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海瑟薇已经离开,海利莎心中松了口气,当机立断道:“我来引开它,你先走,别回要塞,一直往北,那里是巨壁的方向?!彼档耐?,她转身极速向下俯冲而去,如陨石般坠落,在临近地面时,手掌一推,一股柔和力量托着杜迪安向前推去,落在地上,翻滚数圈才停下。

    杜迪安伏在地上,抬头眼睁睁地看着海利莎的身影从头顶上极速升高掠过,心中充满痛苦和难堪,他知道海利莎以此刻的状态独自引开尸王是多么的危险,作为一个男人,他不想在这一刻逃避,但他却又不得不苟且地躲在这里。

    他想要与她共同面对生死,但他的理智却告诉他,这么做只会拖累她,将她唯一的一线生机也抹灭!

    如果没有这份该死的理智,只是像一个莽夫那样不顾一切地追上去,或许显得更男子气概一点吧?他心中这样想着,心中充满痛苦和自责,甚至有种讨厌自己的感觉。

    “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办不到,我只是一个累赘,躲在这里苟活,我怎么会成为这样的人,我怎么会成为这样一个废物??!”杜迪安手掌紧紧攥入土中,恨不得立刻爬起来跟尸王战一场,但理智却让他的身体潜伏在地上,胸口跟土壤紧紧贴着,两手趴地,像蜥蜴一样,而这样做的姿势,能够尽量避免引起尸王的注意,同时又能够灵活地移动。

    尽管愤怒到极致,但在理智下却不得不拼命忍耐,他紧咬着牙,清醒地理智告诉他,冲出去必死无疑,还会连累海利莎。

    可是,心底却有另一种想法,让他感到无比难堪:说什么理智,自己这样分明就是懦弱??!

    懦弱的人,却用理智当借口??!

    “啊啊啊?。。?!”杜迪安猛地发出竭斯底里地怒吼,从地上爬起,他的自尊心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的苟且和憋屈了,望着从头顶上空飞掠而过径直追向海利莎的尸王,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向它的方向发出一声虎啸般的怒吼,声音震耳欲聋。

    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既然她可以为我冒险甚至牺牲,我为什么不能牺牲自己,为她引开尸王?!

    委曲求全的,那是生存。

    但我想要活着?。?!

    “过来啊,畜生??!”杜迪安仰天咆哮,双眼发红,手持石头,张开双臂,像个不要命的疯子,冲着尸王的背影怒吼道:“来?。。?!”

    炽热如火的怒吼声,充满惊人的穿透力,传出数千米外。

    正在极速向前飞去的海利莎顿时听到杜迪安的怒吼声,不禁脸色一呆,转头望去,顿时看见杜迪安从先前的地上爬起,朝着背后的尸王咆哮。

    她怔了怔,眼中忽然有一丝暖暖的液体流动而过,牙齿轻咬住了嘴唇,脸上慢慢地绽放出了一丝笑容。

    追赶在海利莎身后的尸王闻若未闻,并未理会杜迪安的吼叫,径直朝海利莎后面追去。

    杜迪安见此,愤怒得眼眶欲裂,全身血肉表面凸起雪白的骨骼,他紧攥住拳头,朝它的背部猛地投掷过去。

    嗖地一声,石头从尸王身后的空中划过,并未击中它。虽然投掷出的石头飞行速度,能够勉强跟得上尸王的速度,这就像一个人跑步的速度,是绝对无法追上自己投掷出物体的速度一样,但投掷的速度携带的力量退减的很快,尚未追上尸王,便坠落了下去。

    杜迪安看得牙齿一咬,弯腰从地上再次捡起一块石头,准备追上去。

    就在这时,飞速追赶海利莎的尸王,身体忽然一顿,竟转过身来。

    杜迪安看得一怔,紧接着心中一喜,大吼道:“过来啊,畜生,你不是想要吃人吗,过来吃了老子?。?!”说着,将手里的石头朝它再次奋力投掷过去。

    嗖地一声,石头飞到尸王脚前,跌落了下去。

    尸王面无表情的黑色眼瞳中,似乎骤然闪过一道寒光,它的身体猛地俯冲而下,朝杜迪安极速飞来。

    “不好!”看见尸王居然被杜迪安引开,海利莎有些震惊,顿时脸色变了,急忙止住势头,转身全速追赶过去。

    杜迪安看见它追来,脸色微微变了变,心中有一丝颤栗地感觉,说不怕死是假的,不过事到如今,他已经无力改变,忽然感觉自己心中充满遗憾,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他还没有去做,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太多的仇人,没有让他们付出代价……

    太多。

    太多。

    在他心中满怀遗憾地站在原地时,忽然看见尸王后面的海利莎返身极速飞来,他顿时一怔,脸色立刻变了,急忙大吼道:“不要过来,你快逃?。。?!”

