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章开始,内容进入正轨了,我会试着用我觉得更好的文笔方式来书写

    ……

    地球仍遵从星轨盘旋。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

    蛰伏在巨壁内外的黝黑雪粒渐渐溶解,地表的气温缓慢上升,灾雨季将至。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相较于凝固的雪,人们更厌恶无孔不入地灾雨。

    “队长,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片区域?”塞拉斯满脸忧虑地看着周围遍地残破的尸骸,向队长道:“我听三队的一个兄弟说,近两个月来,在这红荒二区狩猎的队伍,大多数都失踪了,无一生还,已经有传言说,这里潜伏着非??膳碌哪?,要是遇上了,咱们估计也凶多吉少了?!?br />
    索尼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伙计,这都是谣言,这里被尸潮洗礼过,哪还会有什么高级魔物残留,聚集尸潮的尸王,早就被杀了,它的兵器都落入了海瑟薇殿下手里呢?!?br />
    “神保佑,但愿我们没事?!比沟挠锹遣⒚挥邢?,祈祷着道。

    兰登笑道:“这里是荒区,神之禁地,即便有神,也无法保佑你的?!?br />
    塞拉斯瞪着她,道:“胡说八道,这个世界都是神创造的,神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你不要亵渎!”

    兰登听得心中不悦,道:“就算有神,也是恶神?!?br />
    “住口!”索尼埃忽然道。

    二人没有理会,继续争辩。索尼埃却向着前方一处沉声说道:“你是谁?”那里站着一道削瘦身影,身材较为修长,但瘦骨嶙峋,眼窝深陷,身上披着破烂战甲,依稀有龙族徽章的刻印,此刻正直勾勾地看着五人,深陷的眼窝中是一双深潭般漆黑的眸子,不含丝毫情感,看得索尼埃极不舒服,同样感受到极大威胁。

    兰登和塞拉斯立刻察觉到这位悄无声息出现的身影,悚然一惊,尤其是兰登,她有热源探索能力,虽然在跟塞拉斯争辩,但无时无刻都在观察周围,却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人是何时接近的,而且还是直接出现在正前方,说是幽灵都毫不为过!

    这道幽灵般的身影没有回话,漆黑的眸子漠然地看了一眼几人,身影蓦然一晃,凭空消失。

    塞拉斯看见后者消失,心中惊疑,难道先前是幻觉?下一刻,他听见队长索尼埃的暴喝声响起:“小心!”他刚反应过来,陡然看见先前消失的幽灵身影,竟像瞬移般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变化出乎他的预料,刚要格挡,便感觉腹部一痛,身体倒飞了出去。

    在击飞一人后,这幽灵身影飞速掠动,如狼入羊群,转眼间将擅长感知的兰登击倒,一抹寒光划过兰登雪白的颈脖,这个女孩瞪着眼睛,不甘地倒了下去。

    “不!”索尼埃目龇欲裂,一声怒吼,拔剑冲出。

    他的剑十分轻盈,锋利,快捷。

    但在交手数次后,剑却连碰都无法碰到幽灵身影。

    很快,在二人手掌交叉时,索尼埃的剑忽然诡异地消失不见,落在了幽灵身影的手里,下一刻,剑光一闪,索尼埃的身体僵直住,抬手捂住胸口的剑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深切感受到这把剑的锐利。

    在他倒下后,幽灵身影拔出了剑,屈指一弹,利剑飞了出去,斜插在地面上,颤动不止。

    幽灵身影弯腰将几人的尸体抱起,转身飞快跑去,跑动的姿势像一只森林中的猩猩。

    很快,幽灵身影来到一处巨石前停下,将巨石搬开,将手里的三人尸体陆续投入到通道中,然后顺着通道滑落下去,再从另一处爬出,回到生活两个月的控制台小房间中。

    小房间里较为杂乱,地上遍布骸骨,全都被啃噬得血迹斑斑,大多数骨骼上仍沾黏着模糊的血肉,除此以外,在旁边的墙角处,还有阵阵屎尿臭味飘来,在这肮脏龌龊的臭味上面,掩盖着一张张书架上的人类文明瑰宝,但依然难以遮住这令人作呕的恶臭!

