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刚答应完,便见海利莎闭上了眼睛,脑袋一扬,倒在了椅子上,昏昏睡去。他微怔一下,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孩坚持到现在,已经达到了她的极限,这也说明她受的伤,远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说起来,能将以传奇魔物当食物猎杀的传奇捕杀者击杀,这样的力量也是够恐怖的,在拓荒者中应该也是统治级的力量吧……”他目光微微闪动一下,扶着海利莎的肩膀,将她的身体平稳地放到椅子上躺下,这时他才注意到,海利莎身上的战甲已经濒临解体,特殊金属质地的战甲上遍布裂痕,不难想象遭受过怎样的冲击。

    他上下仔细地观察了一遍,找到了她身上的伤口,除了手臂上的一些皮肉擦伤外,真正严重的创伤有三处,一处是左侧大腿上,战甲被划出一个裂口,里面血肉模糊。第二处伤是背部,同样战甲被撕破,里面有一道近二十公分长的划痕,伤口极深,血液已经泛黑,伤口处散发着淡淡的异味,似乎感染上病菌。

    第三处伤口则在头部,鬓角处有一道明显的撞伤,皮肉凹陷进去半寸。

    杜迪安看得微微皱眉,沉吟少许,转头看了一眼四周,只见在左右其它地铁车厢中,地上累积着厚厚灰尘,以及老鼠和其它不知名虫子的尸体,还有几具行尸在沉睡。

    杜迪安立刻拔出海利莎绑腿上的匕首,冲到左侧的地铁车厢中,将几具还未苏醒过来的行尸击毙,切断它们的脑袋。这匕首异常锋利,它们脑袋里的颈椎骨骼被匕首斩过,竟像切在豆腐上一样,停滞感几乎没有。

    嗖!

    嗖!

    杜迪安顺着地铁车厢掠去,将地上沉睡的行尸一个个击毙,数分钟后,他将整个地铁所有车厢里的行尸全都一扫而空,斩于匕下。

    除了行尸外,在地铁车厢里建巢的怪虫和魔蛛等小型魔物,也被他逐一灭杀,使得整个地铁车厢内,没有半个活口存在。

    做完这些,杜迪安回到了海利莎身边,从背包里取出纯净水,将匕首洗净,然后用火柴点燃火油制作出一根火把,将匕首烧热到泛红时,喝下一口纯净水,喷吐在匕首上,再将海利莎的身体翻转过来,让她趴在椅子上。

    他将匕首放到一边,双手拽着海利莎背上战甲破裂处,将其撕得更大一些。

    这战甲的材质韧性极为惊人,他费尽全力才将其勉强撕出一个更大的缺口,在她的战甲内还有一层白色内衣,此刻也被鲜血染红,被她一并剥开,露出里面的伤口。

    看见伤口时,杜迪安瞳孔微缩了一下,只见这伤口已经发紫,从里面渗透出的血液有点起泡的迹象,显然蕴含着剧毒,而起泡的血液附着在伤口上,使得血肉渐渐溃烂。

    杜迪安不再迟疑,抓起消毒过的匕首,深吸了口气,顺着溃烂的伤口血肉边缘划去,将这些糜烂的血肉切除。

    在切除的同时,杜迪安看了一眼海利莎的反应,见她依然在昏睡,心中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担忧起来,显然,事情并不像她说的那么轻松,只是“睡一下”那么简单,而是她的意识已经昏迷了过去。

    杜迪安动作飞快,顺着伤口边缘划去,很快便将遍布毒素的溃烂血肉剔除。然而,在剔除部分血肉后,从伤口中渗透出的血液,依然带有细微的泡沫,使得旁边的白皙肌肤也逐渐被侵蚀,隐隐有溃烂的迹象。

    “该死,毒素已经渗透得太深了?!倍诺习裁纪分迤?,从背包里翻找出两瓶解毒镇痛的药粉,一瓶是他自己的,一瓶是鲁比的,两种是不同型号的药粉,用途有所差别。

    杜迪安先取出鲁比的药粉洒上,相较于他这种新人免费领取的药粉,鲁比的药粉是用勋章兑换的,效果比他的好很多,能够缓解中毒者的状态,如果是一些小毒虫的毒,当场就被解掉。

    簌簌!

    药粉洒上后,杜迪安凝神看去,顿时看见从伤口中渗透出的血液,依然带有细小起泡,颜色乌黑,并没有被药粉中和,反而是这药粉迅速被毒血侵蚀,颜色变得乌黑,像腐烂的泥土。

    杜迪安看得脸色一变,没想到她中的毒这么厉害。

    “中毒太深了,单靠药粉已经止不住,除非是洗血,但这需要旧时代的先进设备才行,这个世界的医疗结束还办不到?!倍诺习擦成醭?,抬头看了看地铁外面,当看见地铁外满目疮痍的地面时,心中刚涌出的念头顿时打消了,三百年过去,医院里的那些设备多半也早已被空气腐蚀,无法使用,即便找到了,也是一堆破铜烂铁。

    他低头看着昏迷不醒的海利莎,心中有些焦急起来,难道要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就此昏死过去?

    他翻开背包,将其倒转过来抖动,里面的东西尽数落在地上,他立刻抓起其中两瓶治疗药粉,打开瓶子,先用匕首刮出她伤口上已经变黑的药粉,再将瓶子里的红色治疗药粉倒上,不一会儿,红色药粉慢慢地渗透到她的血液中,与此同时,不停往外渗透出来的鲜血,逐渐地停止了溢出。

    看见有效,杜迪安怔了一下,顿时大喜过望,他立刻取出干净毛巾,贴在伤口上,让毛巾将先前渗透出的黑血吮吸干净,然后再倒上治疗药粉。

    很快,伤口停止了流血。

    杜迪安松了口气,取出一卷纱布,将其伤口盖住两层,以免空气中的灰尘和肉眼难见的寄生虫落入她的伤口中,让伤口再次感染。

    做完这些,杜迪安取出纯净水,扶起她的脑袋,将其嘴巴掰开,将水灌入一些,让其喝下,促使体内的新陈代谢,让她能尽快苏醒过来。

    随后,杜迪安又用毛巾将她大腿和脑袋上,以及手臂上的皮肉上全都擦拭一遍,将伤口清理干净,再涂抹上治疗药粉,包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