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杜迪安看得呆住时,尤里卡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只见他的身体被超级巨行尸的手掌紧紧攥住,手臂和腿全都被握紧束住,只有一条黝黑的尾巴在手掌下缘甩动,尾端的尖刺部分反钩向手掌背部,深深刺入进去,但超级巨行尸显然毫无痛觉,手掌只是越握越紧。

    咔嚓!

    骨骼碎裂声响起,尤里卡忍不住大声惨叫,刺入巨掌中的尾巴痛得软了下来,像抽筋一样地摇摆在半空中抖动。

    很快,骨头碎裂声越来越密集,尤里卡剧烈地挣扎着,但浑身使不出力,不一会儿,杜迪安就看见他惨叫的同时,嘴里忽然涌出大量鲜血,同时耳朵和眼睛、鼻孔中也大量溢血。

    很快,惨叫声戛然而止,嘭地一声,巨大的手掌猛然攥紧,浓稠的鲜血从它紧握的手掌虎口处喷涌而出,溅得满手都是。

    下一刻,超级巨行尸松开了手,黏稠地碎裂身体器官从它的掌心一块一块地滑落下来,它举到嘴边,伸出一条密布眼珠和利齿的巨舌舔舐一遍,随即慢慢地移动眼珠,望着前方另一道渺小的身影上。

    杜迪安喉咙滚动,脑海中有些空白,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却只在两三秒内结束,尤里卡居然死了,作为拓荒者,又是镇守荒区的八将之一,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从未有过的恐惧紧扼住他的心脏,他甚至忘了呼吸,这一刻他忽然想到,如果老天让他能够回到巨壁中,他宁愿此生永远生活在那里面,绝不再踏出一步!

    当死亡站在面前,又无力反抗时,他才意识到生命是如此卑微,自尊又是如此地毫无价值,所谓的活着的意义,不过是吃饱没事干的愚蠢幼稚想法,因为只是能够活下去,就已经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嗖!

    一道呼啸声飞掠而来,停留在杜迪安头顶上方。

    杜迪安全身寒毛竖起,体内的鲜血像是冻僵一般,不敢有丝毫异动,他慢慢地挪动眼珠,顿时看见后方那只全身漆黑背上有两只残破翅翼的尸王,正凌驾在自己头顶之上!

    就这么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自己。

    恐惧,绝望,当这两种情况同时出现时,大脑中还会剩下什么?

    是否是一片空白?

    呼!

    尸王的身影缓缓地降落下来,翅膀扇动间带来徐徐微风,只是微风中夹杂着一股腐尸的臭味。

    下一刻,杜迪安听见身体后面的地面微微一颤,与此同时,带着血腥味和尸臭味的冰冷呼吸,从他的颈脖后面吹来,似乎,这尸王正站在他的背后,注视着他。

    杜迪安心跳顿时静止了。

    时间仿佛忽然变得极慢,空气中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必死无疑!

    他脑海中冒出这四个字,毫无疑问,这种自我判断是令人绝望的,但在绝望的同时,他心中似乎有一种勇气涌出,既然必死无疑,还有何可惧?

    他攥紧拳头,猛然转身,一拳朝背后砸去。

    嘭!

    拳头砸在一个硬物上,却不是金属那样的绝对硬物,而是像一种比橡胶的韧性强一万倍的韧性硬度。

    他的拳头正击在背后尸王的胸膛上,这一刻,一人一尸就这么面对面。

    杜迪安也在这一刻看清了尸王的面目,纯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眼白,脸上有几处利刃划过的伤痕,像是刚留下不久,表情上没有一丝生气和情绪。

    嘭!

    骤然间,杜迪安只看得见一道模糊地黑色残影,似乎是尸王的拳头。下一刻,剧痛击中他的整个胸膛,痛感神经传达的信号占据他所有的意识,他的身体径直向后飞去,像是飞到了太空中一样,身体完全感受不到重力,直到背部再次传来一阵剧痛,撞在了一物上。

    他咳出一口鲜血,感觉胸膛处火辣辣地,有种窒息地感觉,他勉力抬眼看去,顿时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色在慢慢下沉,准确的说,是自己的身体在自动上升。

    他蓦然回头,顿时发现自己在那超级巨行尸的手掌中,此刻他正举着自己,送入到它张开的血盆大口中。

    漆黑的巨口中,全是尖锐的利齿,其中一颗利齿上还夹着一块黝黑的东西,正是先前尤里卡的一条残破大腿!

