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尘包围中,尤里卡小拇指飞速一勾,在另一边绑腿上的匕首迅速落入手中,他反手握住,猛地锤刺而下,噗地一声,从这只巨行尸的耳朵处贯穿了进去。

    巨行尸身体一颤,立刻停止了动弹。

    尤里卡轻吐了口气,将匕首拔出,同时将它颈脖上的另一把匕首也取出,两把匕首相互摩擦一下,将冻在匕首上的寒霜鲜血剔了下去,随即再次收入到绑腿中。

    看见这只巨行尸被解决掉,石灰色头发青年三人松了口气,立刻上前。

    “将军神勇!”

    “将军真厉害,不动用魔兵就能解决一只巨行尸!”

    在三人恭维时,杜迪安看了一眼这巨行尸,向尤里卡道:“它脑袋里的寒晶不取出来么?”

    闻言,三人转头望向他。

    尤里卡看了杜迪安一眼,道:“你要就自己取吧,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br />
    “好!”杜迪安等的就是这话,立刻拔出匕首上前来到巨行尸的尸体边,顺着尤里卡造成的伤口刺去,想要将它的脑壳先切开,却发现它的头骨异常的坚硬,比钨钢也毫不逊色,自己的匕首竟没能撬开半点。

    他心中暗惊,头骨这么硬,如果换做是他的话,要杀死这巨行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尤里卡看见杜迪安忙活半天,依然没能切开巨行尸的脑袋,微微摇头,道:“凭你的那把匕首,想要伤到它是不可能的?!彼底?,拔出绑腿边的匕首,蹲下迅速划去,很快便将巨行尸的脑袋劈成几块。

    “谢谢?!倍诺习菜盗艘簧?,立刻将它的脑壳掰开,顿时有一阵白色寒气冒出,冻得手掌刺痛,尤其是左臂,在这股寒气的刺激下,手臂中的寒气似乎活跃了起来,朝身体中游动。

    他急忙控制心脏跳动,以龙血术进行压制。

    很快,活跃起来的寒气被他压制了下去。这时,巨行尸脑壳中的白色寒气也逐渐飘散,露出里面的脑浆,竟已完全冻结,像一个暗红色冰球。

    杜迪安微微皱眉,用匕首将其削去。

    好在这冰球没有它的头骨硬,很快就被削开,露出里面一颗椭圆形深蓝色结晶。

    他伸手捻起,结晶冰凉无比,冻得指尖刺痛。

    他凝目望去,顿时看见这寒晶内,竟也有一条像虫子一样的扭曲轮廓。

    “走吧?!庇壤锟ǖ榷诺习材砥鸷П憧诘?。

    杜迪安目光一闪,将寒晶收入怀中,起身跟上。

    尤里卡走得不快,似乎并不急着赶路,边走边打量着四周,警惕着未知的危险,毕竟,在荒区中,即便是拓荒者都有可能陨落,他也不得不小心提防。

    半小时后,尤里卡来到一处石堆上坐下,道:“就在这里休息一下?!?br />
    石灰色头发青年三人闻言立刻停下,其中的金发女子立刻解开背包,从里面取出一瓶纯净水小跑着来到尤里卡面前,双手递给他,道:“将军,给您?!?br />
    尤里卡瞥了她一眼,淡然道:“不用了,我有自备?!彼低?,解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取出纯净水。

    金发女子讪讪地收回手,告退一声,转身回到了另外二人面前,三人坐在旁边一处石堆上,一边取出干粮和水补充体力,一边警戒着四周。

    杜迪安直接走到尤里卡身边坐下,有什么危险也好来得及反应。

    休息十多分钟后,尤里卡依然没有起身的意思,而是向金发女子三人道:“今晚就在这里露宿,你们准备一下,把行尸粉洒上?!?br />
    三人吃惊,面面相觑,但没说什么,低头应诺一声,便按他的吩咐准备起露营的防卫工作。