    海利莎目光决然,不闻不问,全速拍动龙翼,身体跟尸王逐渐拉近。

    嗖!

    陡然一声风卷声响起,返身向杜迪安飞来的黑翼尸王骤然止住身影,并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猛地转过身,手里的黑色战矛嗡鸣,如一匹黑色雷电驰出。

    噗地一声,半空中鲜血溅射而出。

    黑色战矛从极速追来的海利莎腹部贯穿而过,从她背部的龙鳞中穿透而出。

    漫天乌云,忽然间似乎静默了。

    时光悄然凝滞。

    杜迪安呆呆地站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感觉脑袋像爆炸了一样,一片空白,下一刻,一股无法形容地愤怒和可怕杀意,从他心中熊熊燃烧出来,全身像是燃烧出火焰一样要爆裂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

    他喉咙像炸开一样咆哮,双眼通红,全身雪白的骨骼疯狂增长,骨骼上凸起一根根狰狞的尖刺,像地狱中的恶鬼包裹着他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连你,连你都要利用我???!

    为什么?。?!

    嘭!

    他低吼一声,脚掌猛地一蹬地面,嘭地一声,地面龟裂,他的身体借力如炮弹般弹跳着笔直冲向尸王,当接近到他的背部时,他通红的双眼中充满血丝,怒吼着猛地一拳砸在它的后脑勺上!

    “去死吧??!”

    嘭!

    黑翼尸王的身体纹丝未动,后脑勺硬抗住杜迪安的一拳,没有一丝颤动。

    但杜迪安的攻击终究还是引起了它的注意,微微偏头,纯黑的眼瞳漠然地看了杜迪安一眼,背脊上陡然弹射出一股血肉,嘭地一声,瞬间击在杜迪安的胸口,骨骼碎裂声顿时响起,他的身体如陨石般暴跌而下,斜着笔直砸入地面,发出一声轰鸣,扬起无数尘埃。

    胸口骨骼断裂的剧痛,让杜迪安愤怒到极致的理智,有点清醒过来,他忍不住咳嗽一声,顿时喷吐出一口鲜血,里面似乎还掺着一些内脏碎片。

    他死死地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抬头望着半空中的黑翼尸王,膝盖微弯,刚要再次弹跳,陡然,嗖地一声呼啸声响起,一道赤影闪动而过。

    只见海利莎的魔化龙尾猛地提起,抽打在黑翼尸王的胸口,沉重的力道瞬间将其身体击开。而黑翼尸王在倒飞的同时,紧握住的黑色战矛也从海利莎的腹部再次抽离出来,带动一片鲜血洒落。

    海利莎轻咳一声,伸手捂住腹部的伤口,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灰尘中的杜迪安,见他还能爬起,心中稍松了口气,抬头凝视着黑翼尸王,深吸了口气,蓦然转身飞去。

    黑翼尸王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忽然转身,手持黑色战矛朝地上的杜迪安冲来。

    杜迪安见海利莎并没有死去,通红的眼眶中杀意稍褪,怔了一下后,见这黑翼尸王再次杀来,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怒吼着纵身迎上。

    嘭!

