材料前面,扫了几眼,便知材料数量没错,他心中满意,向卡奇道:“这段日子,你也辛苦了,先回住所中休息吧,顺便告诉格莱莉和尼古丁他们,我要回去了,让他们准备好人马和钱财?!?br />
    卡奇一惊,道:“少爷,您这是要?”

    “征战!”杜迪安的声音平静无比。

    ……

    ……

    细雨绵绵,转眼间,进入灾雨季已经两个月。

    杜迪安坐在一块残破的石块下面,这石块像雨伞遮挡着上面的雨水,他望着天地被掩盖在雨幕中,沉默片刻,向旁边同坐一块石头上的海利莎道:“当初,我们第一次相见时,就是这样的天气里,你还记得么?”

    海利莎沉默。

    杜迪安偏头,望着左侧的高耸巨壁,眼眸微微眯了眯,道:“如果将我苏醒的那一天当作我的生日,现在,我该满十八岁了?!?br />
    海利莎依旧沉默。

    杜迪安继续道:“转眼间,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十年……我以前的记忆,才只有八年,这八年的记忆中,我能够记得住的记忆,只有五年左右,你说,我究竟是属于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沉默无声,没有响应。

    杜迪安望着远处,眼中有一丝渺茫,过了片刻,他徐徐收回目光,“天晴了?!?br />
    雨停歇了,阳光从混浊的乌云中穿透下来,照耀在地上,充满腐烂气味的空气中,有一股清新气味。

    杜迪安缓缓起身,手指轻微搓捏出一个微小的声响。

    海利莎立即起身,如影随形地跟在他后面。

    二人回到了废墟下面的洞穴中,杜迪安将一些稀奇古怪的零件搬运到废墟外面,堆积在空地上,然后将其一件一件地组装起来。

    经过两个月的冶炼和锻造,他的新神术基本已经完成。

    这次的新神术,主要不为杀敌,而是自保!而在现今条件下,他唯一能够想到并制作出来的新神术,只有一样,便是雷电武器!

    一套遍布雷电的堡垒,以及一套遍布高压直流电的战甲,这便是他的新神术。

    纵然是比拓荒者强十倍百倍的人,他相信也快不过电流的速度,任何攻击他的人,都将被他反杀!

    至于其它的科技物品,杀伤力大的,无非是热武器,但无论是导弹还是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首先制造难度太大,其次即便制作出来了,对拓荒者的效果也不强,除非是偷袭。

    但,偷袭一次能得手,两次三次的话,就等于是跟内壁区全面开战了,那时导弹的作用性几乎为零,内壁区可以派出刺客型的拓荒者轻易潜入他的堡垒,将他暗杀!

    因此,在众多兵器面前,唯有雷电,能够保他,即便敌人的速度超过他的反应,刺杀术超过他的感知,但,有遍布高压电流的堡垒以及战甲所?;?,他将具有不死之身!

    而这,便是他生存的最大资本!

    “如果不是电流布置到内壁区,需要太多的电网线路,单靠电能,便足以统治整个世界?!倍诺习残闹幸藕?,不过,单是自保,他已经颇为满意了。

    至于战斗,他有的是办法。

    很快,他将这台发电机组装完毕,采用的是风能发电,在这壁外的环境中,无需担心污染问题,而用来储电的超大电池,他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