    杜迪安将新猎杀到的三具尸体丢在这深埋于地底的沉闷小房间中,自己躺到一旁休息起来,他大口地喘息着,浑然不在意空气中的腥臊臭味,一边休息,一边望着前方数米外静静伫立着的绝美身影,跟周围地狱般血腥混乱肮脏的环境相比,她就像一朵出尘的青莲。

    只要凝望着她,即便身处这样的环境中,杜迪安也丝毫不觉得辛苦,周围的骸骨像是开满的鲜花,每一朵都飘荡着令人舒畅的芳香。

    他瘦得颧骨凸显的脸颊上,露出几分微笑。

    “等最后一个指令训练完,我们就能够回去了?!彼崛岬?,向她说道。

    海利莎静静地站着,面无表情,既没有咆哮嘶吼,也没有回应,甚至眼皮都没有眨动一下,像一尊木雕一样地站在杜迪安面前。

    杜迪安早已习惯她这样的状态,微微笑着,等体力稍微恢复一些后,他从地上爬起,将刚猎杀到的三具尸体中的女人尸体扶起,递到她面前。

    浓郁的鲜血气味从兰登的雪白颈脖上飘散而出,像是一只只诱人的魔爪,不断地刺激着海利莎的感官,她的纯黑色眼眸微微地收缩,雪白挺秀的琼鼻微微抽动,嘴角像抽筋般微微抖动,看上去像是在竭力忍耐,又极度渴望。

    杜迪安心中默数着时间,很快,五分钟过去了。此时海利莎的反应要强烈许多,原本垂直不动的双手也轻轻颤抖起来,颈脖微微扭动,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雪白颈脖。

    杜迪安看她快到极限了,立刻打个响指。

    听到这响指声音,海利莎瞬间像从牢笼中解放出来一般,露出忍耐到极致的狰狞丑恶表情,瞬间将原本秀丽面容给撕碎,她完全不顾形象地抱起面前的食物,大口地撕咬,啃噬,吞咽,像是饥饿到发昏的旅人,狼吞虎咽地啃噬着一块黑面包。

    这扭曲而血腥地一幕,在杜迪安眼前活活上演。

    似乎因为太激动,海利莎撕咬得格外用力,致使兰登雪白颈脖上喷射出的鲜血,溅射到杜迪安的脸上。然而,杜迪安毫无所觉一样,只是静静地凝望着面前的疯狂身影。

    等兰登的颈脖被完全咬断后,杜迪安再次打个响指,陷入疯狂的海利莎立刻像僵住一样,停止了下来,然后松开了手。在她手里抱着的兰登尸体,径直倒落下来,挂着一丝血皮的脑袋在摔倒中,立刻断裂,头颅脱落,咕噜噜地滚动到一旁的尸骸盆骨边靠着,美丽的眼珠依然瞪得极大。

    杜迪安望着恢复平静的海利莎,眼中露出温柔之色,从怀里抽出一块干净的丝巾,轻轻地擦拭着海利莎沾满鲜血的嘴唇。至于这块丝巾从何而来,他也记不大清了,似乎是前几天杀死的一个小队里的一个女人的。

    在杜迪安擦拭的过程中,海利莎面无表情,像静止一样,纹丝不动。

    擦完嘴唇,杜迪安望着她微微一笑,然后向她伸出手,像舞会上的绅士邀请贵族小姐一样含蓄而有礼貌。

    海利莎看见他抬起的手,沉默了一下,手掌微微抬起,有些僵硬,但像回礼一样,递向了杜迪安。杜迪安见状很是满意,捏着她的指尖,轻轻托起,优雅无比,然后用丝巾另一端的干净处,轻轻地擦拭着她白嫩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将每一根春笋般的手指缝隙处的血迹,全都擦拭干净,就像是富翁擦拭着自己最心爱的传世珠宝一样。

    很快,他擦拭完了,又用同样优雅的姿势将她的手掌放下,微笑着询问道:“你站这么久,累不累?”

    海利莎面无表情,静止不动。

    杜迪安却像得到答案一样,露出开心地笑容,道:“累了是吧,我们一起坐下休息一下,好不好?”