    陡然,极速俯冲而来的黑翼尸王,身体猛地一颤,背部有一道赤红龙尾抽打在上面,强烈地力道让它的身体一抖,垂直地朝地面砸落下去,轰地一声,扬起一阵轰鸣。

    “走!”海利莎飞速朝杜迪安飞来,拉起他的手腕,转身极速飞去。

    杜迪安被她握住,低头看了一眼掉落到地上的黑翼尸王,见它没有受什么大伤,已经再次爬起,不禁有些焦急,向海利莎道:“你放开我,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死的!它已经知道攻击我,你就会来帮忙,它想要利用我来攻击你,我们不要落入这种没脑子的行尸的圈套??!“

    “我不会丢下你的?!焙@档?,语气中一副没得商量的态度。

    杜迪安急得有些愤怒,道:“你想一起死,我还不想一起死,你快滚,给我滚!老子看见你就心烦,要不是你,老子就不会落得这个下场,你快点滚!”

    海利莎微怔,低头看了他一眼,当跟杜迪安的眼眸碰撞到一起时,她表情又恢复了平静,抬头继续向前飞去,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丢下你的,我说话,向来说到做到!”

    听到她这么说,杜迪安心中更急了,就在这时,后面呼啸声传来,他余光扫了一眼,顿时看见黑翼尸王再次飞来,速度奇快无比。

    “它来了!”杜迪安急忙道:“快丢下我!就当我求你了!”

    嗖!

    在他说话时,黑翼尸王迅速逼近,战矛蓦然刺出。

    铮地一声,海利莎早有留意,龙尾甩动,将战矛荡开。

    然而,被撞开的战矛拐过一个刁钻弧度,猛地朝她抓着的杜迪安刺来。

    海利莎脸色一变,急忙用龙翼裹向杜迪安。

    噗哧一声,龙翼顿时被击穿,战矛刺入到杜迪安的胳膊中。杜迪安怕她分心,痛得死死咬住牙,没有哼出一声。

    海利莎趁机甩动龙尾,卷住黑翼尸王的腿,奋力甩出。

    黑翼尸王身体被甩得向后飞去,战矛从杜迪安的胳膊和龙翼中抽出,它很快稳住势头,再次追来。

    海利莎的龙翼受损,立刻降低高度,朝地面飞去,在半空中战斗的话,她已经比不上黑翼尸王的灵活,只能在陆面才有一线生机。

    在离地面二三十米的高度时,她将杜迪安推出,随即身体一转,带动龙尾猛地向后面抽打而去,将追来的黑翼尸王的战矛再次扫开,同时拉开距离。

    黑翼尸王低吼一声,这次没有再朝杜迪安追来,而是径直扑向海利莎,速度奇快。

    海利莎脸色微变,蓦然探出龙爪,铮地一声,挡开它的战矛,另一只龙爪迅速朝它的颈脖擒去。

    黑翼尸王反应极快,身体向后一扬,抬脚朝海利莎受伤的腹部踢去。等海利莎躲闪时,陡然转身一脚扫去,踢在海利莎的手臂上,沉重的力道顿时将海利莎击得向侧面飞去。

    杜迪安见海利莎完全落入下风,知道她体力耗损过大,心中愤怒又焦急,他从绑腿上抓起匕首,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石头,瞄准尸王攻击时,猛地朝它投掷过去。

