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虫粉?”杜迪安有些诧异,没想到她还随身带着这样的东西,接过看了一眼,问道:“有效果么?”

    “试试吧,应该有的?!焙@园足俱驳亓成下冻鲆凰啃θ?,在黑暗中仿佛忽然绽放出一片光芒。

    杜迪安看得微微一怔,随即很快被虫子的吱吱叫声拉回思绪,他飞快低头再次看了一眼手里的瓶子,也不再说什么,将瓶子拧开,一股奇异的臭味扑面而来,带有些许硫磺的气味。

    他倒出一些在手上,朝火圈外面的虫群中投掷而出。

    粉末很快倾洒,如雨落下。

    杜迪安凝目望去,顿时看见虫群出现骚动,在粉末落下的地方,虫子吱吱尖叫,像是遇上极为惊恐的东西,慌张乱窜,虫群的阵容顿时混乱。

    杜迪安心中大喜,没想到这驱虫粉的效果这么好,他立刻将驱虫粉倒在火圈内侧,环绕一圈,随即倒出一簇,握在手里,混合着地上的沙子灰尘,朝虫群中投掷而去。

    虫群顿时大乱,原本如一张黑布般的整齐阵容,瞬间变得四分五裂,各自逃窜。

    杜迪安轻吐了口气,将瓶盖拧上,递还给海利莎,笑道:“真是帮大忙了?!?br />
    海利莎伸手接过,收回腰包中,微微一笑,道:“这次多亏了你,否则……”话还没说完,忽然腮帮一鼓,咳出一口鲜血,溅落在椅子上。

    杜迪安看得一惊,急忙翻身爬到车厢内,道:“你没事吧,是牵动伤口了么?”

    海利莎咳出鲜血后,脸色越发的苍白,微微摇着头,虚弱地道:“没事,只是我中毒太深,已经深入脏器,无法再撑下去了,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否则你也会跟我一起死的?!?br />
    杜迪安心中一凉,不禁看向她的腰包,道:“这里面没有解毒的东西么,总能够延缓一下吧,你把荒区的总部据点告诉我,我送你过去,我能够飞,很快就能送你到总部的?!?br />
    “总部太远了?!焙@⑽⒁⊥?,“而且在红色荒区最深处的边界,即便是飞过去,也要不少时间,何况在红色荒区中,飞行是很危险的事,这里不比壁外的狩猎者区域,鸟兽稀少,在这里飞行魔物最难缠的魔物,若非必要的话,你也最好不要飞行,容易引起一些魔物的注意?!?br />
    杜迪安怔住,忽然想到在巨壁上曾经见过的“飞龙”,虽然传说飞龙是不伤人的,但它至少也是飞行魔物的一种,既然有飞龙存在,就会有别的飞行魔物存在,只是在狩猎者区域从未见过,导致他甚至都忽略了这一点,但这里却是距离巨壁最远的荒区,没有开拓的原始辐射区,自然什么魔物都存在。

    “你是一个人出来的么?”杜迪安忽然想到一点,立刻问道:“你过来是追击那个翼族人的吧,难道没有带队友?”

    “带了?!焙@旖俏⑽⑶6幌?,道:“我一个人搜寻他太慢,带了两支探索队,他们就在这附近,只是,我们绝不能被他们看见,否则的话,如果被他们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情况,第一个就会向我们出手?!?br />
    “怎么可能!”杜迪安有些吃惊,随即想到一事,不禁变色,道:“难道他们中有海瑟薇的人?”

    海利莎默然片刻,轻点了一下头,道:“这是一回事,即便没有她的人在里面,其余的人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一旦杀了我,他们就能得到我的魔兵,这魔兵只有我们龙族纯血统的人才能用,他们既可以交给翼族或岩族,投靠他们,也可以交给海瑟薇,换取地位和力量,在很多年前,海瑟薇就在家族中公然散播出跟我对立的消息,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br />
    杜迪安不禁瞪眼,心中涌出一股愤怒,道:“你不是龙族的圣女么,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他们难道不是你的部下?而且,海瑟薇既然很多年前就对你下手,你为什么不早点将她除掉?!”

    “在这里的人,都渴望能够回到壁内休息,长久的战斗早已让他们失去了忠诚和人性?!焙@戳怂谎?,眼眸微黯,道:“我答应过,要?;ずI钡剿ご?,所以……”

    杜迪安一窒,愠怒地道:“答应过?答应过谁?是你父亲?”

    海利莎微微摇头,不愿再说这件事,她忽然眉头微蹙一下,嘴角缓缓溢出了一丝鲜血,她抬手抹掉,轻轻地深吸口气,向杜迪安道:“我撑不住了,你快点走吧,我的血会引来高级魔物,你留在这里只是死路一条,快走吧,我不想死之前,还拉一个人垫背……”

    说到最后,声音渐渐虚弱了下去,眼前一黑,再次昏迷了过去,身体软倒而下。

    杜迪安急忙搀扶住,看了一眼她后背上的伤口,发现纱布的颜色有些泛黑,毒血竟然渗透了出来,伤口在这剧毒的腐蚀下,无法愈合。

    他脸色变了变,正如海利莎所说,这剧毒已经渗透的太深,除非马上给予最好的治疗,否则回天乏术。

    “该死!”杜迪安有些愤怒,既是对眼前的残酷现状愤怒,更是对自己无力改变这种现状而愤怒,他咬了咬牙,转头看了一眼地铁外面,只见虫群已经陆陆续续地撤退了,驱虫粉的气味扩散了开来,将虫群惊走。

    不过,海利莎的鲜血气味再次飘荡出来,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引来新的魔物。

    他握紧了拳头,狠狠砸在椅子上,顿时凹陷出一个拳印。他望着手里昏迷不醒的海利莎,眼眸闪烁,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以目前的状况,最合适的方法就是将她抛弃,但,他的内心深处却觉得,一旦自己这么做了,或许会后悔终生,这是唯一一个数次救过他,他却没有办法回报的人。

    除了父母和姐姐,以及茱拉夫妇外,他从未亏欠过谁的恩情,即便是福林老爷子,跟他也是友情和交易参半的伙伴关系,但这个女孩却是完完全全地相助他,却没有企图从他身上得到一丝回报!

    “该死!该死!该死??!”

    杜迪安心中烦躁,在车厢内来回踱步,陡然,他视线余光中瞥见地上一个物件,顿时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