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杜迪安顿时呆住。

    后面反应过来的尤里卡听到这机械化声音,大吃一惊,手爪一拽,将杜迪安的身体扯得向后退出数步,他警惕地看着金属仪器,喝道:“什么人,装神弄鬼,出来!”

    听到他的话,金发女子三人吓得一跳,急忙向后退去,拔出兵器紧张地看着这金属仪器,没想到里面居然藏着一个“人”,他们却完全看不出端倪,简直可怕!

    “人?”杜迪安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心中暗觉好笑,同时又松了口气,看来这几人都不懂英语,没听懂先前的话,这样也好,省得疑心到他身上。

    嗡!

    就在这时,众人脚下地面倏然一震,周围墙体上的灰尘簌簌而下。

    “不好,地震了!”尤里卡脸色微变,急忙道:“这里马上要塌陷了,赶快离……”话未说完,顿时止住,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石门。

    轰隆隆~!

    石门中间的缝隙缓缓裂开,在地面的颤动声中,向两侧逐渐拉开,浓重的灰尘从石门下面卷出,向众人扑来,扬得几人灰头土脸。

    呼!

    忽然像是一声叹息的风声,从石门内翻涌而出。

    很快,石门完全不见了,缩回到左右两侧的墙体中,在墙体边上掉落下大量被蹭掉的石屑。

    在浓雾灰尘中,几人抬手护面,眯起一条眼缝向里面望去,只见石门内黑漆漆的,不见半点光芒,像是一张黝黑的血盆巨口在等待着几人的送入。

    尤里卡和金发女子等人暗暗心惊,不敢乱动。

    杜迪安看见这敞开的巨门时,心中完全震惊了,居然真的开启了!先不说这里居然还保留着能源,单是这扇门的开启,就太诡异了!

    难道说,先前的扫描,并非是虹膜扫描?

    可是,他从小出入父亲的研究所,对虹膜扫描和指纹扫描这些仪器再熟悉不过了,先前的扫描分明就是虹膜扫描!

    想到这点,他不禁看了一眼旁边的尤里卡和金发女子等人,只见他们满脸紧张和警惕,全身肌肉紧绷,似乎随时准备跟先前的“人”迎战。

    这般神态,不似伪装。

    他回顾先前虹膜扫描时的情景——尤里卡第一时间后退,金发女子三人则低头护住脑袋,如此看来,似乎……只有自己被扫描到了。

    “也就是说,他们几个的确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这门会被开启,是因为扫描了我?”杜迪安心中惊疑不定,有些茫然,莫非这里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可是他从未来过这里,包括沉睡以前,也不记得在地底下,会埋藏这样的东西。

    听先前的电子声说,这里似乎叫“庇护仓”?

    难道是旧时代的人建立的躲避灾难的地方?

    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浓雾般的灰尘渐渐沉淀下来,露出石门内的景象,尽管漆黑一片,但杜迪安的黑暗视觉却毫无阻碍地看见,门边的地上,竟然躺着数十具人类骸骨!

    骸骨看上去早已腐朽,身上裹着旧时代的人类衣物,出奇的是,这些衣物竟保存得较为完整,并没有被岁月侵蚀得太严重。

    而衣服的款式,各式各样,有连衣裙打扮的,牛仔裤和短衫打扮的,长袖衣等等等等。

    杜迪安看得呆住,这些衣物都是旧时代再普通不过的衣物,难道说地上这些尸骸,都是旧时代的普通人?

    “点火?!庇壤锟ǖ纳粝炱?。

    金发女子三人组里的中年人从背包里取出火把,浇上火油点燃,微弱的火光顿时将前方的黑暗驱散,遍地的骸骨映入几人视线中,看得他们脸色微变。

    尤里卡目光微微闪动,看了一眼石门边凸起的金属仪器,心想,这应该就是开启这个遗迹的装置。

    他转头瞧了一眼杜迪安,微微皱眉,这小子是误打误撞触碰到的,还是早就知道这装置的用处?