    黑翼尸王完全没有理会投来的石块,出手如电,向海利莎发起一阵猛攻。

    杜迪安见石块撞到它身上粉碎,却无法造成伤害,心急如焚,陡然想到一点,他再次捡起一块石头,瞄准它攻击的轨迹,迅速预判,朝它的脑袋处投去。

    嘭地一声,预判居然奏效,石块居然真的击中了黑翼尸王的脑袋。

    石块当场爆裂,溅射的粉末有不少弹射到它的眼眶中。

    黑翼尸王微微眨动眼睛,似乎要挤出眼睛里的沙子。海利莎得到空隙,迅速施展出全力,挥舞两只龙爪,朝它的颈脖横切而去。

    黑翼尸王低吼一声,猛地举起战矛,横挡在头顶上,将她的双手架住,一场电光般迅驰激烈地战斗,瞬间变成静态的力量比拼。

    杜迪安见此,急忙不停地投掷石块。

    石块砸落在黑翼尸王身上,爆裂成粉末,却丝毫没有让它分心。

    海利莎咬紧了牙,手臂的鳞片上慢慢地流出一片暗红之色,她想要催动第三次体炎,然而,体内的脂肪和魔兵力量却不足以再释放了。

    在僵持的数秒间,陡然一道黑影闪过。

    噗地一声,一只手掌从海利莎刺入海利莎的腹部中。

    海利莎怔怔地低头望去,顿时看见黑翼尸王的胸膛上,竟伸出第三条手臂,这是一条由血肉组成的手臂。

    很快,腹部的剧痛,瞬间将她身上的力量完全抽离,手臂不由自主地松了,与此同时,贯穿到她腹部的手臂飞速缩回,手掌上抓着几团血肉内脏。

    “不要??!”杜迪安目龇欲裂。

    黑翼尸王两手挥动战矛,如闷棍般朝海利莎的肩膀抽打而下,嘭地一声,顿时将其身体击得坠向地面。

    海利莎咳出一口鲜血,望着地面上的杜迪安,嘴唇微微动了动。

    杜迪安看出了她的口型,是说“快逃?!?br />
    “不?。?!”杜迪安仰天怒吼,猛地纵身冲了上去,将她飞快下坠的身体高高接住,然而,从她身上传来一股巨力,瞬间压迫得杜迪安的身体一同飞速坠下,轰地一声,砸落在地面上。

    杜迪安完全忘却了身上的疼痛一般,紧紧抱住她的身体,双眼通红,伸手捂住她的腹部窟窿处,仍抱着一丝希望道:“快,快用龙血术止血,伤口很快能愈合的?!?br />
    “快……逃……”海利莎微微张嘴,声音有些沙哑和虚弱。

    “快止血?。?!”杜迪安疯狂大叫。

    噗!

    陡然,海利莎身体一颤,与此同时,杜迪安也呆住了。

    只见海利莎的背后,黑翼尸王降落而下,手里握着黑色战矛的末端,而战矛前端却从海利莎的背部,贯穿了进去,并且直接击中紧抱着海利莎的杜迪安!

    杜迪安感觉到腹部被一个冰冷的硬物刺入,瞬间肠胃像是空了一样,有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撕痛!

    他怔怔地向怀里望去,顿时看见纯黑色的枪杆,从海利莎的胸口心脏处贯穿,连接着自己的腹部的位置。

    不……

    不……

    他脑子嗡嗡在响,像是时空在晃动,思绪像是空白,又像是混乱到极致。

    扑通,扑通。

    他听到强烈地心脏跳动声,从自己的胸腔中传来,猛烈地收缩着,又猛烈地贲张着。

    这时,杜迪安感受到,腹部的冰冷硬物,在缓缓地抽动,想要从腹部中抽离出去。他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向海利莎背后的黑翼尸王望去。

    迎着他的,是一双纯黑冰冷的、毫无情感地眼眸。

    嗖!

    陡然,一道血影闪烁而过,下一刻,黑翼尸王的颈脖上,陡然出现一条血色细线,紧接着,这血色细线越来越粗,与此同时,黑翼尸王的脑袋微微滑动,慢慢地从颈脖上掉落了下来。

    切面整齐,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杜迪安呆住。

    这一幕来得太突兀了,毫无征兆,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一阵剧烈地咳嗽声响起,杜迪安不禁低头望去,只见海利莎咳得满脸鲜血,有不少内脏碎片在她咳嗽时,掉落到自己的颈脖上,温热而滑腻。

    “四度觉醒……可惜了,觉醒得太晚……”海利莎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一丝苦涩地笑容。

    杜迪安微微怔住,余光忽然注意到,她垂落在一旁的尾巴上面,凸起一道血色利刃,像蝎子尾巴上的倒钩一样,刚才斩断黑翼尸王脑袋的,就是这个?

    这时,杜迪安感觉怀里的海利莎的身体微微流动,慢慢变得轻盈起来,只见她身上的魔化龙甲迅速消退,如潮水般缩去,而身上被血色黏液所组成的龙鳞、龙尾和龙角等部位,也在血色黏液的消退中逐渐隐没,露出她原本的绝美脸颊和纤细修长的身体。

    只是,褪去鳞片的掩盖,她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毫无血色。

    杜迪安心中痛苦无比,“我又害了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想办法给你治疗?!?br />
    海利莎嘴唇微动,声音很轻,显得无比地虚弱,但语气却很柔和,道:“没关系,你先陪我说说话吧?!?br />
    杜迪安心中发酸,眼中有热流涌出,他忍住悲泣,道:“我会陪你说话的,你马上用龙血术治疗伤口,这只是小伤,会没事的……”说到这里,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出,心脏被击穿,这样的严重伤势,即便是拓荒者也必死无疑,她能够坚持到现在还能说话,已经是非常超出常理了。

    听到杜迪安的话,海利莎的苍白脸颊上露出淡淡地微笑,眼眸中有一丝追忆,道:“如果这就是我的结局,我不后悔……”

    杜迪安心中巨震,嗓子似乎被泪水淹没,有些沙哑,问道:“为什么?”

