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是界限者级别?!倍诺习餐ü雀惺泳豕鄄熳耪庑┦勘迥诘娜仍捶从?,结果却让他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些看似普通士兵打扮的人,竟然也都有如此强劲的力量。

    难道说,在这里最普通的存在就是龙守卫?

    等海利莎从身旁经过后,这些士兵抬起头来,见杜迪安在打量他们,顿时微微昂首,向他轻轻咧嘴,嘴角挂起一抹戏谑的笑容,带有几分挑衅和轻视。

    杜迪安神色如常,目光在他们脸上一扫而过,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海利莎顺着街道走去,沿途经过一座座建筑。

    当经过其中一座建筑时,杜迪安立刻听见,从这建筑中传来阵阵女人的泣吟声,以及一些男人的狞笑声。他转头望去,热感视觉顿时瞧见这座建筑中有不少热源反应,其中一些热源反应较弱,似乎只是普通的初级狩猎者级别,而从身材来看,似乎都是女性。

    “这是?”杜迪安收回目光,向海利莎疑惑道。

    海利莎偏头看着他,眯眼道:“你也有兴趣?”

    杜迪安一怔,轻咳道:“怎么会,我只是想问,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场所?!?br />
    海利莎深深看了他一眼,表情又恢复如常,径直望着前方的路面,边走边道:“龙守卫长期生活在荒区,远离家乡和巨壁的?;?,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如果没有点消遣的东西,会疯掉的?!?br />
    杜迪安目光微动,心中忽然想到荆棘花监狱中的事情,当被囚禁在牢笼中时,人会失常。如果说巨壁是一座牢笼的话,那么这些活在壁外的人,本该应获得自由而快乐,但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笼中之鸟若是脱离了牢笼,反而会灭亡……

    究竟什么是真正的牢笼?

    杜迪安的思绪慢慢飘远,浑然看不见街道两旁经过的建筑,直到前面传来一道声音,“圣女殿下,您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声。

    杜迪安抬头望去,只见海利莎前面站着一个俊俏青年,身材高瘦,一头璀璨的金发,身穿柔软白袍,气质儒雅潇洒,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脸颊边有一道狭长的疤痕,就像精美瓷器上裂了一道口子,令人惋惜。

    “我离开多久了?”海利莎问道。

    俊俏青年微讶,立刻道:“从上次离开到现在,足足有四十来天了?!?br />
    杜迪安听得一惊,海利莎上次离开是去橙色荒区击杀那翼族青年帕尔纳,然后遇见了他,这么说他们在一起有一个多月了,而他也来到荒区一个多月了!

    海利莎眼眸微微眯了一下,心中暗道一声,“这么久,她的仪式已经举办结束了吧?!?br />
    她思绪很快收回,想到一事,转身向杜迪安道:“这位是八将之一的尤里卡,也是我的朋友,尤里卡,这位是我的朋友,杜迪安,今后希望你能多多照顾他?!?br />
    尤里卡眼中闪过一丝吃惊,在海利莎远远走来时他就注意到了她后面的杜迪安,本以为只是海利莎去橙色荒区时随手捡回来的一个落难者,没想到居然是她的朋友?!

    他在荒区这么多年,对海利莎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虽然这女孩实力极强,但情商方面却很一般,而且向来性格孤僻,独来独往,不喜多言,也不喜去热闹场所,因此朋友极少,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龙荒卫,居然能成为堂堂圣女的朋友,简直不可思议!

    他上下打量了杜迪安两眼,依然瞧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实在太平庸了。

    不过,既然能跟海利莎成为朋友,多半有什么深藏不露的过人本事,或者特殊原因。

    想到这点,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伸手道:“你好,初次见面,今后有什么我能帮到的,尽管找我?!?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伸手跟他浅浅握了一下便收回,朋友的朋友,未必就是朋友,在这里他只认海利莎一人。

    见杜迪安不苟言笑,尤里卡微微挑眉,心中忽然有点明白了,这人的性格似乎跟海利莎差不了多少,都是寡言少语的家伙,可谓是物以类聚。

    “就你一个在要塞么,其他人呢?”海利莎问道。

    尤里卡微笑道:“艾米和盖比出去执行任务了,其他人也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就我空闲一些,所以来这找你了?!?br />
    海利莎微微皱眉,嗯了一声,道:“这段时间,要塞没受到攻击吧?”

    “有过两次,都是偷入进来的小家伙,被我们解决了?!庇壤锟ǹ戳怂谎?,道:“倒是你,这么久才回来,是遇见什么难缠的东西了么,你上次出去是击杀偷渡进来的翼族入侵者吧,以翼族那些人的身手,就算他们的圣子过来,也未必是您的对手,难道是遇上了魔物?”

    海利莎微微点头,“遇上了一只传奇捕杀者?!?br />
    “传奇捕杀者?!”尤里卡大吃一惊,忍不住道:“那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没事?!焙@⑽⒁⊥?,“受了点伤,在外面养伤了?!彼底?,朝前面走去,在前方是一座城堡,有数百层台阶,建造得极其高耸雄伟。

    尤里卡立刻跟上,道:“伤好了么,我马上找人过来给您治疗吧?!?br />
    “已经痊愈了?!?br />
    “还是再看一遍吧,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br />
    “也行?!?br />
    “那好,我马上就去通知医师过来?!?br />
    说着,尤里卡立刻转身跑去,经过杜迪安时,向他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杜迪安同样微微点头,等他离开后,眉头微微皱起,总觉得看这人有点不顺眼。

    海利莎没有回头,但似乎注意到了杜迪安的表情,道:“怎么了?”

    杜迪安眉头顿时松开,摇头道:“没什么?!?br />
    海利莎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脸上露出淡淡微笑,道:“你似乎不太开心?!?br />
    “没有?!倍诺习擦⒖谭袢?,岔开话题道:“这红色荒区的边陲,应该有很多魔物出没吧,建造要塞这么大的目标,岂不是很容易遭到魔物的袭击?”

    海利莎微微一笑,道:“在要塞外面有神虫粉,一般的魔物不敢靠近,除非是传奇魔物层次的,当然了,也有一些不惧怕神虫粉的普通魔物,但这类魔物只是少数,不足为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