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激发出魔兵后的尤里卡身影快得如同一道幻影,跟之前判若两人,转眼间便来到三只巨行尸面前,沿途的尸骸尽数被踩成粉末。他猛然挥舞手臂上跟身体合为一体的长枪状黝黑兵器,跃起刺向一只男性巨行尸的脑袋。

    噌地一下,这男性巨行尸的血管状组织极其灵活,惊险万分地扭动着脑袋躲过尤里卡的攻击,但脸颊上被划出一道血迹。

    尤里卡一击不中,身体瞬间扑上,尾巴缠绕上这只男性巨行尸的腰上,身体借力蹬在它的腹部,迅速朝它的肩膀上攀去,像一只灵巧的猴子。

    这巨行尸怒吼着挥手朝他抓去,却摸了个空,尤里卡就像一只灵活的泥鳅。

    吼!

    巨行尸肩膀上半米长的颈脖扭动着朝他扑咬过来。

    尤里卡暗绿色的眼眸眯起,等了一瞬,在它快咬到身体的刹那,手臂上的长枪猛然刺出,顺着它的嘴巴贯穿而入,噗地一声,从它的后脑勺上穿透出来!

    这一切都在瞬息间发生,前后不过两三秒的时间,一只巨行尸便倒地毙命。

    看到这里,杜迪安和金发女子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眼中有些震撼,在激发魔兵后,尤里卡的速度和力量明显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就是魔兵的力量么……”杜迪安眼眸中闪动着异光,悄悄握紧了手。

    在一只巨行尸被解决后,剩下的两只立刻同时朝尤里卡扑去,但它们的速度在尤里卡面前,显得有些迟钝和笨拙,始终没有碰到他的身体,偶尔利爪划到,也被尤里卡身上的黝黑鳞甲挡住,没有造成伤害。

    杜迪安观察着这难得的拓荒者战斗场景,不得不说,尤里卡的格斗能力极强,配合灵活的身体,在一对二的情况下,依然稳稳占据上风,身上没有受半点伤,反而在两只巨行尸的胸口,颈脖上造成越来越多的伤口。

    尽管这些伤口没有影响到巨行尸的行动,但足以看出,尤里卡迎战得游刃有余,实力恐怖。

    “这巨行尸居然跟普通行尸没什么两样,只是体质强一些,战斗还是凭着本能,毫无章法和技巧,只会扑击?!倍诺习补鄄煜吕?,注意到这两只巨行尸的战斗方式,居然十分简单,毫无格斗技巧。不过,尽管如此,配合它们不要命的打法和体质,若是遇上智力低下、凶残暴戾的魔物的话,倒是能造成较大伤害。

    但换成人类,就太吃亏了。

    因为一眼能看出它们的攻击手段,所以能提前预知到它们的攻击方向和方法,战斗起来事半功倍,这也是尤里卡能迅速击杀第一只巨行尸的原因,但换成魔物的话,就未必具备这样的洞察力和狡诈了。

    “好强!”

    “这就是将军的真正力量么?”

    “太强了!”

    金发女子三人高举着火把,借着微弱的火光,只能看见一道道虚晃的残影,难以看清尤里卡的动作,但可以看见两只巨行尸身上不断增加的伤口。

    半分钟后。

    战斗迅速结束,三只巨行尸全都毙命。

    尤里卡微微喘息,转身回到杜迪安几人面前,道:“这里不宜久留,马上离开?!?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战斗虽然结束的很快,但能看出对他的消耗也比较大,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拓荒者,在维持全力状态时的时间都差不了多少。

    轰!

    忽然,杜迪安耳边听到低微地颤动声,从头顶上方的地面传来,他微微一怔,心中忽然有种不祥预感。

    尤里卡也听到了这颤动声,顿时脸色微变,迅速伏地侧耳听去,瞳孔猛然收缩,急忙起身,迅速道:“马上离开这里,上面有东西,数量不少!”

    金发女子三人脸色变了变,不自禁地攥紧兵器,竭力保持镇静。

    尤里卡转身带队,飞速冲出遗迹,刚出大门时,立刻停了下来,只见前方先前过来的通道处,竟出现一些摇摇晃晃的身影,赫然是一只只行尸!

    这些行尸有的是普通人类大小的普通行尸,只是手臂镰刀化,有的身材臃肿,像一个圆球,有的身体魁梧高大,正是巨行尸!