    “没想到,这个就是开启这遗迹的东西,尤里卡大哥,你看这遗迹是什么类型的,里面有宝物么?”杜迪安看见尤里卡瞧来的目光,立刻露出好奇之色,向他问道。

    听到杜迪安的话,尤里卡目光闪动一下,心中的疑虑顿时打消,心想,即便这小子跟海利莎殿下关系不错,也未必知道遗迹的事情,毕竟,这是三百多年前旧时代的产物,海利莎殿下都不清不楚,何况是他?

    “还不清楚?!庇壤锟ㄊ栈啬抗?,望向漆黑的遗迹中,向举着火把的中年人道:“你,去前面照路?!?br />
    中年人脸色一变,急忙道:“将军,我不擅长防御啊,我……”

    “让你去就去?!庇壤锟ê瘸庖簧?,随即语气稍缓,淡漠道:“依我看,这应该是一个藏宝遗迹,如果是有机关陷阱的危险遗迹,在这门开启的时候,我们就遭遇到攻击了?!?br />
    中年人微怔,不禁心头一动,但他毕竟是狩猎老手,很快便将贪念压了下去,心想,依你看?老子的命怎么可能凭你一句猜测的话,就白白替你去开路当替死鬼?

    “将军,我的感知能力比较弱,走在前面的话,万一遇上什么危险,只怕无法提前感知到,到时恐怕会害了大家?!敝心耆嘶桓隼娼嵌扔嗡档?。

    尤里卡一听他的话,哪还不懂他的心思,冷哼一声,道:“我说了,这里面没有危险,你再啰嗦,我就直接把你丢进去!”

    中年人脸色难看,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更改,暗暗咬牙,壮着担子高举火把,缓缓地踏入到遗迹中,每一步迈出都感觉自己像是踩入死亡沼泽中一样,随时会陷落下去。

    咔咔!

    他的靴子踩断地上的尸骸,早已失去水分的骸骨极其脆弱,一踩便折断。

    杜迪安默默地跟在队伍中间,跟尤里卡拉开一个身位的距离,虽然尤里卡对他的态度一直比较平和,又有?;に娜挝裨谏?,但真正危险来临时,难保他不会在危险时随手把他抓起当替死鬼顶上去。

    在壁外生存,每一步都得靠智慧。

    很快,几人全都进入到遗迹中。

    中年人从门口堆积的尸骸中踏出一条道路,向火把前方的黑暗中慢慢深入。

    杜迪安借黑暗视觉,在进入遗迹时便扫了一眼四周,顿时发现这遗迹内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圆形大殿一样的地方,地上随处可见一具具尸骸,全都穿着旧时代的普通人衣物。

    除了门口处的几十具骸骨外,在圆形大殿各处,散落着更多的尸骸,有的角落处,更是堆积了数百具骸骨不止,像一座尸山,密密麻麻的骸骨骷髅,裹着旧时代的衣物,静静地躺在这里,空洞的眼眶中充满孤寂。

    看见这些穿着旧时代衣物的尸体,杜迪安心中有种难以言语的感受,像是悲伤,又像是落寞,藏着脑海深处关于旧时代的记忆,又慢慢地浮现在眼前。然而,或许是尘封得太久,以至于他忽然感觉,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只剩下一座有些模糊的钢铁丛林都市。

    以及父亲,母亲,姐姐的面容。

    除此以外,其他的东西,他却感觉印象有些模糊了。

    是时间太久,被遗忘了么?

    “这些骸骨,都是旧时代的人类么,怎么会有这么多?”金发女子望着周围遍地的骸骨,其中不乏看见一些散落在地上的断手和半截骸骨,她还是头一次看见成群的旧时代骸骨,有种强烈地震撼感。

    “这些旧时代的人类,身体似乎很脆弱?!绷硪慌缘那嗄晁档?,他毫不避讳地从一具骸骨胸口的肋骨处踩下,没有挑选别的落脚点,浑然不在意脚下的物体,“就算是死了三百年,骨质也太粉了,我听说像我们这些人,其中一些能力特殊的,死了上百年,骨骼还跟钢铁一样硬,这些骸骨最多是面粉搓的?!?br />
    “任何时代,都有弱者和强者,这些应该就是弱者?!庇壤锟ǖ?,他转头望着四周,眉头紧锁,这里面实在太安静了,静得没有一丝声音,难道说,这里面根本没有活物?