    “现在天色还早,不多走走么?”杜迪安诧异地看着他。

    尤里卡耸肩道:“这次的任务是带你出来避难,又不是猎杀魔物,有什么可多走的,要不是担心被海瑟薇殿下派来的人追上,我都想直接在荒区的旗帜边上露营了?!?br />
    杜迪安微怔,心想也是,当即不再多说。

    时间匆匆而逝。

    转眼间,杜迪安等人进入红荒二区已经三天了。

    这三天中,尤里卡带着杜迪安等人游走在红荒二区的外缘地区,并未深入到尚未探索过的深度区域,最大程度的避免遇上魔物。尽管如此,这三天里依然遇见了几只巨行尸,以及弱一些的镰刀行尸,和大量普通行尸,均被尤里卡和金发女子三人击杀。

    杜迪安从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被几人严密地?;て鹄?,他也乐于如此。

    “没想到,被清扫过的外缘区域,也有这么多高阶行尸?!庇壤锟ㄎ⑽⒅遄琶纪?,匕首刺出,将一只镰刀行尸击毙,甩了甩匕首上的血渍,转头看了一眼四周。

    金发女子听到他的话,眼眸转动,道:“将军,这些高阶行尸多半是从没有清扫过的深度区域中游荡过来的吧?”

    “还用你说?”尤里卡冷哼一声,抬头望着远处的深度红区方向,眉头微微皱起,行尸大量的游荡,莫非是深度区域中有什么东西将它们吓到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一丝阴沉,转身道:“回去,这里太深入了?!?br />
    金发女子三人面面相觑,这里还深入?再退就要退出红荒二区了!

    虽然这么想,三人还是乖乖应诺,跟在尤里卡身后离去,将杜迪安庇护在队伍的中间。

    很快,众人撤回了四五里的路程,尤里卡见退得差不多了,停下道:“就这里了,准备一下,今晚就在这里露营?!?br />
    金发女子三人没有异议,立刻动手圈地,设置警铃,挥洒行尸粉。

    杜迪安无所事事地坐在石堆上,目光四处扫动,以防有魔物钻地偷袭。忽然,他耳边听到一阵微弱的气流风声,不禁顺着声源处望去,却见是从旁边一座石堆的缝隙中传出的。

    杜迪安心中诧异,石堆中有风?难道下面有空间?还是说……这是魔物呼吸出的风声?

    “有动静!”杜迪安立刻向尤里卡道:“在这石堆下面?!?br />
    正坐在石堆上休息的尤里卡微微一惊,顺着杜迪安手指的方向望去,侧耳倾听,顿时听到一阵微弱的气流声,不禁目光一凛,拔出绑腿边的匕首,悄悄摸了过去,将石块慢慢掰开。

    过了片刻,这石堆被掰出一个缺口,里面漆黑无比。

    他向里面陆续抛入几块石头,听见阵阵滚落的声音,却没有魔物反击的动静,而那微弱的气流声依然存在。

    见此,他松了口气,知道这不是魔物的呼吸所至,而是下面有通风处。

    他掰开石头,继续向里面走去,反正已经走到了这里,也不在乎继续多走几步了,何况,他心中有些好奇,这下面的通风处来自何处。

    很快,石堆被掰开,露出一条通道,他顺着里面走去。

    杜迪安立刻跟上。

    正在布置警铃的金发女子三人看见二人的行动,立刻跟了过来,以防留在外面遇上危险。

    五人顺着石堆下的通道笔直往下,道路上全是碎石,容易崴脚。在深入五十多米后,碎石不见了,众人前面出现了一条平坦的道路,地面水平一线,像是人工铸造而成。

    杜迪安抬头望去,顿时瞳孔微缩。

    只见在这道路尽头的二十多米处,竟有一道巨大的石门!

    若非石门中间的一道缝隙,以及石门上的石纹图案,他几乎以为是一面岩壁。

    “遗迹?!”尤里卡吃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