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眼魔蛛!”杜迪安被这忽然蹿上来的魔物吓得一跳,看清它的模样后顿时脸色一变,这可是捕猎等级六十五的魔物,看这只的体积,显然已经达到成熟期了。

    海利莎眼眸微冷,蓦然反手甩出匕首。

    嗖!

    匕首竟是把柄处朝外,速度飞快,径直撞在六眼魔蛛喷吐过来的绿色蛛网上,下一刻,这弹射而来的绿色蛛丝网猛然下坠,竟反朝六眼魔蛛扑了过去。

    六眼魔蛛背上的巨嘴中发出一声尖锐叫声,身体蓦然侧翻,想要躲避,但速度太慢,顿时被绿色蛛网罩住,连带着匕首也撞在它的背上。

    海利莎身体蓦然下沉,抬起一脚高高扬起,如怒鞭抽打而下。

    嘭地一声,六眼魔蛛的脑袋被这一腿甩中,脑壳顿时凹扁了下去,如陨石般笔直坠下,轰地一声,狠狠地砸落在地面的碎石中,扬起无数尘雾。

    海利莎瞥了一眼,没有停留,也没有捡回匕首的想法,继续向前飞去。

    杜迪安心中震撼,没想到捕猎等级六十五的魔物,转眼就被她给解决了。虽然有尘雾的相隔,他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不过想也知道,从两三百米的高空坠落,加上海利莎那一腿鞭的力道,纵然力量再强,也要摔得全身骨骼碎裂。

    “这只六眼魔蛛应该是饿坏了,才会冒险来猎杀空中的食物吧?!倍诺习残闹邢胱?,他在伊恩交给他的高级魔物图册上看过这六眼魔蛛的信息记载,这是一种水陆空三栖魔物,主要生活在地面,但在水里也能够生活数周之久,而且在其腹部下面还有一张嘴巴,能够将吸入的空气一次性喷出,当成推动力,腾飞到高空。

    只是,这推动力的作用只是飞起来,但想要自如地改变方位,就很迟钝了,所以在先前被蛛网反照时,才没有及时躲闪开来。

    说到这蛛网反照,杜迪安不禁有些钦佩海利莎,在那瞬息间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以圆钝的匕首把柄击中韧性十足的蛛网,带动蛛网反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抛开纯粹的力量来说,在战斗经验和应变上,我跟她的差距,太大了……”杜迪安心中暗暗道,心中暗暗决定,在制作新神术的同时,也得抓紧时间锻炼自身的格斗本领,单靠新神术虽然能够自保,但想要击败内壁区的顶尖强者,还是需要自身的武力。

    嗖!

    随着继续飞行,杜迪安从高空中一路俯瞰到红色荒区的景色,地面上的废墟处处狼藉,很少有完好的土地,相较于橙色荒区所看见的废墟城市,这里完全就是一片荒土。

    前行七八分钟后,地面忽然抛来一块巨石,砸向杜迪安二人。

    海利莎眼眸一瞥,龙翼拍动,身体晃过,避开了劲道凶猛呼啸而来的巨石。

    杜迪安向地面瞧去,顿时看见黑土碎石废墟中,站着一个七八米高的猩猩形状的魔物,全身黑色毛发浓郁,头顶有几根弯曲的巨角,背部长有两条手臂,正是大力猿魔,捕猎等级六十二的存在。

    嗖!

    龙翼划过天际,径直向前飞去。

    转眼间,这大力猿魔被甩在了后面,直至消失不见。

    杜迪安却感觉额头有冷汗渗出,先前若是他飞行的话,这巨石来得如此迅猛,只怕难以反应过来避开。正如海利莎先前所说,在这红色荒区中飞行,的确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他目光微微转动,向海利莎提议道:“我们要不飞到更上面一点,免得被这些陆面魔物袭击?!?br />
    海利莎抬头仰望了一眼头顶的乌沉沉的天空,道:“上面……更危险?!?br />
    “更危险?”

    “在云层上面,是雷鸟栖息的地方?!焙@夯旱溃骸袄啄裢ǔJ侨壕?,如果引起雷鸟的注意,即便是我,也只能躲避?!?br />
    杜迪安怔了怔,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灰蒙蒙的云层,心中顿时感到一丝寒意,这壁外的荒野,果然是处处杀机……

    嗖!

    狂风呼啸,海利莎的龙翼大力扇动,笔直向前飞去。

    半个小时后,海利莎轻声道:“前面就是一号红色荒区的边缘,最接近黑荒的地方,也是我们龙族镇守荒区的大本营所在?!?br />
    杜迪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视线中的荒凉黑土飞速拉近,很快,他看见了一座类似古代城池一样的要塞,环状的城墙高高围起,约有上百米之高,在城墙里面有几座眺望塔,以及居住的建筑。

    “这就是……龙族的据点?!?br />
    嗖!

    海利莎的身影遮蔽光线,极速飞去,转眼间便来到这要塞的上空,如一道恐怖阴影般降落下来。

    在环形要塞的高墙四处,驻守着身穿奇异战甲的士兵,战甲上刻有龙纹,多半便是龙守卫。

    “圣女?”几名驻守侍卫看见海利莎,吃了一惊,连忙上前鞠躬行礼,“参见圣女?!?br />
    海利莎的圣女身份被罢免的事情,暂时尚未传到荒区中,故而他们仍以圣女的身份称呼海利莎。

    “八将呢?”海利莎收起龙翼,表情变得冷漠道。

    杜迪安见此,立刻收起搂在她腰间的手掌,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海利莎的眼眸挪动一下,瞧了一眼杜迪安,眼中露出一丝柔和,但再次转动前面的侍从身上时,又恢复了不近人情的冷漠。

    “圣女,您要找的是哪位八将?”一个侍从壮着胆子道。

    海利莎眼眸微眯,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到要塞旁的边缘,向前迈出,一脚踩到空气中,身体径直落下,在落地的同时,她膝盖微微弯曲,顿时将下冲力量化解,平稳落地,原地只留下两个脚印深坑。

    她迈步走去。

    杜迪安紧随其后从要塞上跳下,只是落地时没有她这般潇洒,脚掌踩踏在要塞上将里面缓冲后,再凌空翻一个跟头,才将力量化解。

    “圣女!”

    “见过圣女!”

    要塞下面的士兵看见海利莎,连忙低头行礼,同时偷偷抬眼瞄着海利莎后面的杜迪安,当看见杜迪安身上的制式战甲时,心中顿时有一丝恍然。

    多半又是圣女殿下从外面捡回来的一个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