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错觉?

    杜迪安看得一呆,随即反应过来,心脏顿时咚咚地狂跳起来,他微微屏息,睁大双眼,紧紧盯着她的沉睡脸庞,有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直到杜迪安再次看见,她的眼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似乎要苏醒过来。

    轰地一声,杜迪安只觉脑海中微微震颤,全身血液像是瞬间逆流沸腾一样,激动得全身毛孔贲张,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

    不是错觉,是真的!

    她真的动了??!

    杜迪安激动得想要原地乱跳,仰天大吼,但是忍住了。他压抑着急促地呼吸,小心翼翼地,轻轻地靠近到她面前,再一次仔细地注视着她的脸庞。

    海利莎的眼皮轻微地颤动,似乎要睁开眼。

    看到这样的反应,杜迪安心中的激动像是要挤爆心脏,有种比得到全世界还要激动的感觉,他身体微微颤栗着,只觉眼眶中忽然有炽热的液体流出,将视线模糊,他连忙抬手抹去,然后睁大眼睛,让自己能够更仔细、更清晰地看到她的模样。

    这时,海利莎的眉头微微颤动,似在皱眉,又像在忍受着什么。

    看到这个,杜迪安顿时清醒过来,猛地想到她胸口的伤,立刻望去,这一望顿时愣住。只见她胸口心脏处碗口大的伤,此刻居然消失了,自愈了,只有被戳破出一个窟窿的胸甲,似在证明着先前的创伤并非幻觉。

    是她的自愈力?

    杜迪安顿时想到这点,心中不禁暗喜。

    这时,他注意到海利莎的手指在轻轻颤动,像是要恢复知觉一样。

    当他注意到她颤动的手指时,忽然看见,她的手指甲在以细微地幅度缓慢增长,原本如贝壳般晶莹剔透的指甲,此刻变得越来越修长,指甲的前端向前拉升,变得有些尖锐,而且在白皙的手臂上,缓缓地凸显出淡淡的暗痕,像是肌肤中藏着的血管显露了出来。

    只是这血管的颜色,并非暗红,而是深沉的纯黑色。

    杜迪安看得微怔,不禁看了一眼她的身体其它部位,很快发现,除了手臂外,她的颈脖上,也慢慢浮现出纯黑色血管般的线条。

    难道是龙族秘法?

    他心中出现这样的疑惑,同时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出现,但被他压住了,完全不敢去想。

    不过,他心中的激动,却慢慢地消退了,更多的是紧张。

    忽然,他想到一个完全抹去那压制住的可怕念头的方法,他立刻压缩瞳孔,用热感视觉望去,这一看顿时心凉半截,只见面前躺着的海利莎,身上丝毫没有热源反应。

    要知道,她的魔龙者魔痕,并非是冷血魔物,除非她刻意掩盖,否则身上会散发出强大的热源。

    但,此刻并没有。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杜迪安脸色变得难看,他慢慢地俯下身子,将耳朵轻轻地贴在她的胸口处,生怕压到她,然后倾听着她的心脏跳动声。

    一秒,两秒,三秒……

    半分钟过去,杜迪安却没有听到一声跳动!

    怎么可能?

    难道是她在用龙血术,刻意压制?

    (是的,一定……一定是这样?。?br />
    他大口地喘息着,抬起头再次望向这个女孩,只见转眼间,她的脸部也凸显出暗黑色线条,形状像极了经脉,在雪白的肌肤下格外显眼。

    他低头望去,只见她的指甲依然在生长,转眼间离手指有寸许的长度,尖锐无比。

    (不……不会的……)

    他微微喘息着,猛地抬手给自己的脑袋扇了一巴掌,疼痛似乎将他脑袋里的杂念打消了,他咬着牙,缓缓地抬手伸向她的眼眸。

    在手指刚准备撑起她的眼皮时,陡然,沉睡般的海利莎猛地睁开了眼,似有两道冷电黑光一闪而过。

    杜迪安手指一僵,下一刻全身都僵住了,因为他看见,海利莎的双眼,竟然变成了纯黑色,没有眼白的纯黑眼眶!

    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让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两个字——尸王!

    先前被杀的黑翼尸王,正是这样的眼睛,一模一样??!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杜迪安身体微微颤抖,热泪从眼眶中流出,当见到她睁着纯黑色的双眼朝自己望来时,脸上撑起了一抹沾满泪水的笑容,如同先前这个女孩希望看到的那样,灿烂至极的笑容。

    “你醒了啊……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倍诺习策肿煨ψ?,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地说道。

    他的声音出口后,原本只是望着他的海利莎,陡然间从地上坐起,喉咙中发出一声沙哑至极的低沉吼叫声,完全没有半分柔和的女人声色,而是像一头野兽!在咆哮的同时,两手飞速抓来,瞬间将杜迪安扑倒在地,翻身骑在了杜迪安的身上,张口朝杜迪安咬去。

    杜迪安完全没有反应,甚至他根本没想过做出反应。

    当被按倒在地上时,他望着扑下来的海利莎张开的嘴中,原本一颗颗雪白的贝齿,此刻竟然变得有些尖锐,尤其是两侧的犬齿,像是短小锋利的笋刀。

    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满出,他有种想要哭泣的感觉。

    海利莎朝他的喉咙咬去,当快要咬到的时候,忽然间停下,却不是她自己停下的,而是她的脖子上,有两只手紧紧捂着,向上推着。

    杜迪安泪流满面,双手紧紧地捂着她的脖子,向上举起,像是举着一座沉重的巨山。

    “吼……”海利莎嘴巴拼命地向下咬来,似乎闻到诱人的鲜血味,有种迫不及待地饥渴,使得她的嘴巴长得极大,将原本秀丽绝美的脸颊,撑得有些扭曲变形,就像一只美好的蝴蝶,被活活撕碎,再无先前的美好。

    “不,不要这样……”杜迪安心中悲泣,望着她哀求,像一只卑微的虫子露出最哀弱的模样。

    “吼!”海利莎秀丽的脸上狰狞无比,尖锐的利齿中滴下黏液,扭动着鼻子想要挣脱开杜迪安的双手,纯黑的眼中只剩下嗜血的**。

    看着她脸上的嗜血狰狞,杜迪安忍不住悲悸嘶吼!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啊啊啊?。。?!”

    什么是绝望?

    是不是要亲手摧毁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戏弄人???!

    在杜迪安的悲悸声中,海利莎的力量渐渐占据上风,狰狞脸颊逼得越来越近,噗地一声,她的嘴巴猛地咬住一物,却是杜迪安格挡的左手。

    咬住左手的海利莎,像一头狮子般左右晃动脑袋,拼命撕咬。

    杜迪安望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庞,上面尽是疯狂之色,再无先前的半分温柔和熟悉,只剩下想要吃掉吞噬自己的杀意……她真的想要杀死我么?

    不,这不是她。

    老天啊,她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她?

    杜迪安痛哭起来,他心中不禁想起,这个女孩虚弱而温柔地对他说:“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我,你也不要忘记我,好吗?”

    (是的,我不会忘的,我永远记得你最美的模样……)

    “啊啊啊啊……”他发狂嘶吼。

    海利莎闻若未闻,依然满脸狰狞嗜血,疯狂地啃噬着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