    不!

    杜迪安瞳孔扩大。

    嗖!

    陡然间,一声口哨般地尖锐呼啸声飞驰而来,从遥远的天际划过。

    当杜迪安听到这尖啸声时,一股强劲地风力猛然从背后传来,将他的头发压平在后脑勺上,全身破烂的战甲猎猎作响,与此同时,头顶上空一道血红之光瞬间驰过,如一道红色闪电没入到超级巨行尸的血盆巨口中,嘭地一声,杜迪安感觉托住自己的巨掌一震,下一刻,超级巨行尸背后的地面响起巨大轰鸣声。

    杜迪安不禁望去,顿时呆立在当场。

    只见超级巨行尸张开的漆黑巨口中,透露出一束微光,竟是巨口的深处被贯穿了??!

    嗖!嗖!

    与此同时,几道飞掠声极速而来,杜迪安只觉全身一轻,有一只柔软地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将其带得飞上高空,他不禁转头望去,顿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海利莎。

    “你没事吧?”海利莎偏头看着他,眼中有一丝深切之意。

    杜迪安有些僵硬的思维慢慢地恢复了过来,怔了一下后,忽然想到后面的尸王,立刻道:“小心,尸王还在?!?br />
    “没事?!焙@嵘?,说着身体飞速坠落,降落在地面一处,与此同时,背后轰隆隆地巨震声响起。

    杜迪安回头望去,顿时看见先前的超级巨行尸仰倒了下来,砸在地上,扬起大量尘雾。

    在尘雾弥漫过来时,杜迪安感觉海利莎松开了他,当即运力站稳,同时利用她教给自己的龙血术控制着心脏,改变血液流动方向,止住胸口的鲜血,然后再利用少量鲜血轻柔地舒缓过去,慢慢治愈。

    “你在这休息,我很快解决?!焙@纳粼诔疚肀叽?,随着她的话落,一股狂风卷起,将尘雾顿时吹散,只见她手持着一把血红巨剑,从地上拖出,向着前方的尸王一步步走去。

    嗖!嗖!

    与此同时,天空中几道身影掠来,降落在海利莎的身侧。

    杜迪安看得一怔,海瑟薇也在?

    海瑟薇早就注意到了杜迪安,见杜迪安向她望来,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顽皮地冲杜迪安吐了吐舌头,这乖巧地举止,一如当初她扮演海利莎时跟杜迪安约会时的模样。

    杜迪安看得一怔,眉头微微皱起。

    “没想到你也在这,遇上尸王和巨神尸都没死,啧啧,真是命大??!”海瑟薇笑嘻嘻地向杜迪安道。

    杜迪安脸色微沉,默然不语。

    “毕竟还是太嫩了,之前都被吓得走不动路了,居然眼睁睁地看着巨神尸把自己吃掉,真够懦弱的?!焙I甭冻鼋喟椎难莱?,笑吟吟地道:“骑士诗中都是英雄救美女,到了我们这,却成了美女救狗熊,姐姐,看来你什么都比我强,就是看人的眼光比我差太多了??!”

    “闭嘴!”海利莎转头冷冷地看着她。

    海瑟薇微微耸肩,“事实如此……”话未说完,顿时止住,一缕寒气抵在她的颈脖上,正是海利莎手里的血红巨剑的剑尖。

    旁边的一名中年人看见这僵硬的气氛,连忙道:“海利莎殿下,海瑟薇殿下只是玩笑之花,何必介意,我们还是先解决这只尸王吧?!?br />
    海利莎冷哼一声,收回巨剑,抬头凝视着前方慢慢走来的尸王,目光微微闪动。

    海瑟薇脸上的笑意早已不见了,她面无表情,默默地转过头,看了尸王两眼后,才道:“行刑者就是它杀的吧,它的身上果然还残留着行刑者的气味?!鄙羟遒?,毫无先前笑嘻嘻地稚嫩模样。

    杜迪安听得一惊,行刑者被杀了?而且是被眼前的这只尸王?

