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莎看了一眼杜迪安收入背包的几件兽衣,眼眸微微闪动一下,没说什么,等杜迪安来到身边后,轻声道:“抓紧我,我们飞回去?!?br />
    “飞回去?”杜迪安连道:“你的伤刚好,这么远没问题么?”

    “不碍事?!焙@治兆”成系难炀藿?,手指微拧剑柄,一片血光蓦然溅散而出,血红巨剑在绷带中慢慢溶解,化作流动的血水,黏附在她的背脊上,血气涌现,渐渐勾勒出一对极其巨大的翅翼模样,闪烁着妖异的血光。

    呼!

    血光收敛,翅翼显露出真容,是一对巨大的暗红色翅翼,翼长十几米,极其辽阔,舒展而开时,带动的风声卷动地面的沙石,发出阵阵呼啸声。

    杜迪安心中震撼,这就是传说中的魔兵?即便是他认知中的基因武器,似乎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而且都没有连接上她的神经脉络,居然就能自主变化,简直不可思议!

    “准备好了么?”海利莎偏头向杜迪安道。

    杜迪安反应过来,刚要伸手抓住她,当手掌伸出,忽然不知该抓哪里是好。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的窘迫,微怔一下,眼中露出一丝柔和之色,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她出手如电,伸手扣住杜迪安的手腕,揽到自己腰上,道:“起飞了?!?br />
    呼!

    说完,也不等杜迪安回应,充满血腥色的暗红翅翼骤然扇动,地面像是忽然卷起十级飓风,飞沙走石,溅起无数灰尘,而海利莎和杜迪安的身体却依然腾飞到高空之上,仿佛从地面上发射而出。

    杜迪安只觉耳边风声呼啸,视线中的景色飞快拉远,转眼间,自己就从地面上升到数百米的高空中,脚下街道上的事物尽入眼帘,能俯瞰到周围整个荒凉街区的景色。

    “好快!”杜迪安心中暗惊。

    这飞行的速度,是自己所难以企及的。

    难怪她在当初**岁时,就能够翻越过叹息之墙。

    淡淡地幽香,从鼻尖飘来,杜迪安的余光扫去,心跳轻轻地快了几拍,此刻二人的姿势实在有些过分亲近,他的身体几乎是完全挂在海利莎身上的,两只手紧搂着她的腰,触感柔软而细腻,她的战甲并非冰冷的金属战甲,而是类似胶和纤维材质构造的紧身战甲。

    这也导致她的玲珑身材尽显无遗。

    而他的脑袋,恰好在她的肩膀下面,眼角旁边的视线,就是她丰满的胸脯。

    他感觉到血液中有一丝躁动,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跳动两下,但很快,他便想到自己搂着的这个女孩,曾数次救过自己性命,这份恩情,难以回报。

    他心中的杂念,顿时冷却下去,感到一丝惭愧,将视线转移到其它地方,顿时惊讶的发现,脚下的荒凉街区景色,像模糊的残影般飞快后逝,这样的速度换做在地面上奔跑的话,简直是骇人听闻的地步。

    这就是她的真正实力么?

    杜迪安的目光上移到头顶海利莎的脸上,却见她的表情十分平静。

    海利莎目视前方,一只手夹着杜迪安,以防他没有抓稳自己掉落下去,同时心中有一丝紧张,自从杜迪安抱住她以后,她脑海中就忽然浮现出在黑暗冰窟中,二人相拥取暖的画面。

    这画面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反复地出现,她感觉脸颊在发烫,有种涨红的感觉,但想到会被杜迪安察觉出她的异样,她立刻控制着心脏将血液流动改变,减少脸部的血液流动,使表情依然保持着平静模样。

    这时,她注意到杜迪安仰望来的视线,心中一紧,佯装随意地低头,道:“有没有什么不适?”

    杜迪安见她望来,表情和语气都极为平静,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自己也说不出的莫名失落,有一个自嘲地想法浮现在脑海:“杜迪安啊杜迪安,果然是你太龌龊了,人家一个女孩都没有什么反应,你居然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不切实际的东西……”

    想到这些,他表情恢复了平静,摇头道:“没什么?!?br />
    海利莎注意到杜迪安的表情变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她没有开口询问,只能默然。

    呼!呼!

    呼啸的风声在二人的耳边掠过,一路飞行,二人静默无声。

    荒凉的街区,大山,郊外沼泽等地面景色在二人脚下急速掠过,如幻影般转瞬即逝,唯有头顶上空铅灰色的乌云,始终徘徊,似乎永无尽头。

    “要进入红色荒区了?!狈闪税敫鲂∈焙?,海利莎开口了。

    杜迪安从沉默中惊觉过来,抬头向前望去,眼中不禁露出一丝吃惊之色,虽然先前从伊恩等人的口中听说过,红色荒区和橙色荒区的地形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然而此刻亲眼所见,却能感受到这中间的差距!

    在橙色荒区中,地面上的旧时代残破建筑,依稀还能看见轮廓,包括街区的马路,碎石,依旧能看出这里曾是一个废墟城市。

    但前方几千米外,地面却有几个直径数十米大的窟窿,像是陨石砸落出的深坑,而周围全是碎石,却没有什么建筑的影子,所有的废墟建筑,全都被摧毁成平地!

    嗖!

    血腥龙翼掠过天际,海利莎和杜迪安迅速飞到这片狼藉的地区,杜迪安顿时看见,在这片所见的狼藉地区前方,地面更加残破不堪,处处都是深坑,以及龟裂的缺口,地面上很少看见茂密巨大的树木和茂密的藤蔓,显然长期有东西从这里经过。

    这里依然是废墟城市,只是却看不到半点城市的影子,只能从残破的石块堆积的地方,隐隐瞧出一点曾经的建筑摆布的位置。

    海利莎俯视着前方,眼中有一丝凝重。

    二人进入红色荒区十多分钟后,陡然,从地面上一道暗影从碎石缝隙中蹿出,恰好阻击在二人面前,像是算准了海利莎飞行的移速。

    “吼!”

    这是一只形似蜘蛛,背部却有一张巨嘴的魔物,弹跳力极其惊人,竟蹦到两三百米的高度,从背部的巨嘴中喷吐出一片绿色蛛丝,一看就是沾满了毒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