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她准备离开的架势,杜迪安心头一跳,急忙道:“你要去找它?你不是说,就算是你们拓荒者遇上它,也难逃一死么?”

    “我说的是没有血脉力量的普通拓荒者?!焙@哪抗饴庸诺习驳募绨?,望向他后方的漆黑洞穴深处,道:“这座洞穴应该是狩影者凿开的,这里面八成有它产下的卵蛋,狩影者只有在准备排卵时,才会建立洞穴,你有空的话,可以去里面察看一下,如果真的有狩影者卵蛋,记得务必将它们搬运出来,找地方分别单独藏起来,这样的话,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br />
    “单独藏起来?”杜迪安疑惑。

    海利莎道:“不错,狩影者跟别的魔物不同,它从一出生开始,第一个猎杀的对象,就是跟自己同一批孵化出来的同伴,这也是狩影者的生存哲学?!?br />
    杜迪安愕然,道:“你是说,先孵化出的狩影者,会将后面孵化出来的同伴杀掉?”

    海利莎点头,“在这荒区随时会遭遇危险,哪怕是传奇魔物,在刚孵化出来的幼年阶段,都是非常弱小的,容易成为别的魔物的猎物。所以,狩影者孵化出来后,往往会潜伏在母亲开拓的巢穴中,等待新的兄弟孵化出来,再将其猎杀吃掉,从而让自己尽早进入成熟期,这个过程一般是十五天左右,也就是说,只需要十五天,就会出现第二头成熟期的狩影者!“

    杜迪安怔住。

    从孵化到成熟,只需短短十五天?!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割裂者从破壳出生到进入成长期,至少需要两个月,这还是在食物补给充足的情况下。而从成长期进入成熟期,需要的时间就更久了。

    但这狩影者,却仅仅只需半个月,就能让新生的狩影者,成为捕猎等级六十多的恐怖怪物!

    “大狩影者难道不管么,都是它的孩子,它怎么会看着它们自相残杀?!倍诺习膊唤实?。

    海利莎莞尔一笑,道:“当然不会管,魔物是魔物,我们人类是人类,对我们来说手足相残是不可取的,但在它们的思维中,根本就没有这些概念,唯一有的,就是生存?!?br />
    杜迪安怔住,忽然有些悟了,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谁先第一个出生,谁就是吞吃掉剩下所有卵蛋的幸存者了?!?br />
    海利莎微微摇头,道:“未必是第一个,每个刚孵化出的狩影者,身上有一层胞衣,这层胞衣会?;に?,免受同伴的袭击,等它真正进入幼生期后,这层胞衣才会蜕下,那时才是真正的厮杀,每一窝卵蛋中,只活下一个,而这一个会追随母体,建立自己的族群和领地,直到下一次自己繁殖?!?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心中有些感慨,幸好知道了这个消息,否则这一窝狩影者的卵蛋,就全白费了,损失惨重。

    “我先走一步了,你自己小心?!焙@卣找痪?,便准备离开。

    杜迪安连道:“你有把握对付它么?”

    海利莎见他脸上的担忧模样,嘴角微抿一下,露出一抹笑容,道:“难说,不过就算打不过,至少自保不是问题?!彼底?,一脚迈出,身影飞快掠去,消失在洞穴外面的树林中。

    杜迪安望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收回了目光,转身望着漆黑的洞穴深处,想到先前藏在暗影中的那只狩影者,心底泛起一丝冷意,余光瞥见地上掉落的马丁的战刀,当即弯腰捡起,随即瞧了一眼倒在洞口边的马丁尸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那只狩影者居然只掳走伊恩的尸体,却没掳走马丁的,莫非是一次拿不走两具尸体?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它刚取不久,很快就会折返?

    想到这里,杜迪安心头一凛,捡起马丁的战刀,然后剥下他的拳套,戴到自己手上,随即看了一眼他的尸体,目光微微闪动一会儿,最终还是伸出手,将他被削断的脑袋提起,进入到洞穴中。

    不一会儿,杜迪安轻手轻脚地潜行到地下巢穴上方。

    他静悄悄地露出一丝视角向窟窿里面望去,并没有见到那只狩影者,心中松了口气,将手里的马丁头颅甩了下去。

    扑通一声,马丁地脑袋落在里面黏稠的地上,滚动了两下。

    周围静谧无声。

    转眼间十多分钟过去,忽然,一道暗影猛然掠过,嗖地一声,掉落在窟窿正下方的马丁头颅顿时被提起,掠向巢穴深处。

    杜迪安看得双眼精光一闪,猛然纵身跳下,目光顿时锁定了那道暗影,正是先前击杀卢娜的那只狩影者,它的身体急速爬动,像蜥蜴一样飞快爬上巢穴的岩壁上,下一刻竟直接消失在岩壁上,像是融入到岩壁中一样。

    杜迪安看得怔住,他仔细凝视了两眼,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这东西居然在自己的注视中就这么消失了!

    他握着战刀慢慢地朝这处岩壁走了过去,忽然间看见岩壁上慢慢地渗透出一点黏稠地水泽,不禁微怔一下,顺着水泽的痕迹望去,只见水泽沿着岩壁慢慢往上,直至抵达岩壁的顶部才停下。

    杜迪安怔了怔,忽然心中一动,脚尖一勾,从地上挑起一块石头,目光始终盯着这面岩壁,他握住石头骤一发力,将其甩出。

    嘭地一声,石头击在岩壁上,瞬间粉碎。

    杜迪安顿时注意到,那带有潮湿水泽的痕迹,从岩壁顶部再次出现滑动的痕迹。

    看见这一幕,他顿时知道自己料想的没错,这狩影者似乎具备变色能力,能够跟周围的环境毫无违和的融为一体!

    找到辨别它的方法,杜迪安心中大定,不再停留,猛地纵身跃去,在临近岩壁顶上的时候,战刀骤然斩出,朝潮湿水泽痕迹的上端劈去。

    嘶!

    这处岩壁猛地变化,恢复成狩影者的模样,朝旁边的岩壁飞速爬去。在它腹部的一只爪子上,紧扣着马丁的脑袋,将其藏在自己腹部下面,这才使得它身体变色,却能将随身携带的马丁头颅也伪装掩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