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兵?”

    “没错?!焙@阃?,“传奇魔痕跟别的魔痕天差地别,在魔痕的四个等级中,普通,罕见,稀有,传奇这里面,如果说普通魔痕是数字一,罕见魔痕是数字三,稀有魔痕是数字九,那么传奇魔痕,就是数字一百!”

    “这中间的差距,有质的不同?!?br />
    杜迪安怔住。

    “普通魔痕能给继承者带来一个较为出色的附加能力,就已经算是非常出色的普通魔痕了?!焙@档溃骸岸∮心Ш?,在狩猎者的三个阶段中,每次激活,都有可能激发出一种新的能力,这种能力有强有弱,有的只是提高一点视觉,有的是该魔痕最核心的能力?!?br />
    “譬如你这些寄生魂虫中的‘寄血者’,在激活出的多种能力中,必然会出现最核心的能力,就是控制鲜血!既能摄取别的生物体内的鲜血当营养,恢复体力,也能将自己体内的鲜血输送到别的生物体内,使对方体内的血液混乱,不同的血型如果混合到一起,会致命,这也是寄血者魔痕的主要攻击手段?!?br />
    “而具有寄血者魔痕的继承者如果进化到拓荒者的地步,据说还能改变鲜血的构造,也就是说,能够控制别的生物体内的鲜血变成毒液,杀人于无形中,非??膳??!?br />
    杜迪安有些吃惊,不禁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瓶子,这里面的寄血者寄生魂虫,有这么厉害?

    海利莎凝视着杜迪安,道:“我们判断一个人的魔痕强弱,主要是根据他魔痕中的核心能力来判断,寄血者魔痕除了核心能力外,还会给宿主提供热感视觉,控温等其它能力?!?br />
    “但这些都是附带的能力,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得到同一种魔痕后所激发出的附带能力都有所差异,但核心能力不会改变!”

    “而寄血者……只是稀有魔物中较普通的一种魔物,连十大稀有魔物都不算?!?br />
    杜迪安怔住,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之前自己得到的惧染者,就是十大稀有魔物之一,而割裂者,却是传奇魔物!

    一个比较普通的稀有魔物寄血者都如此可怕,割裂者魔痕岂不是更恐怖?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的表情,知道他领会到自己的意思,点头道:“目前已知的传奇魔物,总共有八只,便是八大传奇魔痕!魔物研究所之所以将它们评为传奇魔物,第一是它们神出鬼没,难得一见,第二便是它们给宿主所提供的能力,强大到匪夷所思,达到了极致!”

    “你的割裂者魔痕,就属于极致攻击型魔物,而之前遇见的狩影者,是极致潜伏型魔物,在这两个领域所提供的能力,都达到了已知能力中的极致!”

    说到这里,她目光闪动一下,低声道:“你也知道,进化的次数越多,体质越强,身体的变化也就越大,而且有的魔痕给身体带来的变化,是永久性的,就像你背上的翅膀一样,永久地存在!”

    “这种变化,在成为拓荒者后更加明显,大多数的拓荒者,身体都会有部分变异兽化,变成非人非兽的怪物,只能躲在暗处生活,遭贵族唾弃惧怕?!?br />
    听到她的话,杜迪安不禁看了她一眼,从头到脚,这个女孩身上似乎没有半点兽化的影子。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的反应,猜到了他的想法,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魔兵了。从根源上来说,我们的身体之所以会兽化,除了被魔痕渗透以外,也是我们的身体在寻求着这种变化!”

    “力量越强,变化越大!对兽化的需求也越多!”

    “想必你战斗的时候也感受到了,我们人类的躯壳,并不适合完美地发挥出自身的魔痕能力,因为魔痕先前寄居的魔物,跟人类的体型相差太大了?!?br />
    听她这么一说,杜迪安顿时回想起先前跟尤金战斗时的感觉,的确有种浑身被束缚住,施展不开的感觉,总觉得身上缺少了点东西,就像肢体残缺了一样。

    “为了避免全身兽化,变成非人的怪物,魔物研究所就发明了魔兵?!焙@档溃骸澳П嬖诘囊庖?,就是代替人体兽化!”

    她抬手一指自己背上被布条裹着的巨剑,道:“我的「血爵」就是一件魔兵,以我的魔痕原主的尸体,和我的血液,以及我的一半魔痕铸造而成,所以我的身体能够避免兽化,同时能够完美的发挥出自身魔痕的战斗力,当我需要发挥出以身体部分兽化时才能展现的力量,只需激发我的魔兵就能完成兽化形态?!?br />
    杜迪安怔住,不禁看了一眼她背上的这把巨剑,脑海中冒出一个匪夷所思地念头,骇然道:“你是说,你背上的这把剑,能够变化?”

    “没错?!焙@阃?,“如果我的魔痕是割裂者魔痕的话,激发我的魔兵,就会让我的身体变成半割裂者的模样,百分百地释放出魔痕的能力?!?br />
    杜迪安呆住。

    难道说,这魔兵是基因武器?

    可是,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怎么可能制作出这么高端的基因武器?

    那魔物研究所中,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难道旧时代的科技,并没有断绝,而是……被少部分人掌握着?

    “虽然像你这种已经植入魔痕的情况,想要再割取下部分魔痕铸造魔兵有些困难,但还是有办法的,只是代价会大一点?!焙@档溃骸叭绻阌幸话涯П幕?,战斗力至少是现在的五倍以上,甚至能跟稀有魔痕的拓荒者交手一二?!?br />
    杜迪安被她的话拉回思绪,听到最后不禁心头一跳,一把魔兵就能让自己跟拓荒者交手?要知道,他可不是海利莎认为中的初级界限者,而是一名狩猎者!

    也就是说,如果等他成为初级界限者的话,再配合魔兵的话,就不只是“交手一二”了,而是有可能将拓荒者击败,甚至是斩杀!

    他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道:“不管怎样,先活着回去再说?!彼低?,将瓶子打开,取出注射器,率先将海利莎说的寄血者寄生魂虫取出,装载到注射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