    杜迪安听到几人的话,思绪收回,看了一眼四周堆积的骸骨,他基本可以确定,这里只是灾难爆发前建造的一处庇护仓罢了,这点从地上的骸骨也能看出,这些骸骨以女性和小孩居多,并非藏着旧时代科技武器的有价值的封存之地。

    他心中有点小小失望,不过也没有太遗憾,毕竟,万一真的藏了旧时代的高科技物品,有尤里卡在,最终还是得上交给龙族,落入内壁手中,反而会成为自己将来的阻碍。

    “这里似乎发生过争斗?!?br />
    “有很多断肢骸骨?!?br />
    金发女子三人道。

    杜迪安微微皱眉,他早已注意到这点,再联想到这里的环境,很显然,这些人是被军队挑选出来的幸运儿,送入到这处庇护所中。在这里争斗,多半也是因为食物的缘故。

    “难道说,在里面无法开启大门?”杜迪安回头看了一眼门边两侧,却并没有看见虹膜扫描仪,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说从里面无法开启大门,导致他们不得不在这里争夺食物,那也就是说,将这些幸存者送入这里的人很可能是打算,等灾难结束,由他们从外面开启。

    这样的做法唯一的用处,就是避免里面某些人因自己的原因,冒然将庇护所打开,牺牲掉所有人。

    很快,中年人举着火把深入到圆形大殿中央。这时,杜迪安经过一处尸堆,由于角度缘故,视线余光忽然看见这处靠在墙上的尸堆缝隙下面,有一扇门的轮廓,从高度来看,似乎是三米左右。

    他目光一凝,很快便不动声色地转动目光,望向四周,但借着开拓的视野,用余光仔细地望着那尸堆处,很快便发现,并非是自己的错觉,这尸堆下面的确掩盖着一扇门。

    他心中微动,并没有跟尤里卡等人说出来,而是恰恰相反,打算等自己下次再偷偷过来察看,反正,以这遗迹的大小,尤里卡他们也搬不走。

    虽然不知道那扇门里有什么,但既然是他找到的秘密,当然不会轻易跟别人分享。

    万一里面藏着宝物,反而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那边有一团黑影,是什么?”杜迪安立刻指着另一处说道。

    听到杜迪安的话,尤里卡几人一惊,有些紧张起来,尤其是举着火把在前面带路的中年人,他吞咽下一口唾沫,将火把朝杜迪安指去的地方照去,慢慢地靠近过去,却发现只是一堆尸骸,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有些恼怒,不过想到杜迪安未知的身份,还是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这地方很大,目前来看,应该没什么危险,先照明?!庇壤锟ㄋ档?。

    听到这话,杜迪安心中暗道不好,一旦照明的话,他们也有可能发现那扇门。

    金发女子三人闻言,立刻翻出各自的火把和火油,点燃起来,插在周围的尸堆上,黑暗中顿时亮起数根火把和火油灯,顿时将圆形大殿的轮廓照了出来。

    “要被发现了?!倍诺习部醇鸱⑴尤艘廊辉诘闳夹碌挠偷?,知道那扇门迟早会暴露,他心中暗叹一声,看来不是自己的机缘。

    他没有强求,毕竟已经无可避免了。

    咔咔!

    陡然,几人后面的遗迹大门外,传来几道脚步声,有石块被踢走滚动的声音。

    众人悚然一惊,瞬间回头望去。

    这一看,杜迪安顿时脸色一变,只见遗迹门口竟摇晃着走来三道巨大身影,赫然是三只巨行尸!

    “不好,是巨行尸!”他急忙叫道。

    尤里卡听到杜迪安的话,心中一动,这小子的感知能力好强!这想法一闪,很快,他也看见了摇晃着渐渐加速走来的三只巨行尸,顿时大惊,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三只巨行尸!

    “该死!”尤里卡微微咬牙,道:“你们退后!”

    说着,他身体微伏,猛地蹿了出去。

    “是巨行尸?”金发女子三人吓得急忙后退,这不是他们能够应战的怪物。

    杜迪安紧盯着尤里卡的身影,不知道三只巨行尸,他能不能应付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