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要塞外面,五道身影极速飞掠。转眼间,陡峭高耸的要塞便在五人身后远去,直至完全消失。

    “小心了,前面就是红荒一号?!庇壤锟ɡ渖档?。

    杜迪安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的,毕竟其他三人都知晓红荒一号的位置。他抬头凝望过去,只见遍地黑土的狼藉地面,早已看不出半点公路的影子,更没有什么建筑残留,到处是一座座石堆,而前方两三千米外的一处石堆上,插着一面四五米高的旗帜。

    旗帜上刻着黑色龙纹,如火焰烧过一样,飘扬在荒区上。

    五人很快便来到旗帜旁,杜迪安顿时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神虫粉气味,这带着奇香的味道渗入他毛孔中,战甲内寒晶化的右臂隐隐有些悸动。

    他眼眸微凝,暗暗留意。

    尤里卡没有停留,径直从旗帜旁极速冲过,只见旗帜的另一面写着一个巨大的数字,一!

    代表这里是一号红荒入口!

    几人陆续越过旗帜,继续向前,转眼间将旗帜标记的边界处抛在身后。

    在深入到一区红荒七八里后,尤里卡的速度慢慢降低下来,最后停下,改为步行,向前边走边道:“你们三个,这次的任务,是?;ず枚诺习?,知道么?”

    “?;ざ诺习??”

    三人错愕,吃惊地看着后面默默跟随的杜迪安,其中的石灰色头发青年不禁问道:“将军,我们这次的任务,不是出来找寻行刑者的踪迹么,怎,怎么会是……”

    尤里卡瞥了他一眼,“找寻行刑者?真要找到了,你能活着回去么?”

    石灰色头发青年怔住。

    “这次来红荒一区,找行刑者踪迹是其次,主要是?;ず枚诺习?,如果他出事了,你们还有我,都别想活着回去,知道么?”尤里卡眼眸冷冽,扫视着三人道。

    三人呆住。

    杜迪安心中一惊,不由得抬头看着他,也包括他?难道说,在自己见到海利莎之前,海利莎对待交代过?

    他忽然想到什么,顿时醒悟过来,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和惭愧,显然,海利莎担心自己的安危,在派尤里卡过来?;ぷ约旱耐?,又担心尤里卡没能?;ず米约?,所以对他说了重话。

    难怪,这一路上他都冷着脸,原来心情不好的原因是这个。

    “将军,杜迪安是?”三人中的金发女子向尤里卡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另外二人也同样惊疑地看着他,任他们如何猜测,也实在想不通,这个实力平平的少年,怎么会这么重要?难道是族长的私生子不成?

    可是,他们只听说圣女殿下只有个妹妹,怎么可能有儿子。

    但除了这样的身份外,他们实在想不通,究竟还有什么样的尊贵身份,居然能让一位将军亲自?;?,而且比将军的性命还重要!

    尤里卡瞥着三人,道:“不该你们知道的,最好不要多问?!?br />
    金发女子讪讪地低下头。

    吼!

    一声吼叫陡然传来。

    五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座石堆后面踏出一只身高近五米的巨大行尸,这行尸除了体形跟人类相似外,各方面的器官已经没有半点相似,暗斑色的肌肤,胸口和腹部白骨突起,露在肌肤外面,两侧的腋下也有几根白骨制成,手臂外面长着镰骨,锋锐无比。

    脑袋极大,额头有一颗血色眼珠,颈脖有半米长,一根根黑色血管一样的组织连接着颈脖和脑袋,使得脑袋能够自如弯曲到任何部位,甚至能三百六十度旋转。

    “巨行尸!”尤里卡微微皱眉,从绑腿边摸出匕首,迅速冲了过去。

    石灰色头发青年三人看见这巨行尸,脸色发白,眼中有一丝惊恐。

    杜迪安没动,站在原地看着,心中却暗暗凛然,按这两天他从那尖帽建筑的书架中翻看到的荒区魔物图册来看,这巨行尸是一种变异次数较多的可怕行尸,捕猎等级高达五十八!

    跟魔物不同,行尸的捕猎等级都是精准的,没有上下浮动的空间,而且大多数的行尸,都能战胜同级的魔物!

    魔物虽凶残,但毕竟是有意识的生物,但行尸却不同,只有本能,这使得它的战斗方式极其搏命,即便是魔物都不敢轻易招惹这种猎物。

    嗖!

    巨行尸和尤里卡迅速接近,只见尤里卡身体蓦然闪烁,竟原地出现三个尤里卡,呈三个角度包围住巨行尸,随即一同扑了上去。

    巨行尸面目狰狞,暗红色眼珠左右转动着,蓦然抬手朝其中一个尤里卡扑去。

    这一扑顿时落空,另一个尤里卡也瞬间消失,只剩下扑向它背面的尤里卡高高跃起,持着匕首猛然刺向它的颈椎后面!

    这匕首极其锐利,顿时扎入到它颈脖上那些暗红色血管组织中,从内喷射出黑色鲜血,溅在尤里卡的战甲上,竟冒起淡淡的白气。

    这次却不是腐蚀,而是冻结!

    在鲜血溅射到的地方,竟迅速出现白霜结晶!

    杜迪安看得暗暗心惊,行尸的脑袋中都有寒晶,一般的行尸全身鲜血凝冻,而这巨行尸体内的鲜血竟然是流动的,却具有着异常的寒气,一旦离体能够瞬间冻结。

    尤里卡迅速拔出匕首,后退几步。

    巨行尸扭过头,被匕首刺入的伤口迅速冻结,竟在愈合!

    尤里卡呸地一声吐出口唾沫,眼眸阴冷地看着它,蓦然再次掠出。

    呼!

    原地一阵风声呼啸而起,紧接着,尤里卡在杜迪安几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巨行尸的暗红眼珠左右快速移动,蓦然,它的眼珠移到左侧眼眶的边缘,几乎要崩裂出眼眶,就在这时,在它的左侧一道身影闪烁而出,正是尤里卡。

    噗!

    他的匕首横斩而去,竟切在了巨行尸颈脖上一群血管组织上,然而只斩入一半便卡住了。

    这时,巨行尸的脑袋蓦然伸出,朝尤里卡的面部张口咬去。

    尤里卡冷哼一声,蓦然松开匕首,两手合抱住它的脑袋,两脚落地,手臂上青筋凸起,怒吼一声,拽动其脑袋狠狠朝地面砸去。

    嘭地一声巨响,地面扬起大量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