    “雷诺,你留下照顾他?!焙@蛑心耆说?。

    中年人微怔,他可是堂堂拓荒者,居然留下?;ふ飧錾倌??不过,想到这姐妹二人居然为这少年争吵甚至拔剑相向,他不由得多看了杜迪安两眼,长得只能算是清秀,并不算罕见的英俊相貌,体内的热源也一般般,只是界限者级别,毫无出色之处。

    他皱了皱眉,向海利莎道:“殿下,这尸王能够杀死行刑者,应该是比较强的尸王,我不帮忙的话……”

    “不用你?!焙@蚨纤幕?,“你照顾好他就行,这尸王比你想象的更强,不是一般的拓荒者能介入的,海瑟薇,你过来协助我,尽快结束战斗,以免尸潮聚集过来?!?br />
    海瑟薇故作惊讶,道:“姐姐,我也只是一般的拓荒者实力,你难道不怕我遇上危险么?”

    海利莎瞥了她一眼,道:“你最好激发魔兵,否则血脉一度觉醒,也是会死的?!?br />
    海瑟薇微微嘟嘴,露出不情愿地表情,但眼中却有一丝凝重之色,拔出背后的巨枪,手指攥紧,枪身慢慢地溶解,如蜡水一样顺着手臂爬满全身,将身体牢牢裹住,瞬间变成一只身高近三米,背负暗红色肉翼,尾部有一条巨大龙尾的魔龙者模样。

    只是跟真正的魔龙者相比,却又有几分像人类,诸如直立站着的姿势,以及类似人类手臂的胳膊和乳峰挺立的胸膛。

    海利莎凝目看着尸王,见它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她忽然想到什么,转头望着四周,顿时看见周围的尸群慢慢地聚集了过来,不禁脸色一沉,显然,先前他们说话时,尸王没有趁机发动攻击,并非是绅士礼仪,而是它察觉到敌人非同寻常,趁机召集尸潮。

    “攻击!”海利莎当机立断,低喝一声,猛然直冲而上,沿途地面卷起一阵尘雾。

    海瑟薇不由分说地紧随其后,在使用魔兵进入完全战斗状态后,她爆发的速度跟海利莎不相上下,几乎是同时冲到尸王面前,二人似乎心有灵犀一般,极有默契地猛地分来,随即一左一右地朝尸王夹击而去。

    “我们先退?!笔苊;ざ诺习驳睦着盗⒖檀哦诺习埠笸?,即便不用海利莎说,他也知道,这场战斗他参与进去,作用也是微乎其微,牺牲的可能性反而极高,这一点,在看见巨神尸的时候,他便知道了,一般的尸王可没有巨神尸守护,单是巨神尸的力量,就不是拓荒者能单枪匹敌的,至少需要两到三位拓荒者,才能将其击杀。

    “我听说尤里卡跟你一起,他人呢?”后退的同时,雷诺向杜迪安问道。

    杜迪安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的战斗,闻言脸色微变一下,低声道:“被这巨神尸吃了?!?br />
    “什么?!”雷诺大惊,不禁抬头向这巨神尸望去,顿时注意到它其中一只手掌上沾染着血迹,顿时脸色一变。

    吼!吼!

    这时,周围一阵咆哮声传来,只见从四面八方聚来大量行尸,其中不少行尸速度极快,朝杜迪安二人扑咬过来。

    雷诺脸色一沉,拔出战刀,猛然斩出,瞬间将几头扑过来的行尸颈脖斩断。

    击退几只行尸后,雷诺看见杜迪安脸色发白的模样,再一看他的胸膛,完全塌陷了下去,想必是肋骨断裂了不少,当即反手从腰包里摸出一个小瓶,道:“这里面的疗伤药丸你吃一颗?!?br />
    杜迪安听他这么说,接过看了两眼,取出一颗吞了下去。

    随着药丸入口,他顿时感觉到胸口火辣辣地疼痛感减轻了许多,与此同时,体内衰竭的力量也在逐渐复苏。他心中吃惊,没想到这药丸的效果这么快。

    不愧是拓荒者随身携带的疗伤药物,他心中暗叹一声,迅速控制心脏,配合药丸的效果,加速恢复胸口的伤势,同时分出部分注意力向前方的战场望去。

    轰!轰!轰!

    海利莎和海瑟薇跟尸王交战在一起,三人的速度奇快无比,像一道道流光,每一次落地,地面都是剧烈颤动,像被数千斤巨石击中。

    然而,在一对二的情况下,尸王居然应付自如,丝毫没有落入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