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受伤了?”杜迪安心中一惊。

    他没有丝毫迟疑,夹着四颗卵蛋从高空俯冲而下,直奔海利莎。

    海利莎轻轻地喘息着,扶着墙壁沿着街道向前走去,只想尽快离开此处,找到一个适合藏身的地方修养。然而,每走出一步,她都感觉体力又流逝许多,全身虚弱得连喘息都困难,心中仿佛有一个念头不停地劝说自己,就这样躺下休息,那样会舒服很多…

    但她仅存的理智知道,若是在这里昏倒,多半会成为路过的魔物或是行尸的口粮。

    嗖!

    忽然,她听到头顶上传来破风声,不禁勉力抬头望去,顿时看见一道急速逼近的黑影。她心中一惊,刚要准备战斗,忽然看见这黑影的面容,赫然是先前分别的杜迪安。

    她顿时怔住。

    下一刻,杜迪安从天而降,落在她面前,几步走近,连道:“你没事吧?”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满是关切地模样,心中松了口气,虚弱地道:“我没事?!?br />
    杜迪安看她说话都有气无力地样子,暗暗吃惊,没想到以她的力量,在这橙色荒区也会落得如此地步,不禁问道:“你找到了那只传奇捕杀者么?”

    “嗯?!焙@崆岬阃?,扶着墙壁向前走去。

    杜迪安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她来的方向,脸色微变,没想到这传奇捕杀者这么强,以海利莎的力量都难以抵抗,忍不住道:“它会不会追过来?”

    “不会?!焙@闱恳⊥?,虚弱地道:“它已经死了?!?br />
    “死了?”杜迪安愕然,随即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道:“被你杀了?”

    海利莎鼻音轻嗯了一声,踏出的脚步忽然有些发软,身体微微晃动,险些摔倒。

    杜迪安看着她咬牙暗自坚持地模样,连忙道:“你受伤这么重,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不用?!焙@⑽⒁⊥?,深吸了口气,慢慢地收回了扶在墙上的手,一步步向前走去,看上去像是恢复了些许,但踏出的脚步却极其沉重,落地有声,而且小腿轻轻颤抖着,似乎在竭力保持平衡。

    杜迪安没想到她这么逞强,不过随即想到,她这么做或许是不愿在自己面前暴露出自己虚弱的一面,虽然他们算是熟人,但毕竟是小时候接触过,后来的两次见面,交流不深,对彼此都不是很熟悉,此刻在她最虚弱的时候,连走路都艰难,对自己没有任何防御的能力,难免有所戒备。

    想到这里,他暗叹一声,猛地脚尖一点,离地飞去。

    海利莎看见杜迪安飞走,眼眸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便一闪即逝,继续咬牙扶着墙壁向前走去。

    嗖!

    忽然,一道风声再次降落。

    海利莎微怔,抬头望去,只见杜迪安居然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我带你去找个隐蔽地方,让你疗伤?!倍诺习捕安凰?,一手抓过她的手腕,将她的身体抱在怀里,翅膀扇动,身体腾空而起,朝远处飞掠而去,在临走时瞥了一眼这处街道,将此地记住。先前他带出的四颗卵蛋,便是藏在这街道的一处建筑中,等将海利莎安顿好后,回来再取。

    海利莎被杜迪安捏住手腕时,心中暗惊一下,自从她成为圣女以后,再也没有被别人这么亲密地触碰过,更别说是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等她想要反抗时,却发现身上提不起丝毫力气,下一刻便被杜迪安抱了起来,飞上了高空。

    她抬头看了一眼杜迪安,见他没有恶意,心中才稍稍放心下来,只觉倦意袭来,视线有些模糊起来,看见铅灰色的辐射云似乎离自己非常近,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天堂的云也会是黑色的么?”

    嗖!

    杜迪安飞速掠过十几条街道,从高空中飞速滑翔降落,停在了一处地铁站前,只见这处地铁站上面的路面完全塌陷,露出里面的地铁平台,在几条轨道上停止两辆地铁,其中一辆地铁的中段被塌陷的公路所淹没,另一辆地铁像黑色长蛇般蛰伏在黑暗中,上面长满青苔,锈迹斑斑。

    在地铁站外面的地上,有许多白骨,大多数是人类骸骨。

    杜迪安看了两眼,不难想象此处在灾难前曾发生过怎样的惨烈屠杀,他抱着海利莎跳了下去,从一处破碎的地铁窗户中跳了进去,只见地铁两边的座椅上,倒着一具具骸骨腐尸,其中有的一些尸体腐烂迹象较轻,石灰色的肌肤,静静躺着,跟周围已经褪尽血肉的骸骨完全不同。

    显然,这些腐尸都是沉睡的行尸。

    杜迪安的进入,顿时惊动了这些行尸,一个个嘴巴微微张动,身体慢慢地复苏过来,缓缓坐起。

    杜迪安没有理睬,转身一脚将旁边地铁座椅上的一具白骨扫到地上,咔嚓数声摔得粉碎。他将海利莎轻轻放到椅子上坐下,这时,那几只行尸已经完全醒来,如恶鬼般从座椅上直挺挺地坐起,睁开的眼珠中闪烁着惨绿色的光芒,狰狞地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杜迪安,悄无声息地站起,抬起指甲尖锐地利爪,朝杜迪安扑了过去。

    “借用一下?!倍诺习部醇@笸壬系呢笆?,说了一句,也不等她回话,将其飞速抽出,身体猛地一转,随即又恢复到面朝海利莎地模样,将匕首插回到她的绑腿中,“好了?!?br />
    话落,嘭嘭数声响起,几只从背后扑向杜迪安的行尸脑袋从颈脖上平移滑下,掉落在地上,身体直挺挺地失衡倾倒扑下,伤口处的鲜血似乎已经凝冻,并没有溅射出来。

    海利莎抬头看着杜迪安,嘴唇微动一下,低声道:“谢谢你?!?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你救过我这么多次,总要给我一次报答你的机会?!?br />
    “我救你只是举手之劳罢了?!焙@衅蘖Φ厮盗艘痪?,感觉视线越发模糊,看东西已经有重影出现,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虚弱地道:“我要睡一下,帮我看守一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行踪?!?br />
    杜迪安点点头,“我会守住你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