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兽」往往是从非赐名魔物进化而成,如果将未孵化的寄生虫卵投入到其它赐名魔物身上,反而会被这赐名魔物本身的寄生魂虫所吞噬,化作最原始的养分,不会保留下任何能力。

    杜迪安看着这只寄生虫卵,目光微微闪动,尽管是未孵化的虫卵,但毕竟是传奇魔物的寄生魂虫,其价值依然很惊人,在市面上兑换的话,抵得上十个稀有寄生魂虫都不止。

    只是,对杜迪安来说,这东西让他有些纠结。如果要将其孵化的话,需要挑选一个合适的新的宿主不说,还需要小心豢养,等这虫卵在新的宿主体内孵化,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期间必须精心照料。

    这样的事情,换做龙族这样的大家族倒不成问题,人手众多,能分配出专门的人员负责。

    但杜迪安目前只能单打独斗,交给卡奇代为照料的话,等于是勾引人犯罪,毕竟是传说中的寄生魂虫,一旦对方动心的话,将此物贪去不说,还会因恐惧他报复而率先将他陷害。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杜迪安对人心早已有较深的透析,所谓的忠诚,不过是跟**搏斗的过程,一旦搏斗失败了,就是背叛。

    “传奇寄生魂虫啊……不知道用来当养料的话,会不会太奢侈了?”杜迪安喃喃自语,有种别样地感慨,或许是自身是神化传奇魔痕的缘故,导致他现在看待传奇魔痕,并没有以往那么激动和艳羡。不过他知道,这东西丢在巨壁的话,多半会引起无数高位者疯抢。

    如果用来当魔痕养料的话,其暴殄天物的程度,相当于是用金子铸砖盖房。

    他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忍住了心中的诱惑,虽然带回巨壁售卖,或是留着日后给信任的心腹使用,能最大化地发挥出此物的价值,但眼下生存都是难题,指不定下一刻就死了,想那些未免太遥远。

    打定主意后,杜迪安不再多想,将这寄生虫卵封存到瓶子中,准备找个安全之地再吸收。

    做完这些,他看了一眼周围,放弃了寻找另一只可能活着的狩影者的打算,走到一颗卵蛋前,将其抱起,送到上面的洞穴中。

    放稳后,他再次返回巢穴,顿时看见先前被搬运走的卵蛋下面,有一个椭圆凹陷的蛋坑。

    杜迪安眉头微皱,抬头扫了一眼巢穴,“一共是……三十七颗卵蛋?!?br />
    点清了卵蛋的数量,他思索起来,将这些狩影者卵蛋全都上报给龙族是不可能的,毕竟是传奇魔物的幼卵,虽然脱离了这巢穴的环境,能否孵化出来是一个问题,但如果走运的话孵化出一两个,就等于是多了一两个传奇魔痕,这样的诱惑,值得他冒天大的风险。

    “不管我有没有私藏,龙族都会怀疑,没有藏他们也会觉得藏了?!倍诺习残闹凶杂?,“也就是说,藏不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触怒到他们的底线?!?br />
    想到这里,他顿时有了估量,弯腰继续抱起卵蛋,送到上面的洞穴中。

    连续抱出八颗后,杜迪安这才罢手,回到巢**,将地上的蛋坑抹平,将周围地上黏稠的液体涂抹到蛋坑上面,让其显得跟周围一样。

    伪装完现场,杜迪安看了一眼那只狩影者的尸体,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将其带走,留在这里的话,兴许也能给龙族的人带来一种感觉,那就是这里发生过争斗。那样的话,即便他们察觉到卵蛋可能少了,自己也多了一个洗脱的理由。

    嗖!

    他飞上窟窿,来到外面的洞穴中,看着地上的八颗白色卵蛋,将其夹在腋下,同时抱着四个已经是最大极限,只能分两次搬运。

    “得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不知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会孵化,万一在我离开的时候孵化了,就白忙活了?!倍诺习裁纪肺⑽⒅迤?,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他即便马上返回龙族,上报此事,但要再次来到荒区,却需要两个月以后的第二次执行任务,才有可能来到这里。

    如果第二次任务是在别的荒区,他只能找机会偷偷潜来此地。

    想到这些问题,他感到有些棘手,想了片刻后,最终还是决定,尽可能找一个较为牢靠的地方将这些蛋分别私藏起来,只希望这些狩影者被单独孵化后,成长的速度没有那么快。

    嗖!

    他抱着四颗卵蛋飞出了洞穴,当经过洞口时看见马丁的尸体,他忽然心中一动,顿时方向一转,朝先前逃命的路线飞去。

    不一会儿,他来到鲁比殒命的地方,在周围杂草中到处翻找起来。

    很快,他在几片落叶的掩盖下找到了鲁比的背包,立刻解开,只见里面除了一些登山工具外,还有几个瓶瓶罐罐,有的是治疗粉末,能够及时止血,有的是抑制毒素扩散的药粉,除此以外,其中三个瓶子里面却分别趴着三只模样怪异的小虫,当背包被解开时,瓶子里的三只小虫被光线刺激到,缓缓地扭动了起来。

    杜迪安见终于找到,顿时松了口气,这三只寄生魂虫正是啄尸者,寄血者,以及听风者的寄生魂虫。

    “听风者的寄生魂虫是这次的任务物品,暂时先留着,另外两个可以吃了?!倍诺习残闹邪档?,他将三只寄生魂虫的瓶子取出,收到自己的背包里,其余的药粉等物也一并装入,随即夹起四颗白色卵蛋,飞上高空,寻找着适合藏匿狩影者幼卵的隐蔽地方。

    在高空飞行半个小时左右,杜迪安几乎将这座废墟城市转了大半面积,却依然没有找到心仪的隐蔽地方,这座城市太残破了,大楼下面的地下室虽然隐蔽,但出来执行任务的龙荒卫喜欢在夜晚挑选这样的地下室居住,躲避魔物。

    而且地下室上面的混凝土早已濒临塌陷,锁不住孵化出来的狩影者幼卵。

    杜迪安皱着眉头,四处搜寻。陡然,在他的视野尽头,一处荒凉残破的街道上,看见一道脚步虚浮踉跄的身影,正是刚离去不久的海利莎。

    此刻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身上的精致战甲上沾染了不少灰尘和鲜血,有些破损,从走路的姿势来看,似乎伤势不轻,连正常地行走都无法做到。

    ……

    第三更有点晚了,抱歉~~~新的六月到了,但愿这个月能鼓起劲冲刺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