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

    杜迪安攥紧了拳头,身体向前急速冲去,但心中却越来越凉,继续照这样跑下去的话,只是延缓死亡的时间而已,根本无法甩脱后面追击的死神。

    “飞翔不行,陆面跑也不行,必须想办法躲藏起来,继续跑下去,迟早会被追上?!倍诺习踩斫舯?,冷汗直冒,脑海中飞速闪过一个个自己擅长的潜藏方法,但陆续被一一否定。

    初次相逢,他根本不熟悉这翼族青年的能力,如果后者有热感视觉的话,即便他钻到泥潭中,也是死路一条,反而死得更可笑。

    “??!”陡然,后面再次响起一声惨叫,却是女声,正是罗丝玛丽。

    杜迪安心头一紧。

    这声音距离自己更近了!

    他瞳孔轻轻收缩,脸色苍白,心急如焚又充满绝望,感觉死亡在朝自己一步步逼近。

    在这种毫无情报的情况下,他有种束手无策地无力绝望感,而且紧迫的时间也容不得他慢慢思考,脑子中忽然急成一团,有些混乱。

    虽然说他已经足够冷静,但在这种极度绝望又急迫的情况下,脑海中已经很难有效地思考了。

    “如果知道他的能力就好了,如果知道他的能力的话……”杜迪安心中痛苦又焦急地想着,陡然,他怔了一下,脑海中闪过几个片段,混乱地思绪顿时清晰了起来。

    他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按动背包带上的锁扣,啪嗒一声,背包随着身体抖动掉落了下来,落在脚下灰尘扑扑的断裂公路上,里面响起罐头和水的声音。

    杜迪安只觉身体轻了一些,脚上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他的翅翼,应该是他的能力之一!”加速疾跑的同时,杜迪安的思绪飞快剥出线索,“跟割裂者的短暂滑翔作用的翅翼不同,他的翅膀大小是专门适用于飞行的,这应该是他们家族栽培的固有的寄生魂虫,适居于天空,这样的寄生魂虫通常伴随着敏锐的视觉?!?br />
    “先前他一眼看见洞穴中的狩影者尸体,应该具备黑暗视觉?!?br />
    “在周围丛林密覆的情况下,能够直接找到洞穴,应该是高倍放大视觉,或者是热感视觉?!?br />
    “先前背对着伊恩,却察觉出他想要跑,或许是处于心理的推测,又或许是他跟我一样,视野范围广泛,但也有可能是,他的听觉极度敏锐,察觉到伊恩腿脚蓄力时踩踏地面时幅度极小的深度,从而判断出伊恩的打算……”

    想到这些,杜迪安目光一闪,从目前的线索来看,这翼族青年具备黑暗视觉,以及疑似高倍放大视觉和热感视觉,还有疑似敏锐听觉。

    至于嗅觉方面,暂时还没有线索显示。

    不管怎样,杜迪安只能将这些疑似的可能性也计算进去,毕竟机会就一次。

    只是,将这些疑似的能力也计算进去的话,他要预防的东西就太多了,这样根本就无从藏匿。

    嗖!

    杜迪安忽然双脚离地,背上翅翼飞速颤动,向前低空驰骋飞翔而去。

    这割裂者的翅翼虽然对割裂者而言是滑翔助推作用,但对他这样的体积来说,却足以当成飞翔翅膀,能够腾空万米。此刻贴着街道笔直飞去,他压低高度,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地朝另一处方向投掷而去。

    嘭地一声,石块落在相邻的一条街道上。

    杜迪安向前急速飞去的同时,视线往后望去,瞳孔缩小到极致,热感视觉发挥到最大程度,只觉双眼像充血一样炽热,顿时看见后面急速追来的鲜红身影,朝自己这边快速逼近。

    他脸色微变。

    没有被声音引来?

    他立刻双脚落地,借助翅翼,身体向前压到几乎贴着地面的姿势急速冲去,速度比纯粹飞行更快。

    在竭力逃跑的同时,他心中却有些发凉,先前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想试探出这翼族青年的疑似能力是不是真的,但目前看来,这翼族青年的热感视觉几乎能确定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没有循着声源,而是朝真正的他追来。

    怎么办?

    杜迪安心头瞬间有些茫然。

    他忽然感觉到热感视觉在追踪猎物时,给猎物造成的死亡感是如此强烈。

    无法甩脱,无法藏匿!

    难道只能等他追上?

    这所有想法都在瞬息间掠过脑海,忽然,杜迪安猛地想到一事,不禁看向自己的左手,难道,只能选择这种自我毁灭的方法?

    心中稍一迟疑,看见后面越来越近的鲜红身影,他猛地一咬牙,顾不得再思索,不再压抑左手的冰凉感,而是攥紧左手,鼓动肌肉,刹那间,左手中凝聚的寒意像决堤一般,飞快蔓延全身,顷刻间全身冷得像失去知觉一样,让他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但这时发抖显然会影响速度,他忽然想到毒蛇在冬季都会沉眠的画面,冷血生物是不是害怕冰冷?

    他的脚已经无法保持稳定地前冲踏步,当即只能控制双脚离地,以背上的翅翼向前飞行。

    这时,他感觉寒意逐渐袭向全身,包括背部都有些冰凉,好在翅翼上的感官较为迟钝,还没有察觉到凉意。

    在这股刺骨寒意扩散开来的同时,杜迪安的视线中看见自己身上的热量在飞快减退,越来越微弱,最后只剩下胸口的心脏部位,以及颈脖以上的部位还散发着微弱的热量。

    他的思绪忽然也变得有些僵硬,如同冻僵的身体。

    寒意爬上他的颈脖,想要向头颅流蹿过去。

    杜迪安心中忽然有种惊恐的感觉,急忙抬手攥住喉咙,想要遏止住体内的这股寒意。

    ……

    飞速追击的帕尔纳微愣,在他视线中跑在前方的热量身影,忽然间急速衰退,旺盛的热量变得微弱了下去,直至有些模糊了起来,最后被建筑所挡住,完全看不见了。

    要知道,他虽然能追踪热量,但只有足够旺盛的热量,在被别的物质所挡住时才能看清,如果是很微弱的生命,被建筑物或是较厚的东西挡住,就难以看清了。

    这什么情况?

    他有些惊诧,在全速逃命中,还能改变自身的热量?这是他的魔痕能力?

    帕尔纳微微皱眉,他记得前方最后一个猎物,似乎是这支队伍里最年轻的那个少年。在先前洞穴前初次看见时,他就看过几人的身体热量反应,这少年体内的热量较为一般,在几人中算是最弱的,这点也跟他的年龄相符,没想到此刻跑得最快,活得最久的,反而是此人。