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建筑中,几只噬骨鼠趴在一条三四米长的蟒蛇尸体上啃咬,尖利的爪子将其鳞片凿开,捧出里面半腐烂的血肉津津有味地啃食。

    杜迪安两手伏地,骤然蹿射出去。

    嗖!

    几只噬骨鼠听到动静,警觉地转过头来,顿时尖叫一声。

    噗噗数声响起!

    杜迪安停了下来,手里握着几只被捏碎头骨的噬骨鼠,瞥了一眼旁边的蟒蛇尸体,它的脑袋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致命伤口,爪痕较大,应该是被别的魔物所伤,逃到此处后却不幸沦落为自己昔日食物的食物。

    他将几只噬骨鼠的尸体装入背包,继续找寻其它的噬骨鼠。

    片刻后,他装上满满一袋噬骨鼠,从这残破建筑中出来,顺便取了一些枯枝当燃料,返回到广场水池前。

    刚一靠近,扑面而来的恶臭从水面上飘来,正是那只被怪虫围绕的水下魔物尸体。

    杜迪安看了一眼,来到另一个方向入水,顺着排水通道飞快游去,很快便回到冰窟前的洞口中。他从水里爬出,将背包和抱着的枯枝丢到岸上,随即站在岸边抖擞着身上的水渍,只觉一股寒气涌来,冻得有些发凉。

    “你没事吧?”海利莎早就注意到杜迪安折返,看见他脸色发白的样子,担忧地问了一句。

    杜迪安微微摇头,向她露出一丝笑容,弯腰拆开背包,将里面的噬骨鼠尸体尽数倒出,道:“几天没吃东西,先用这些小家伙垫垫肚,等会儿我再去找别的东西?!?br />
    说着,他将噬骨鼠的尸体放到一边,然后将旁边被水泡湿的枯枝抱起抖擞,将水抖掉以后,将枯枝表面的枯皮剥开,揉碎成细丝。

    在这充满寒气的冰窟中,枯枝上的水分很快挥发,在揉成头发般的细丝后,他掰断两根枯枝,用海利莎的匕首削尖,其中一根较粗,另一根削成锥形,采用最古老的取火方法,钻木。

    在钻的木眼处,他将枯皮细丝盖上,飞速地搓捏,数分钟后,慢慢地有轻烟飘起,发热地温度将潮湿细丝上的水分进一步蒸发。又过了七八分钟,轻烟越来越大,忽然扑地一声,从木眼处冒出一蹿火苗。

    杜迪安眼眸微亮,立刻用手小心呵护,然后取出旁边备好的其它枯丝堆积过来,再将削成薄片的枯枝搭建在火苗上面,很快,火焰飞快燃烧壮大,变成一簇小火堆。

    海利莎蹲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杜迪安,当火苗燃烧起来时,她眼眸一亮,露出几分喜色,感受到火苗带来地淡淡热温,心中有些欢喜,她从未想过,这简单地一簇火焰,居然能让她感到快乐。

    等火焰稳定后,杜迪安向海利莎道:“你过来烤烤火吧,顺便照看一下,加点柴?!?br />
    “嗯?!焙@崆岬阃?,蹲着挪动脚步移到火堆前,将地上的枯枝时不时地添加到火堆中,同时转头望着走到一旁的杜迪安,只见他捡起地上的噬骨鼠尸体,用匕首迅速划破它们的身体,剥皮去脏,动作十分熟练。

    杜迪安将这些噬骨鼠的皮毛尽数剥下后,将它们的内脏掏出,然后在旁边的地上用手刨出一个深坑,将这些内脏全都埋入进去,这是荒野狩猎的一个习惯,以免内脏的血腥气味引来别的魔物觊觎,而且能极大程度地减缓内脏的腐烂速度,避免腐烂脏器中滋生出寄生虫。

    这些噬骨鼠的体积跟旧时代的兔子一样大,剥皮去脏后,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骨架。

    杜迪安取出枯枝将其身体穿过,拿到火堆前,递给海利莎两只,道:“烤得熟一点的话,应该就能吃了?!?br />
    海利莎看了一眼这血淋淋的噬骨鼠尸体,并没有任何不良感受,伸手接过,放到火堆上烧烤起来,以她的体质,即便是生吃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体内的免疫系统能抵抗得住这噬骨鼠血液中藏着的病菌,毕竟,单论力量,她在魔物中也算是怪物级别。

    鲜血顺着噬骨鼠的尸体滴落到火堆中,烧烤了十几分钟后,噬骨鼠身上的鲜血完全干涸,变成一层薄薄血膜黏在身上,身体慢慢地飘出混合着血腥地淡淡香味。

    杜迪安感觉有些口馋,他也已经饿坏了。

    半个小时后,几只噬骨鼠全都烤熟,杜迪安也没有客气,用匕首划出几道,见里面的血肉也完全熟了,立刻动嘴大口啃吃了起来。

    连吃两只烤得滚烫的噬骨鼠,他感觉腹部传来一丝暖意,僵硬的身体似乎恢复了一些灵活。

    海利莎同样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吃相没有丝毫讲究,尽管没有盐巴和孜然,但她已经饿坏了,依然觉得非常美味。

    “味道怎样?”杜迪安看着她狼吞虎咽地样子,笑道。

    “美味?!焙@萄氏伦炖锏娜?,满足地道。

    杜迪安一笑,转身来到一旁,在硝石和绷带等急救物品中找出几个小罐子,里面爬动着细小的虫子,正是他先前搜集来的几只寄生魂虫,先前没有机会吸收,如今这冰窟算是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不用担心吸收过程被魔物袭击。

    “你要干嘛?”海利莎看见杜迪安捏着几瓶寄生魂虫的罐子,似乎想到什么,问道。

    杜迪安从旁边捡起一个长条盒子打开,里面是注射器,他特意带来的,回答道:“吸收了这几个小东西,看实力能不能有所突破?!?br />
    在荒区经历的种种,让他明白,在这里每增强一分力量,便提高一分活下去的希望,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遭遇什么,或许再次出去搜寻食物时,就会遇上他无法逃脱的魔物…

    海利莎怔了一下,道:“你要用这些高级寄生魂虫当养料?”

    杜迪安点头。

    海利莎凝视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虽然有些铺张浪费,不过也算是个办法,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魔痕,应该不是稀有魔痕,而是传奇魔物‘割裂者’的魔痕吧?”

    杜迪安早料到她有可能会识破自己的魔痕,点头道:“没错?!?br />
    海利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是当初那只割裂者孩子的魔痕么?”

    杜迪安没想到她一下子就猜到,偏头瞧了她一眼,点头道:“没错,你杀了它以后,我顺着它的踪迹,找到了它生下的一只小割裂者?!?br />
    “原来如此?!焙@⑽⒌阃?,“难怪你体内热量不高,先前却能在帕尔纳的手下坚持那么久,家族里给你提供的资源,应该只够让你勉强达到初级界限者吧?”

    杜迪安目光闪动一下,点头道:“差不多?!?br />
    “看来,我当初低估你了?!焙@嵘溃骸霸缰勒庋?,当初我就直接带你回龙族了,那时我还是圣女身份,可以给你最好的资源栽培,这样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是拓荒者了,再配合传奇魔痕,完全能独当一面?!?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能得到这传奇魔痕了?!?br />
    海利莎微怔一下,叹了口气,忽然想到一事,道:“不过,现在也还不晚,等我伤势恢复后,回到家族中,向族长申请,给你铸造一件割裂者的魔兵,这样的话,就能真正发挥出你这传奇魔痕的力量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