    海利莎微笑着凝视着他,道:“因为,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真想……再回到那个小冰窟中,就我们两个人,每天生活在那里,就算是一辈子……我,咳……我也不会腻的?!?br />
    杜迪安眼眶湿润,眼泪模糊得视线有些看不清了,他抬手抹掉,同时擦掉海利莎嘴角咳出的鲜血,道:“别再说了,等你伤好了,我就带你再回到那里,我们就住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了,一起住在那里,就我们两个人,你马上止血,等你的伤一好,我们就去?!?br />
    海利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男人说过的话,要算数的?!?br />
    “一定!”杜迪安用力点头,泪水却止不住地流出。

    海利莎微笑着,忽然眉头拧了一下,似有几分痛苦,但很快,她眉头又放松开来,刚想开口,忽然喉咙一鼓,顿时咳嗽起来,从嘴里咳出几团手指大小的血肉。

    “不,不要再说话了?!倍诺习菜鄯汉斓?。

    海利莎轻轻吸了口气,似乎稍微恢复点力气,虚弱地道:“不要……恨海瑟薇,不要为我报仇,你斗不过他们的,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好好活下去,好吗?”

    杜迪安听她提到海瑟薇,心中的杀意瞬间涌出,让他发狂,他咬牙道:“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我必须活下去!”

    “不,答应我,不要替我报仇……”海利莎看见他满脸杀气,不禁有些着急,说话一快,顿时扯动伤势,剧烈咳嗽起来。

    杜迪安顿时清醒过来,慌张地道:“你别急,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别急,慢慢说?!?br />
    看见杜迪安脸上惊慌失措地模样,海利莎松了口气,随即感觉到视线有些模糊起来,大概是出血太多了吧。她心中这样想着,顿时感到一丝不舍,同时又有种解脱的轻松感觉。

    “再……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她勉强挪动一下眼眸,想要看清杜迪安的脸孔。

    “答应,都答应,一百件都答应!”杜迪安紧张万分地道。

    海利莎努力地让自己脸上露出微笑,保持着自己最美好的模样,轻声道:“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我,你也不要忘记我,好吗?”

    杜迪安只觉心脏像被针扎了一样痛,他紧紧地咬住牙,道:“不会的,我不会忘记你的,就算我忘记了所有人,也不会忘记你的??!”

    海利莎想要微笑,但嘴角都没力气动了,她感觉力气越来越弱,连睁开眼皮都有些吃力,她微微喘息着,鼓起最后的力气聚神望去,模糊的视线顿时清晰了许多??醋哦诺习猜惩闯剐撵榈啬Q?,她心中有些怜惜,轻声道:“不要伤心,不要哭……为我笑一下吧?!?br />
    望着她眼眸中逐渐黯然下去的润泽,杜迪安有种强烈地恐惧感,就像是珍惜的东西将要失去了一样,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看见她苍白脸颊上的恬静微笑,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悲悸,而是缓缓地,咧开嘴,露出了笑容地模样。

    尽管满脸泪水,但这一刻的笑容却阳光灿烂至极,似乎将此生所有的笑意都用在了这一刻,就像是知道今后的余生,不会再笑了一样。

    他咧着嘴,努力地维持着这笑容,当维持得脸都僵硬的时候,才发觉怀里的海利莎,已经……许久没有再开过口了……

    刹那间,他脸上的阳光笑容一瞬间消失了,就像是被黑暗瞬间吞噬了一样,下一刻,这荒野的地面上,陡然爆发出一道悲伤至极的怒吼声,响彻四野!

    ……

    ……

    如果这本书分两部的话,目前是上半部完了,下半部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