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雄伟堡垒中,杜迪安却看见里面空无一人,格外寂静,没有半个侍女扈从,四面高筑的圆柱支撑起整个堡垒穹顶,寒风从圆柱外面涌入,呜呜嚎叫,像是哀泣。

    “这就是你居住的地方?”杜迪安有些怔住,这里依稀能看见居住的床榻,悬挂刀剑的兵器架,以及练武的圆场,但除此以外,却没有任何粉饰,清冷孤寂。

    海利莎没有否认,也没承认,转头向杜迪安道:“等会儿我就向族里申请,给你制作魔兵,但需要提取出你身体中的部分魔痕,这里的医疗设备比较落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你先休息两天,就准备做手术吧?!?br />
    “嗯?!倍诺习驳阃?,看了一眼她单薄的身影,嘴角微微牵动一下,低声道:“等我的魔兵制作出来了,我来帮你?!?br />
    海利莎微怔,眼眸柔和了许多,轻声道:“行?!?br />
    仿佛是一种约定,飘来的寒风在二人身边卷过,带来一丝暖意。

    许久。

    尤里卡飞跑着跳上台阶,看见堡垒练武圆场中的二人,眼眸微微闪动一下,立刻赶了过来,向海利莎道:“殿下,医师已经来了?!?br />
    海利莎偏过头,目光落在他后方的台阶上,那里蹿上来一道身姿妙曼的身影,披着一身白大褂,脚上是修长的银色合金高跟靴,雪白长腿上套着黑丝网袜,延至裙子深处,打扮极为冷艳,戴着一个黑色粗框眼镜,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殿下,你总算回来了?!迸吮砬榈?,向海利莎说道。

    海利莎微微一笑,“芬妮,你居然来了?!?br />
    “还不是因为你?!狈夷莸坏溃骸罢庑┨觳恢老ツ牧?,搞得这里人员伤亡惨重,族里不得不把我派来前线,哼,什么八将,八个废物还差不多?!?br />
    旁边的尤里卡面色尴尬,道:“芬妮,遇上那种级别的魔物,根本不是我们应付的范围,能够挡住就不错了?!?br />
    芬妮瞥了他一眼,“废物就不要找借口了?!?br />
    尤里卡一窒,微微苦笑。

    杜迪安停下锻炼,转头好奇地看着这个女人,心中有一丝诧异,这种语气和态度,倒是有点像他初次遇见海利莎时那样毒舌,嘴下毫不留情。

    海利莎微微蹙眉,道:“这么说,族里知道我的事情?”

    “那还用说么?”芬妮耸肩,“你可是我们的圣女殿下,失踪这么久,族里那群老东西早就急坏了,这不,族里已经把你的那位好妹妹派过来了,你没见到么?”

    海利莎和杜迪安一怔。

    杜迪安瞳孔微缩一下,海瑟薇也在这里?

    海利莎不禁转过头,向尤里卡道:“我妹妹也在?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

    尤里卡连道:“殿下,您刚回来,我准备迟点再跟您汇报的?!?br />
    海利莎脸色阴沉,沉默不语。

    芬妮淡然道:“说不说有什么区别,难道你还怕她不成?”

    海利莎眉头紧锁,道:“这件事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br />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如果海瑟薇也来到要塞的话,必然会找自己麻烦,如今自己反倒是自投罗网了。

    他立刻道:“要不,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听到他的话,芬妮目光一动,落在杜迪安身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上下打量一眼,皱起了眉头,向海利莎道:“这小子是?”

    “是我朋友?!焙@?。

    芬妮眼眸微眯,转头看着杜迪安,道:“龙荒卫?小子,你就是那个害得小利莎丢掉圣女身份的人吧,没想到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br />
    杜迪安脸色微变。

    “芬妮!”海利莎微怒道。

    芬妮微怔,没想到她会跟自己生气,而且还是因为别人,她不禁再次看了两眼杜迪安,眉头慢慢皱紧,道:“你是担心你妹妹利用他来对付你?你怎么知道,这小子不是你妹妹的人?或许他早就跟你妹妹勾结好了!就算你能确定,他不是你妹妹的人,你也应该明白,任何靠近你的人,都会成为你的灾难!”

    海利莎微微咬唇,道:“不要再说了,他跟海瑟薇没有关系!”

    杜迪安本想离开,听到她最后的一句话,不禁攥紧了拳头,抬头直视着她。

    芬妮注意到杜迪安的目光,冷哼一声,道:“怎么,不服气?如果你真的是小利莎的朋友,最好马上离开她,否则的话,就是害了她!你知道她妹妹有多厉害么,你自己想死,没人管你,但不要连累小利莎?!?br />
    “住口!”海利莎怒视着她,道:“不要再说了!”

    芬妮怔了怔,咬牙道:“你想要保他的话,就让他离开你,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焙@钗丝谄?,道:“在这里,是我的地盘,没人能够伤害我的人!”

    芬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好自为之吧,我今天过来不是跟你吵架的,你这么久才回来,应该是受伤了吧,我先给你诊断一下?!?br />
    海利莎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

    芬妮瞥了一眼旁边的尤里卡和杜迪安,道:“你们两位男士知道要避让一下么?”

    尤里卡苦笑,道:“行,我这就走?!?br />
    海利莎向杜迪安道:“你跟着尤里卡去吧,他会给你安排住所的,在这里,海瑟薇不敢动你,否则的话……我不会让她活着离开的!”

    芬妮和尤里卡顿时一怔。

    两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海利莎,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能够为这个少年做到这个地步,曾经海瑟薇无数次地冒犯她,伤害她,她都忍住了,没有反击过一次,可是这次居然能够为这个少年,不惜杀死自己的妹妹?

    二人忽然都发现,自己大大低估了这少年在海利莎心中的地位。

    杜迪安怔怔地看着海利莎,心中忽然涌出难以言语的复杂感觉,既有点惊喜,又有点震撼和惧怕,他微微握紧拳,点头道:“我不会再让她利用的?!?br />
    海利莎微微一笑,眼眸弯得像月牙一样,如一朵盛开的百合花,照得人眼前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