    海利莎仍然静立。

    杜迪安做出倾听地模样,很快眉毛一动,笑道:“那我们就来休息一下吧?!彼底?,将她的身体扶着,来到旁边的椅子处,取出插在怀里腰带上的两根金属棍轻轻敲两下,发出叮叮的声响。

    海利莎缓缓坐在了椅子上,但背脊依然挺得笔直。

    杜迪安微微一笑,坐到椅子旁边的地上,将头枕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腿,温柔地道:“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到时,我一定会帮你查到,让你意识恢复的方法,肯定有的……毕竟,他们不是说连神都存在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有起死回生的方法呢,你说是吧?”

    “嗯,我就知道,你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br />
    “你好好休息吧,我也有些累了……”

    ……

    ……

    几天后。

    龙族要塞中,雅克低头向台阶上方威严宝座上的海瑟薇道:“殿下,红荒二区近来执行任务的小队频繁失踪,而且全都是被团灭,无一生还,这样的情况说是常态,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即便是遇上高阶魔物,也多少会传回一些讯息,不会全军覆没,希望殿下能够明察?!?br />
    海瑟薇居高临下地说道:“那你认为,会是什么情况?”

    雅克偷偷看了她一眼,心中犹豫,但还是将此次的想法说了出来:“殿下,您先前说,海利莎殿下跟尸王同归于尽了,可是,依属下来看,尽管那尸王有两只巨神尸守护,十分可怕,但应该不是海利莎殿下的对手,或许,红荒二区中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变化发生?!?br />
    海瑟薇眯眼道:“这么说,你认为我姐姐没死?”

    雅克摇头道:“属下并非此意,海利莎殿下的血爵跟她形影不离,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属下只是觉得,如果海利莎殿下死了,就说明,红荒二区的尸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悍,或许,这尸王有三只巨神尸守护,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或许漏掉了一只,属下觉得,应该派精英队伍前去勘察,以免无谓地牺牲普通龙守卫?!?br />
    海瑟薇微微颔首,“有点意思,就这么办,这件事你亲自带队去察看?!?br />
    雅克松了口气,连忙领命。

    等雅克离开大殿后,大殿旁的暗处立刻闪出一人,向海瑟薇道:“殿下,不能让雅克去红荒二区啊,她的感知能力是我们八将中数一数二的,万一真的查出什么踪迹,岂不是……”

    海利莎淡然道:“解决猜忌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自己找到答案。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去红荒的目的,是想要找出我姐姐的死因么,哼,她太自以为是了,以当时的尸潮情形,我姐姐死后根本不会留下半片尸体,别忘了,她可是我们龙族血统最纯正的人,血液对魔物有致命的吸引力?!?br />
    “原来如此?!闭獾腊涤暗褪?,恭敬地道:“还是殿下考虑的周到?!?br />
    ……

    ……

    辽阔而混乱的荒区中,两道身影徒步前行,从身影来看,是一男一女,男的背着一个小背包,女的两手空空,如鬼魅般形影不离地贴身跟在男的后面。

    乌云弥补的天空中,隐隐有雷鸣响起。

    似有一场大雨将至。

    杜迪安走得有些累了,停下稍作休息,听到头顶的雷鸣声,他仰头看了一眼,忽然想到什么,举目四处望去,很快找到一片树丛。

    他走了过去,从里面找出几片大叶,编成一个草伞。

    在他编好后,不一会儿,大雨淅沥沥地落下,雨点子将地面很快染湿。他举着草伞,遮在海利莎的头顶上,微风抚来,他偏头望着海利莎,露出一丝微笑。

    海利莎面无表情,纯黑色的眼眸静静地望着前方远处,似乎在注视着另一个世界。

    杜迪安微微一笑,抬头看了一眼雨丝连成的雨幕,向身边的海利莎道:“你说,天空离我们这么远,它的雨,为什么偏偏要降落到地面上来呢?”

    海利莎默然不语,没有回答。

    杜迪安一脸期待地看着她,等半响她仍然没有开口,才洋洋得意地解开谜题,道:“你答不上来也没什么,这答案估计能难倒一片大师呢,答案就是,这颗星球上有万有引力啊,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