    不同种类的行尸,此刻全都聚集到这里,摇晃着朝众人逼近。

    众人看得脸色一变。

    尤里卡瞳孔微微收缩,这样的情景让他不禁想到两个字——尸潮!

    只有在尸潮中,才会出现各种不同种类的行尸!

    “该死!”尤里卡微微咬牙,心中暗骂倒霉,没想到挑选一个红荒外缘被经常清扫的地区,都能碰上尸潮这样棘手的事情,也不知上面的尸潮数量有多少,如果只是小型尸潮倒还能应付一下,如果是中型尸潮的话,他就只能自己保命了,无法顾上杜迪安。

    “准备跟我杀出去!”尤里卡咬着牙,沉声道:“你们几个,给我?;ず枚诺习?,要是他出事了,你们都别想活,知道么?!”

    金发女子三人脸色难看,不禁看了一眼旁边的杜迪安,心中涌出一些怨气和恼恨,荒区可不是过家家闹着玩儿的,明明身份尊贵,还要来这样的地方受罪,岂不是吃饱没事干么?

    杜迪安注意到三人眼中的怨气,知道对他们而言,自己成了累赘,他没说什么,只是暗自留意,提防着出现三人遭遇致命危险时将自己推出去当替死鬼的情况,毕竟,命令归命令,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遵守?

    “杀!”

    尤里卡吩咐完,低吼一声,如一头黑色狮兽,伏地蹿出,率先冲入到尸群中,这里是通往外面的唯一通道,必须尽快杀出去,否则等尸潮聚集过来,即便是他,也很难脱身。

    “跟着我们!”金发女子三人向杜迪安说了一声,语气有些发冷。三人组成一个三角形阵容,将杜迪安包在中间,紧跟在尤里卡后面。

    很快,几人跟通道里的行尸冲撞到一起,战斗瞬间爆发。

    尤里卡出手如电,挥舞着手臂上的黝黑长枪飞速斩杀,在这群战中,他已经不追求将这些行尸击毙了,只求将它们击退,因此攻击的地方不再寻求它们的脑袋,而是四肢等关节处,如此一来,战斗得越发迅猛,如一头人形坦克撞入尸堆中,立刻便将七八只形状怪异的行尸挑飞。

    金发女子三人组成的三角包围阵容护着杜迪安紧跟在尤里卡后面,将周围被击飞后再次扑来的行尸挡住。

    三人毕竟是龙守卫,除了巨行尸这样的高阶行尸外,其它的普通行尸和镰刀行尸在他们手中如砍瓜切菜般轻易被斩杀,有的脑袋掉落,有的被一脚踹回到尸群中。

    冲入到尸群十几米后,一只被尤里卡击退的巨行尸从地上爬起,朝他后面的杜迪安等人扑来。

    金发女子三人吓得脸色发白,急忙叫道:“将军!”

    尤里卡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猛地低吼一声,纵身跃起,扑上这巨行尸的身上,尾巴飞速缠绕到它颈脖上的血管组织上,在尾巴上的鳞片骤然竖起,如同一枚枚锋利刀片,随着尾巴勒紧,刀片不断地割入到它的颈脖中,鲜血流出,将它尾巴上的鳞片冻结出白色霜晶。

    他的身体也被这只巨行尸抓住,不得不还击。

    这时,其余的行尸朝杜迪安等人扑来,除了镰刀行尸外,其中有身体臃肿的腐肉行尸,捕猎等级四十二,力大无比,将阵容左侧的中年人撞得身体一歪,向包围圈里面的杜迪安靠来。

    杜迪安立刻出手按住他的背,手肘微微一抖,将其身上带来的冲击力卸掉。

    中年人身体稳住后,立刻挥刀斩出,刺入到这腐肉行尸的身体中,刀刃轻易地贯穿到它体内,然而,等中年人想要拔刀时,却怎么都抽不出来。

    就在这时,腐肉行尸的臃肿腹部中,猛地裂开一张密布怪齿的巨嘴,朝中年人咬来。

    “小心!”旁边的青年急忙出剑,向其腹部刺去。

    嗖!

    在他出剑的同时,尸群中陡然蹿出一只黑色身影,从另一侧朝青年背部扑去,顿时将反应不及的青年扑倒在地,压在他身上拼命地啃咬其面部。

    杜迪安和金发女子望去,顿时脸色一变,只见这是一只全身长满鳞片的蜥蜴状行尸,两脚已经退化成了一条尾巴,正是高阶行尸之一的奇行尸,捕猎等级四十六!

