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已经无路可逃,杜迪安的心慢慢沉静下来,索性从地上站起,轻轻地活动着身体,恢复肌肉的灵敏度,同时为防他立刻动手,说道:“你要的狩影者的寄生魂虫不在我这里?!?br />
    帕尔纳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淡然道:“我知道?!?br />
    杜迪安直视着他,道:“你杀了我,无非是想要灭口,我只是龙族的一个小小龙荒卫,杀了我,对整个龙族毫无影响,但如果留着我,对你们翼族或许有一些帮助?!?br />
    帕尔纳对视着他的眼睛,忽然嘴角一翘,道:“我不需要?!?br />
    杜迪安微怔,手指微微颤动一下,有些怒气,同时又有些紧张,他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龙族的秘密,我可以用这秘密跟你换我的命?!?br />
    “哦?”帕尔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来听听看?!?br />
    杜迪安立刻道:“龙族的海瑟薇公主,她已经觉醒了血脉力量,龙族准备让她成为新的圣女?!?br />
    帕尔纳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饶有兴趣地道:“看你的模样,似乎不是龙族的族人,你这消息从哪得知的,一个小小的龙荒卫,居然能知道这样的大秘密,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龙族的人?”杜迪安扯开话题道:“龙族通婚的混血族人,也有黑色头发的吧?”

    帕尔纳轻轻一笑,道:“外表特征自然无法准确判断,但龙族中人,说到龙族时,绝不会一口一个‘龙族’,而是说‘我们家族’?!?br />
    杜迪安点头道:“这倒是?!?br />
    “说说吧?!迸炼傻溃骸叭绻荒芨乙桓雎獾拇鸶?,我没有耐心继续陪你耍嘴皮子?!?br />
    杜迪安道:“原因很简单,我是岩族安插在龙族中的间谍,这消息是我的上级告诉我的,千真万确?!?br />
    “岩族的间谍?”帕尔纳微怔,这倒是一个出乎他意料的消息,没想到随便偶遇的一个龙荒小队中,居然能碰见岩族安插的间谍。他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两眼,忽然有些明白过来,难怪眼前这小子表现出的冷静和狡诈,远非其他龙荒卫可比,原来是受过严格栽培的间谍。

    虽然这是杜迪安的片面之词,但他有些相信了。

    除了杜迪安的表现外,在杜迪安说话时,他通过热感视觉和超声听觉,感觉到杜迪安并没有说谎。要知道,说谎时心跳和身体会有不自然地反应,而这种细微的反应是无法瞒过他的两重感知能力的,这也是他的独门能力,能够测验出别人说话的真假。

    “这么说来,你们岩族的间谍倒是渗透得挺深入的,消息竟然比我们翼族还先一步知道?!迸炼晒室獬芭厮档?,满脸不信。

    杜迪安道:“如果你今天让我活下来,今后我会把我们岩族在龙族里探查到的情报传递给你?!?br />
    “你以为我会信你?”帕尔纳嗤笑一声,道:“除非你把你们岩族的其他上级在龙族中的职位和名字都告诉我,我倒可以考虑?!?br />
    杜迪安心中一动,不知道这些高层中有没有他们翼族的间谍,如果有的话,自己报出几个名字,万一报到他们翼族的人,谎言自然立刻被拆穿。

    “我只知道一个?!倍诺习菜档溃骸熬褪俏业纳霞?,他是海瑟薇公主身边的心腹侍从,至于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br />
    “叫什么?”帕尔纳盯着他。

    杜迪安不假思索地道:“盖特利?!?br />
    “说谎!”帕尔纳断喝一声。

    杜迪安微怔,疑惑地看着他。

    帕尔纳看见杜迪安的表情,目光一闪,脸上的怒容收起,淡然道:“很感谢你跟我说了这些,岩族的小子,你叫什么?”

    “杜迪安?!?br />
    “这名字我会记住的?!迸炼沙宥诺习惨恍?,“你有资格在临死之前让我知道名字?!彼低?,身影蓦然一动,从大树上翻身跳下。

    杜迪安顿时变色,迅速后退几步,惊怒地看着他,“你说话不算数?我已经把这些情报跟你说了,你杀死我的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如果只是想要灭口,就更没必要了,即便我们死了,龙族也会让我们的尸体说话,知道你们翼族侵犯过龙族的地盘?!?br />
    “那不重要?!迸炼梢徊揭徊降爻诺习沧呷?,像闲庭散步,道:“我只想杀你?!?br />
    杜迪安一窒,脸上的惊怒顿时消失,像是忽然摘下所有伪装的面具,面色阴沉地看着他,道:“为什么?”

    “看你不爽?!迸炼珊苤卑椎氐?。

    这似乎是一个无法辩驳的理由。

    嗖!

    话落的同时,帕尔纳忽然一步迈出,身影如幻影般骤然消失。

    杜迪安的瞳孔猛然缩小到针孔大小,压迫到极限的眸子中掠过一道残影,直面扑来。他一直后退的身体忽然止住,蓦然身体一侧,反手猛地甩手如鞭,击向前方。

    嘭地一声,杜迪安手掌巨震,虎口崩裂,身体向后倒退七八步,只觉手腕像断裂一样疼痛,他忍着剧痛望去,只见帕尔纳站在自己原先的位置上,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在胸前的黝黑战甲上有一道浅浅的划痕。

    在帕尔纳的脚前,掉落着一把匕首,正是杜迪安随身绑腿上的匕首。

    帕尔纳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眼中慢慢地燃烧出一股怒火,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庆幸之色,还好那几个家伙不在这里,否则被他们看见自己击杀一个界限者的小子时,还被对方划破战甲,必将成为嘲笑他一辈子的事例。

    “你果然该死?!迸炼缮坏?,抬脚一步踏出,地面微陷,他的身体如疾风般骤然消失。

    杜迪安紧缩的瞳孔中,只看见一道比先前更浅的虚影掠来,他急忙抬手。

    嗖!

    陡然间,在他的抬手的同时,天地间传出一阵呼啸声。

    杜迪安眼中的虚影顿时停顿,显露出帕尔纳的模样,只见他骇然抬头望去。

    看见他的举动,杜迪安的视线也不禁望向上空,顿时看见一道血红之芒如流星般破空而至,携带着万钧之力从天而降,似乎要将整个大地斩断。

    杜迪安面色苍白,只觉全身被一股巨大的杀机锁定,似乎下一刻身体就会被撕裂分解。

    嘭!

    流星般的血光猛然击落在杜迪安面前,这一切都在瞬息间发生,杜迪安只觉脚下巨震,身体微晃,等他视线集中望去时,立刻怔住,同时涌出一股强烈地求生**。

    这坠落的血芒,竟是一把通体鲜红如血的巨剑!

    他见过这把剑,眼中爆发出炽热的光芒。

    嗖!

    在剑坠的同时,天空中一道纤细身影飞速落下,双脚立于剑柄上,横亘在杜迪安和帕尔纳中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帕尔纳,正是海利莎!

    而这把血红巨剑,便是海利莎的专属佩?!秆簟?!

    帕尔纳看见巨剑上的海利莎,脸色微变,刚才若非他及时停下,纵然能够斩杀杜迪安,自己多半也要被这巨剑擦伤,他没想到,自己偷渡到龙族荒区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暴露了,而且行踪也这么快就被察出,看来不光是他们翼族在龙族中安插了间谍套取了情报,这龙族也安插了卧底到他们翼族中,而且是参与了此次秘密行动的核心成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