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遗迹?”

    听到尤里卡的话,金发女子三人愣住。

    杜迪安微怔一下,不禁仔细打量起这扇门,很快注意到门边有一个凸起的石块。

    “小心点?!庇壤锟ū砬槟?,道:“遗迹有很多种,有的里面有旧时代留下的宝物,有的里面却是陷阱,有破坏光线,能够射穿一切!”

    “破坏光线?”杜迪安听得心中一动,难道说的是激光?

    他立刻止住了想要上前探究的打算,如果遗迹中真的布置了激光武器的话,听尤里卡的说法,似乎激光武器的能源并没有枯竭,说明遗迹中还安装了太阳能系统储能。不过,如果尤里卡见过激光武器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壁内也掌握了激光武器?

    “破坏光线?是一种武器么?”杜迪安故意向尤里卡问道。

    金发女子三人同样好奇地看着尤里卡。

    “差不多吧,应该是一种旧时代的兵器?!庇壤锟ǔ辽?,“即便是拓荒者都无法躲避,非常危险?!?br />
    “不是吧?”

    “旧时代的人这么强?”

    “他们不是被灭绝了么,如果有这么强的力量,怎么会被灭绝?”

    金发女子三人吃惊道。

    杜迪安目光微微眯了眯,向尤里卡问道:“这武器既然这么强,没有带回壁内么,我怎么从没听过?!?br />
    尤里卡微微摇头,“拆除下来的都无法用了,这毕竟是旧时代的兵器,具体怎么使用,我们一无所知?!?br />
    “这样啊……”杜迪安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如果壁内掌握着旧时代的激光武器的话,那就真的棘手了,即便是他的新神术都无法抵抗。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壁内应该还没有得到激光武器这样的力量,否则的话,足以震慑住所有拓荒者,也能号令所有拓荒者!

    而显然,内壁区的势力错综复杂,并非拧成一股绳,也就意味着,内壁区的势力效忠的并非是同一个人。

    “后退一点?!庇壤锟幼攀诰廾牌?,忽然目光一动,沉声说道。

    杜迪安等人立即后退。

    尤里卡拔出背上的一杆黝黑长枪,枪身刻着许多铭文,看上去极其古朴,此刻这些铭文似乎燃烧出血一样的颜色,枪身逐渐变化,尤其是从尤里卡手掌握住的柄端位置,逐渐地溶解开来。

    溶解成黏液的枪杆,顺着他的手掌蔓延,裹住他的身体,像有生命的流动液体。

    杜迪安看得瞳孔微缩,这就是魔兵?这真的仅仅是基因武器?

    片刻后,长枪溶解的黏液裹住尤里卡全身,顷刻间他被暗红色液体包成一个混浊的形状,身上各部位凸起一根根尖锐的凸刺,以及鳞片,在战甲后面的臀部处,黏液汇聚,延伸而出,形成一条三米多长的尾巴,而他的身体也随之改变,从身上隐隐传出骨骼撑起的咔咔声。

    他的身形也变得挺拔许多,变化很快结束,转眼间,全身透着儒雅气质的俊朗尤里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色肌肤,全身长满鳞片,后面有一条黑色尾巴,脑袋像狮子一样的怪物出现在杜迪安等人面前。

    杜迪安感到一丝强烈地压迫感,有种毛孔收缩的颤栗感觉,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人绝不是尤里卡,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

    “再退后点?!惫治锓⒊錾逞频厣?,向杜迪安几人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杜迪安目光一闪,向后退出七八米。

    等杜迪安等人离远后,尤里卡向前一步踏出,像猩猩一样粗长的黑色手臂上凸起一根尖刺,长半米,前端像长枪的模样,他身影猛然一闪,朝石壁巨门撞去,长枪状的黑色尖刺猛然刺在门缝上。

    嘭地一声巨震。

    众人头顶岩壁上的石灰沙沙落下,在石壁巨门上也蓬松出大片尘埃。

    尤里卡看着黑刺前端,竟丝毫没有刺入门缝中,他心中一动,退后几步,挥舞黑刺在石壁巨门上划动,很快划出一道道的凹痕,石屑飞舞。

    片刻后,灰尘散开,杜迪安等人顿时看见,在尤里卡手臂上的黑刺划动下,石壁巨门上出现一道道线条,线条内露出暗金色,似乎是某种金属。

    杜迪安看得一怔,忽然醒悟,这并非一道石门,而是金属门阀,只是岁月累积,灰尘在门上积累,形成了一道石壳。

    “如果是旧时代的现代化金属大门,那么……”杜迪安的目光落在门边的凸起石块上,立刻出声,向尤里卡道:“将军,把那里的石屑削开看看?!?br />
    尤里卡转头看了一眼杜迪安,暗绿色的眼眸微微一闪,看了一眼那凸起的石块,跳了过去,手臂迅速挥舞,石屑飞溅,很快,这凸起石块上的石屑尽数被剔除,露出里面的形状,是一块金属仪器。

    杜迪安看见这金属仪器,顿时眼眸发亮,这应该是开启大门的密码锁。

    尤里卡停下,打量着这金属仪器。

    杜迪安等了片刻,见没有触发什么机关,当即走了过去。

    金发女子三人见此,也跟了过来。

    杜迪安将伸手向金属仪器触去。

    尤里卡忙道:“小心!”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见他不是察觉到什么机关才这么说的,心中暗道大惊小怪。他手指一挑,将金属仪器表面的金属壳拨开,顿时怔住,里面竟是一块屏幕,并没有密码按键,难道说,这是虹膜扫描?

    尤里卡被杜迪安的动作吓得一跳,警惕地看着四周,见没触动什么机关,这才稍松了口气,刚要责怪杜迪安,便看见杜迪安手指头一按,竟然将这金属盒子里面一颗按钮状的东西按了进去!

    该死!尤里卡勃然大怒。

    还不等他斥责杜迪安,从金属盒子中陡然射出一道红光,朝几人扫了过来。

    “不好!”

    尤里卡大惊失色,但他毕竟是拓荒者,反应极快,急忙抬手护住面部,向后退去。在这?;赝?,他本能地撤退保命,等退出四五米后,才想起要?;ざ诺习驳男悦?。

    当他抬头准备向杜迪安抓去时,只见红光已经消失了,而站在金属盒子前的杜迪安和另外三个反应不及,只来得及匆忙护住脑袋的金发女子三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

    杜迪安看见透析仪中扫射出来的光芒时,便确认这是虹膜扫描,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如果是虹膜扫描的话,只有将自己虹膜录入到这仪器中的人,才能够开启这扇门了。

    “扫描完毕……”

    “身份确认,庇护仓开启!”

    金属仪器中忽然传出机械化的电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