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虾魔物滚落到冰窟中,痛叫着迅速翻身爬起,血红的眼珠中充满惧意,刚要朝杜迪安所在的水面处蹿去。

    噗!

    陡然一阵甲壳碎裂声响起,合金靴子踩踏而下,将巨虾魔物的脑袋瞬间踩碎,淡黄色脑浆喷涌而出,混合着破碎的甲壳溅得遍地。

    海利莎抬起脚,后退一步,仿佛什么都没做过一样地站在原地。

    杜迪安松了口气,来到已经死透的巨虾魔物面前,挥动匕首,熟练地将其碎裂的脑袋顺着关节处从身上切割下来,抛到蜷缩在一旁的两只噬骨鼠面前。

    然后匕首顺着切口刺入进去,微微一转,将其身上坚硬的甲壳划开,迅速剥下,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以及血肉上纵横的一条条墨绿色血管。

    他剔甲,抽筋,手法娴熟,很快便将巨虾魔物尸体上可食用的部位分解了出来,足足有六七十斤的血肉。

    海利莎坐在一旁的冰床上,伸手托腮,静静地看着杜迪安忙碌。

    等食材准备妥当后,杜迪安钻木取火,将火堆点燃,然后将准备好的巨虾魔物血肉切成薄薄的大块,再将它背脊甲壳上的几根尖刺折下,在水里洗净后穿插着薄块血肉,放在火堆上烧烤。

    滋滋!

    火焰灼烧在薄块血肉上,从上面顿时滴落下鲜血,掉入火中。

    这时,角落里的两只噬骨鼠终于忍耐不住诱惑,抱起杜迪安抛过的巨虾魔物的碎裂脑袋,用力啃咬起来,发出咕吱咕吱地声音。

    没过多久,薄块血肉的两面都被烤好,散发出海鲜熟肉的气味,极为香嫩,血肉的颜色粉嫩,边缘有一点点焦糊,看上去更加诱人。

    杜迪安将烤好的第一块递给海利莎,道:“你先吃吧?!?br />
    海利莎目光在薄块血肉上停留了一下,马上就转开目光,用手将杜迪安递去的手臂推回,“还是你先吃吧,你现在应该没多少力气控制心脏了,不吃点东西取暖,身体会结冰的?!?br />
    杜迪安见此,也不再推脱,轻轻咬了一口烤肉边缘,如想象中一样滚烫,他余光扫见海利莎坐下的冰床,心中一动,立刻起身将薄块血肉贴到冰床一角上,顿时发出滋滋地热气声。

    海利莎疑惑,道:“你这是?”

    “冰镇一下?!倍诺习残Φ?。

    等感觉差不多了,他立刻将薄块血肉送入嘴里,只觉口感异常的好,十分嫩滑,而且又冷又烫,简直酸爽。

    等吃完以后,他继续回到火堆边烧烤第二片。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囫囵吞枣地吞咽下薄块血肉,嘴角微微牵动,眼眸凝视着杜迪安手里的第二片薄块血肉,很快,这第二片也烤熟了。

    杜迪安向她递去。

    海利莎没有再拒绝,伸手接过,感受到烤肉上的滚烫热气,她轻轻吹了一口,忽然想到杜迪安先前的办法,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照学,否则会显得自己太急不可耐了。

    杜迪安将剩下的尖刺取出,穿插上薄块血肉继续烧烤。

    顷刻间,冰窟中只剩下咕吱咕吱地啃噬声,以及海利莎轻轻吹动烤肉的呼气声。

    “味道不错?!背酝旰?,海利莎说了一句。

    杜迪安道:“可惜没有盐巴调料,否则味道会更好?!?br />
    海利莎没有接话,默默地坐在冰床上。

    半个小时后,柴火燃尽,杜迪安和海利莎也都各吃了七八斤的巨虾魔物血肉,以二人的肠胃消化力,七八斤的血肉吃进去,小腹甚至没有隆起一丝。

    杜迪安感觉只勉强吃了个七八分饱,他猜想以海利莎的体质,这点东西估计只够勉强让她感觉不到饥饿,当即起身道:“我再出去找点柴火?!?br />
    “不行!”海利莎反应极快,立刻反对,道:“外面太危险了,你不能再一个人出去,我们现在已经不饿了,等什么时候感觉饿了,再想办法。而且,我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够离开这里,到时我们再一起出去?!?br />
    杜迪安微怔,眼眸一亮,道:“你的伤快恢复了?”

    海利莎道:“只是表皮的伤口快要愈合了,但毒素依然在体内残留了很多,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加速血液流转的话,容易让毒素蔓延得更快?!?br />
    杜迪安醒悟过来,当即点点头,道:“行,那就过几天再想办法?!?br />
    海利莎凝视着杜迪安,道:“这次等我伤势愈合回到荒区据点后,你就留下来吧,当龙守卫,跟在我身边,这样的话,你应该更加安全一点?!?br />
    杜迪安微怔,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龙守卫是镇守荒区的,常年无法回到壁内,是危险度远胜利龙荒卫的工作才是。忽然,他明白了过来。

    这次他所在的龙荒小队全灭了,但他一人活了下来,必然会引起海瑟薇的注意,而且,先前海利莎还要帮他申请铸造魔兵,这等于告诉别人,他的潜力非凡,要么是传奇魔痕战士,要么是稀有魔痕,但却有希望进入拓荒者层次的人。

    毕竟,稀有魔痕战士,通常在拓荒者级别才会借助到魔兵的力量。

    无论是哪个原因,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

    以前还弱小时,被海瑟薇当一枚棋子利用,如果海瑟薇知道他成长到足以成为海利莎的左膀右臂时,必然会痛下杀手,暗中陷害。

    “我知道了?!倍诺习驳愕阃?,为今之计,确实只有跟在海利莎身边。而且一直生活在壁外的话,他也有机会偷偷制作自己的新神术,脱离龙族眼皮底下的监视。

    海利莎见杜迪安同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你放心,到时我会安排你驻守据点的,那里一般不会遭到魔物袭击,而且有八将在,即便有魔物入侵,也会有留守的八将前去斩杀,不会有什么危险?!?br />
    杜迪安点头。

    休息片刻后,他感觉体温开始逐渐下降,当即继续控制心脏,泵血取暖。

    在吃过烤肉后,他血液中的氧气和能量似乎充足了许多,每一次涌动,全身都有种炽热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