    “不要,不要!”青年拼命地推搡,脸部却被它喉咙下面伸出的几只短小利爪撕得血肉模糊。

    噗地一声,一道黑影猛然闪烁,卷住青年身上的奇行尸颈脖,将其拽得身体翻起,重重落在地上,正是从巨行尸身上挣脱开的尤里卡。

    “跟上!”尤里卡暴喝一声,向前冲去。

    金发女子急忙搭手将青年从地上拽起,忽然感觉脚上被一只手握住,低头望去,却是一只先前被自己斩成两段的普通行尸。

    她心中恼怒,抬脚朝它的脑袋狠狠踩去,噗地一声,脑袋崩裂,露出里面的硬化脑组织。

    她一脚将这行尸踢去,噗地一声,行尸的肩膀处断裂开来,身体飞向尸群中,手臂却依然紧握在她的脚踝上,在这关头她已经来不及蹲下去将这只行尸手拽下,只能置之不理,跟在尤里卡身后拼命冲去。

    很快,在尤里卡的带领下,几人从尸群中硬生生杀出一条道路,顺着陡峭地坡道,爬到了外面。

    吼!吼!

    刚来到地面,众人尚未来得及看清周围,便听见震耳欲聋地咆哮声传来。

    听到这此起彼伏的沙哑嘶吼声,杜迪安心中不禁有种颤栗地感觉,他抬头望去,顿时脸色变了,充满强烈地震撼,只见这碎石边到处游荡着行尸,数量极多,而在前方数百米外的空地上,数以千计的行尸正朝着此处游荡过来,其中有一些行尸的体积竟比巨行尸还大,但身体已经不像人形,反而像一头巨象,极其臃肿。

    先前几人在地下听见的颤动声,便是这行尸走动时造成的鸣动。

    “这就是……尸潮?!”杜迪安有些震撼地感觉,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多行尸,而且姿态千奇百怪,其中有不少奇行尸,所谓的奇行尸并非是某一只行尸的称呼,而是统称,指的是身体兽化的行尸!

    “跑!”

    尤里卡低吼一声,朝着一处行尸数量较少的地方极速冲去,他像一头发狂的怒狮般在前面开路,将迎面扑来的行尸全都撞飞,挑飞。

    杜迪安和金发女子等人立刻紧随其后,全速冲去。

    在他们后面的普通行尸跟不上几人的速度,顿时被远远甩开,然而,在周围游荡的行尸中,却蹿出一只只速度奇快无比的行尸,姿态怪异,有的像蜘蛛一样,腋下长出三四条手臂,爬动追赶;有的像先前被杀的蜥蜴状行尸,在地面爬动的速度极快;还有的背部竟长出薄薄的翅膀,在低空飞行追赶。

    杜迪安看见,其中一只行尸的身上,竟挂着一件残破不堪的战甲,战甲上沾满灰尘和血迹,但依稀能看见一缕龙纹的片段,竟是一位被感染成行尸的龙族战士。

    此刻,这挂着残破战甲的行尸在后面极速追赶而来,速度奇快,转眼间就接近到杜迪安等人身后。

    “该死!”金发女子急得愤怒大叫。

    尤里卡转头望去,看见后面竟追上七八只行尸,心中暗惊,挥舞手臂击飞两只行尸的同时,扫了一眼周围,顿时看见附近分布着大量行尸,在茫无目的地游荡,数量极其庞大。

    “怎么会有这么多高阶行尸,难道是中型尸潮?”尤里卡脸色难看,紧咬着牙,速度再次提升三成。

    这时,先前受伤的青年落在了队伍最后面,立刻被那只挂着残破战甲的行尸追上,扑倒在地,竟毫无反抗能力,而其余几只追赶来的行尸闻到血腥味,立刻冲了过去。

    “啊——”青年痛苦大叫,充满极致的惊恐。

    “将军!”金发女子急忙大叫。

    尤里卡早注意到了后面的事,沉声道:“救不了,都跟上,我要再加速了!”

    金发女子和中年人回头望去,顿时看见其中一只蜥蜴状的行尸猛地仰头,似乎是在奋力撕咬,其嘴里含着一块血淋淋的内脏,在左右甩动的同时,很快吞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