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这狩影者的潜伏方法,杜迪安立刻趁胜追击。

    嗖!

    他踩踏在岩壁上疾步冲去,手指甲暴涨几寸,快速朝它的尾巴抓去。

    狩影者见躲藏失效,愤怒地嘶吼一声,狰狞的三角脑袋转头朝杜迪安伸去的手掌舔舐过去,舌头极长,像蜥蜴一样分叉,在舌头上有暗紫色斑点,并附有一颗颗铆钉状般的尖锐利齿。

    杜迪安冷哼一声,蓦然挥出战刀,如一道卷动的银扇,留下一片残影,嘭地一声,斩在岩壁上,将它及时缩回的舌头切断一截,鲜血从断舌处喷涌而出,溅射在岩壁上,以及战刀上,顿时响起嘶嘶地腐蚀声,只见这把马丁特意兑换的稀有合金熔炼的战刀,竟有轻微地腐蚀迹象。

    杜迪安看得心头一惊,这魔物的血液有腐蚀性?不对,洞穴上面的那只大狩影者流出的血液更多,却没有腐蚀任何东西。

    他心中一动,余光扫向岩壁,顿时看见岩壁上留下鲜血的痕迹,并没有被腐蚀,当即明白过来,这魔物的鲜血应该只是对金属过敏,能腐蚀金属。

    想到此处,他没有退缩,继续快速挥刀追杀。

    狩影者舌头受伤,惊得吱吱怒叫,声音刺耳,像婴儿啼哭,转身飞快朝岩壁上面跑去,如爬行的壁虎,动作敏捷,牢牢附着在岩壁上,身上的鳞片变化着颜色,又化作一块岩石的模样,跟所在位置的岩石一般无二,包括纹理都一致,完美契合,没有一丝破绽。

    即便是视线一直锁定在它身上,也容易被这诡异的隐身能力所迷惑。

    杜迪安从岩壁上落下,纵身再次跃起,几步践踏在岩壁上借力朝一处凹陷的岩石裂痕处冲去,战刀猛然斩出。

    嗖!

    这处凹陷的岩壁处迅速移动,显露出狩影者的身形,逃命般地朝前方蹿去。

    杜迪安一刀斩在岩壁上,脚掌猛然一扭,同时斩在岩壁上的战刀发力,带动身体一个旋转侧翻,再次一刀向上斩去,噗地一声,战刀劈在狩影者的尾巴上,顿时将其斩断,从断尾处喷射出大量鲜血,溅射在战刀上,以及杜迪安身上的制式铠甲上。

    他伸手护在脸上,以防血里有毒。

    嘶嘶!

    战刀上冒起淡淡被侵蚀的烟,而杜迪安身上的战甲上,却只有一些坑坑洼洼的凹点,并没有被腐蚀穿透。

    杜迪安见预料不错,松了口气,这战甲并非全金属制,而是混合特殊胶材制成,柔韧性较强,而且能抗辐射,还具有较高的防御力,恰好能抵御这狩影者鲜血。

    嗖!

    他的身体失去借力,向下坠去,而狩影者断尾后被剧痛刺激,迅速一溜烟地向上蹿去,转眼间又跑得不见踪影。

    杜迪安已经试探出了这只狩影者的实力,除了这独特的潜伏能力较为可怕外,正面战斗能力比较一般,跟捕猎等级四十左右的魔物相近。

    他不想再耽搁时间,激发出背上双翼,脚掌猛地一跺地面,朝一处岩壁冲去。

    这处岩壁见杜迪安冲来,迅速恢复成狩影者模样,先别的地方逃窜而去,它惊恐地吱吱尖叫,有些绝望,最擅长的能力在杜迪安面前失效不说,几次的伪装都被识破,让它有种从黑暗中骤然暴露在烈阳下面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别扭。

    杜迪安脚掌一点岩壁,方向一转,猛然疾冲而出。

    狩影者见逃脱不掉,惊恐地尖叫一声,转头朝杜迪安扑了过来。

    嗖!

    从它尖叫的嘴中忽然急射出一道液体,速度奇快。

    杜迪安瞳孔微缩,翅膀猛地一转,同时脚掌跺在岩壁上,身体骤然一个九十度侧转,惊险万分地避开了这未知液体,他心头凛然,不敢大意,飞速逼近到狩影者面前,刀光直扑它的脑袋。

    狩影者脑袋扭动,从身下伸出两根钳子般的肢体,朝战刀夹去。

    刀锋陡然一转,朝它的腹部划来。

    噗地一声,一道划痕出现在它腹部的鳞甲上,却没能将其身体切开。

    杜迪安看得微怔,忽然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只见战刀的刃口,竟有些卷钝了。

    “被之前的鲜血腐蚀了?”杜迪安脸色微变。

    狩影者腹部受伤,虽没有见血,但战刀穿透出的巨力却让它一阵肉痛,惨叫着朝杜迪安疯狂扑来,断尾甩动,缠向杜迪安的一条腿,身体盘旋绕去,贴身朝杜迪安的胸膛扑去。

    杜迪安反应过来,身体微晃,抬腿躲过它的尾巴,眼中骤然闪过一丝光芒,在它扑来的刹那,一个箭步跨出,身体半蹲着,迅速撞到它的怀里。

    噗地一声,鲜血猛然喷射而出。

    只见他手里的战刀,已经刺入到狩影者的腹部,将其身体贯穿!

    “吱——”狩影者发出嘹亮地惨叫,身体猛然疯狂扭动起来。

    杜迪安急忙松手,飞速后退。

    狩影者爬出几步,想要追赶,但腹部的刀刃摩擦在岩壁上,使伤口更大了,它不得不停下,低头看了看腹部,又抬头看了看杜迪安,张嘴发出婴儿般哭啼地声音,像是哀嚎,又像是求救。

    杜迪安微微皱眉,翅膀扇动,悬在半空,等待着它的血液流逝。

    狩影者从岩壁上慢慢地爬到地上,身体直立起来,腹部的几只利爪一样的肢体轻轻触动着战刀,似乎想要将战刀拔出,但又不知怎么拔,在反复地触碰下,它似乎渐渐学会了,两只利爪忽然合拢,挤压在刀柄上,猛地向前一推,噗地一声,战刀被拔出,鲜血随之喷洒出来,但又很快止住。

    哐当一声,战刀甩出后,掉落在地上,刀身已经被严重腐蚀,坑坑洼洼。

    杜迪安面色阴沉,没想到这狩影者这么顽强,受到这样致命的伤口,居然还能站起来,而且似乎在缓慢愈合地样子。他不再等待,拔出腿边的匕首,骤然俯冲而下。

    狩影者抬头朝杜迪安看来,猛地龇牙咧嘴发出一声咆哮,张**出几道液体,同时舌头如弹簧般蹿出,直击杜迪安的面门。

    杜迪安表情冷漠,身体蓦然凌空一转,消失在狩影者面前。

    狩影者弹射出去的舌头没有击中杜迪安,又见目标消失,微愣了一下。

    下一刻它陡然转头,刚要做出反应,身体猛地一僵,轻轻颤抖起来。

    只见在它的三角脑袋跟身体衔接的甲壳缝隙处,一把匕首深深刺入其中,淡绿色的鲜血顺着匕首缓缓流出,冒出淡白色腐蚀地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