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当杜迪安清理好海利莎的伤口时,地铁车厢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异响。

    杜迪安听得一惊,迅速朝声源处望去,却没有看到热源反应。他飞快蹲下,悄无声息地挪出一步跨到旁边的破碎窗户下面,缓缓地抬起小半个脑袋望去,顿时怔了一下。

    只见一个身穿龙荒卫基本制式战甲的青年出现在地铁外面塌陷的残垣断壁中,抬着头向四周轻轻细嗅,似乎感应到什么,顺着气味朝杜迪安所在的车厢亦步亦趋地走来,步调有些生疏怪异,走路时摇摇晃晃。

    看见这怪异的走路姿势,杜迪安有一种熟悉地感觉,凝目望去,顿时脸色一变,只见这青年身上的战甲多处破损,颈椎以七十度左右的姿势倾斜着,像是被折断了一样,尤其是他的左侧肩膀,竟塌陷了下去,坎肩不见,肩膀上血肉模糊,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咬下了一块肉。

    不过,最引人瞩目的却是他的脸,一双瞳孔泛着绿光,嘴巴微微张着,尖锐的牙齿有些参差不齐,沾染着满口鲜血。

    行尸?

    杜迪安有些吃惊,没想到这是一个被行尸病毒感染的龙荒卫,难道说这附近有尸王级的行尸出没?

    在跟伊恩等人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杜迪安知晓了一些荒区的事情,以及经常出没在荒区需要警惕的魔物,其中就有「尸王」。

    所谓的尸王,是行尸多次变异后的超级行尸,捕猎等级极高,即便是最低的尸王,捕猎等级也在四十以上,而其中较强的尸王,捕猎等级甚至达到九十以上!

    区分尸王和行尸的唯一区别,就是尸王能够单性繁殖,孕育出新的行尸!

    此外,尸王似乎还能够操控普通行尸,通常在尸王出没的地方,往往是一片尸潮,即便是强如拓荒者,都不愿碰见尸王这样棘手的魔物。

    “能够感染龙荒卫的行尸病毒,多半来自于尸王?!倍诺习参⑽⒈渖?,“也就是说,这三号橙色荒区中,有尸王出没!”

    尸王的危险性,丝毫不逊色传奇魔物!而且跟传奇魔物不同的是,尸王体内并没有媲美传奇寄生魂虫这样让人趋之若鹜的宝贝,所以没什么人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去斩杀一头尸王,虽说斩杀高级魔物是拓荒者的天职,但荒区的魔物杀之不尽,除非是上级命令,否则即便是拓荒者,也是敬而远之。

    在杜迪安心中吃惊时,这龙荒卫青年行尸似乎闻到海利莎伤口中散发出的血液,摇晃着身子笔直地来到了地铁车厢前,脚步渐渐地越来越快,缩小数倍的眼眸中大部分是无意识地眼白,此刻咕噜咕噜地转动着,喉咙中发出咯咯地卡壳声音,像是有些兴奋。

    杜迪安脸色一沉,抬手抓住旁边椅子上的匕首,猛然脚掌一蹬,从破碎的窗户中笔直射出,身影如一道幽光,直扑向青年胸前。

    在杜迪安的骤然袭击前,青年行尸的身体猛然一顿,微微张嘴沙哑地低吼一声,像是吐露出悲伤的哭泣声,又像是狰狞的狞笑声,身体猛然一扭,像灵活地蟒蛇一样柔若无骨地躲过杜迪安划向他喉咙的匕首,身体向后仰倒以手撑地,连翻数个跟头,拉开了距离。

    杜迪安看得震惊,这青年行尸居然懂得躲避?而且动作这么连贯?跟先前僵硬怪异的行走姿势简直判若两尸。

    嗖!

    刚拉开距离,青年行尸低吼一声,像是哭泣地尖叫,但表情却极为狰狞,猛地朝杜迪安扑了过来,扑击的身影并非普通行尸那样的张牙舞爪,毫无章法,而是像灵动的刺杀者,步伐轻快,在杜迪安的视线中留下一道残影便消失不见,下一刻骤然出现在杜迪安的左边。

    杜迪安有所感应,骇然望去,顿时看见他抬起狰狞的脸孔,披头散发地吼叫着朝自己扑咬过来。

    噗!

    它满嘴的尖齿猛地咬在了杜迪安的左肩上,两手熊抱了过来,将杜迪安的身体紧紧搂住,力量竟大得出奇,完全不像普通的龙荒卫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杜迪安的想象。

    杜迪安看见左臂被它咬住,虽然没有痛觉,但心中有些惊慌,要知道,行尸的牙齿中可是有行尸病毒的,一旦被它要上,自己也会被感染!

    他急忙挣脱,但这青年行尸的双手将他的身体环抱得死死的,恐怖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挤压得几乎要碎裂,这样的力量,胜过他数倍,绝非界限者所具备。

    杜迪安脸色变了,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愤怒,还有一丝惊惧,他扭动手臂,试图挣脱开它的环抱束缚,但手臂完全动弹不得。

    他急忙将身体往地上一滚,连带着青年行尸一起在地上翻滚了数圈,这青年行尸似乎不知疼痛,依然紧紧地抱着他,不停地撕咬着他的肩膀,已经将肩膀外面的战甲撕破,里面的血肉也被撕咬下一块。

    “想要就这样活活吃了我?”杜迪安看见它疯狂地模样,心中的惊惧化作一股愤怒,猛地抬起脑袋狠狠地用额头撞在了它的脑壳上。

    嘭地一声,青年行尸的头顶被撞上,两手顿时一松,似乎有些眩晕。

    杜迪安没想到会凑效,此刻得到机会,急忙扬起右手,紧攥着匕首猛地刺向它的眼眶,噗地一声,青年行尸没能反应过来,顿时被匕首贯穿了眼眶。

    “吼!”它惨叫一声,发出的声音却像野兽的咆哮,声带似乎破损得较为严重,痛苦地嚎叫着,痛嚎的声音时不时变成人声,像在哭泣。

    杜迪安咬牙将匕首一转,噗地一声,匕首从它的眼眶中搅出一股鲜血涌了出来,随着匕首的左右摇摆,青年行尸的惨叫越来越大。

    当匕首朝它的颅内一处摇摆时,它的惨叫声陡然止住,挣扎地双手也僵直了下来,随后无力地垂落,停止了动弹。

    杜迪安看得一怔,随即想起行尸脑海中的寒晶,刚才匕首波动时,似乎撬到一个硬物,多半是戳到了它颅内的寒晶,这才将其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